“佛教早已从历史中消失,虽然佛家功法有可借鉴的地方,不过其说荒诞不经,我们能发展到这个程度,,本就秉承怀疑一切的思想,一切都是得合乎逻辑才成,你所说,看起来很有道理,但细细一想,主观意识太重,那是修者在没有好的理论下,形成一种认识。”屠呦说。

    “说的也是!有屠前辈在,我们终于可以放心了,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莫闲笑了,他终于可以放松一下,屠呦不是没有怀疑,但她想到,可能涉及他的隐私,就没有向下追问。

    两艘护卫舰的到来,屠呦笑了,她和对方照了一下面,便微笑着收回了投影分身,屠呦走了,带着她的第一手资料,消失在船上。

    两艘护卫舰详细询问了事情的经过,他们不关心天魔,却对新人类组织很关心,从陈代船长以及学子那里得到详细经过,报告给总部,莫闲不知道,总部综合他们的情况,以及船的出现方位和时间,在智能法器的帮助下,终于确定这艘船从哪里一颗星球出发,一支舰队悄然出现在土神星的卫星上,在厚厚的冰层下,将新人类组织的一个据点拔除。

    四日后,在两艘护卫舰的护送下,篷山号终于来到了中转站巨树星,此行星很独特,上面的一种巨树,居然诞生了智慧,反而上面的动物,并没有智慧生命。

    巨树星被告发现后,在一次偶然中,一个元神期的修士离娄发现了这种巨树,称为擎天树,此树高近千米,体形如山岳,互相之间能以电磁相联系,信息之间很复杂,自从离娄解开了擎天树之迷,发展出一套方式,与树进行沟通,人们发现擎天树寿命很长,通常是以十万计,倒有点像庄子所说,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故而又称之为古椿树。

    他们的生长,甚至可以调控整个星球的气候,吸取地心的能量,发展出一种另类文明,人类自发现这颗星球后,便在此星球的外围修建了太空港,并且和擎天树达成了协议,禁止在此星球进行人为干涉,除了一些研究的人偶尔会光顾,一般人则是在星球外太空港中休息。

    擎天树虽不能动,但其思维可以说组成的网,每一棵擎天树都是一个节点,整个星球就是一个整体,并且他们之间并没有我这个概念,因为无我,反而没有成见,对外界充满了好奇心,发展出独特的文明,没有仇恨,一切都是很祥和,视生死如平常,寿命虽修长,但也没有特别强烈的生的概念,认为生死只是精神物质的循环。

    他们虽不能移动,却不弱,如果有人不怀好意,那么悲剧就会降临来犯者的头上,他们攻击的方式很奇特,人类比较熟悉他们的一种方式,就是电磁波形成光束,能将飞船击毁,还有数种攻击方式,最奇特的攻击方式,就是逻辑攻击。

    他们是如何攻击,敌人都搞不清,不是能量也不是物质,只是逻辑。弄得器修们很尴尬,怎么也搞不懂这种方式,对一切能量物质攻击都免疫,但他们一攻击,受术者往往自我否定,就这么消散。

    要是他们没有足够强大,人类的贪婪是有名的,擎天树恐怕早已绝种了。

    莫闲在太空港中下了船,戴盈之说:“有没有兴趣到巨树星一游?”

    “我来一个目的就是到巨树星上一游,听说擎天树是一种智能生命,我很想见见,我修行的是《天演录》,应该见识一下子这种树,当年天演居士达文开创此门功法时,曾走遍全球,深入物种演化,从而奠定了天演录的基础,我怎能过巨树星不去看看擎天树!”莫闲说。

    “我差点忘了,你修行的是《天演录》,是该去看看擎天树,同学们,你们谁要跟我们去?”戴盈之问到。

    学子们虽不是修炼的《天演录》,大部分修行的物性中有关天文物性方面的功法,如孔距修行的是《天波录》,这是一部有关引力波的功法,而戴盈之修炼的《光移法》,这是关于宇宙膨胀的红移方面的功法,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去冥星实习,进行天文观察,冥星住于太阳系的边缘,架设了大型观天仪和浑天仪等法器,精度非常高。虽然他们遇到了天魔,后又遇到新人类组织,但他们并没有取消计划。

    当学子们听说两位老师准备上巨树星,一个个踊跃报名。戴盈之看到三十二名学子全部参加,点点头,租借一架短距飞形法器,这是莫闲刚来到此世界时见到那种飞行器,形状像一个碟子。

    在上飞碟之前,戴盈之特别强调了在巨树星上注意点,人类可以上巨树星,但必须遵循擎天树的规矩。戴盈之比较放心,他们不会遇到危险,在巨树星,擎天树不是闹着玩的,他们的意识控制了整个星球,使星球上一切都按照他们的意志,上面一切都是很祥和。新人类组织曾经想占据巨树星,但在擎天树的逻辑攻击下,大败而逃,人类要上巨树星,必须按擎天树的规则来。

    飞碟缓缓降落,离地约有十米,下面的着陆场是擎天树专门选择的,在一座石山上,在不远处,一树冲天而起。

    他们站在石山上,惊叹此树宏伟,一种柔和的声音在他们的脑中响起:“欢迎你们,人类!”

    众人纷纷以电磁信号打招呼后,戴盈之说:“邵老师,你准备去哪里?”

    “我想在此处找一个地方,我感到我的《天演录》就要突破筑基,进入孕神期,我就不和你们在一起了!”莫闲说。

    “三天后,飞碟来接我们,你时间够么?”

    “放心,我会注意时间的。”莫闲说着,他的神念已悄然放出,他的神念随便一扫瞄,在东南方向约有二十公里处,那是地脉荟萃之地,各种生物也很丰富,此处不错,他举手和他们告别,御起遁光,向哪处飞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