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回过头,望望身后的归雁峰,几日来,他与松溪真人相处,见识增长了很多,修行上能够入门已经不错了,他现在还处于静心阶段,这个阶段除了耳聪目明一些,什么特异之之外也没有。.★

    这几日,倒有两批人想闯入归雁峰,可惜他们是杀手,只不过是武林人,在阵转了一阵,始终不得而入,松溪真人并没有当回事,莫闲眼光一闪,没有多关注,反正他们上不来,不过,莫闲没有想到,阎罗殿看来不把他杀死誓不罢休。

    松溪真人采摘了玉芝,告诉莫闲一些常见的灵药的采摘和泡制方法,在他的剑上刻了一道符纹,手一挥,山阵势瓦解,化作一道金光而去。

    莫闲下山,他走的是南麓,他的元气亏损,虽然他目前已经修行,即使不用灵药,也会慢慢地将元气补充起来,但有灵药可用,可以节省大量时间,也能加快修行度,当然不会放过。

    他朝东南方向的灵溪赶去,他走了不久,归雁峰北麓来了个人,其一个面戴白色的面具,正是阎罗殿的勾魂使者白无常,另外两人则是杀手。

    白无常得到消息,追杀莫闲的杀手被一种特殊情况阻住,不论怎么走,最终都会绕回山下,很像一种阵法。

    白无常听说此事,决定亲自出手,他以为又会遇到胡家庄那样的隐蔽村庄,阎罗殿显示在外的力量是杀手,但背后隐藏的力量却是深不见底,勾魂使者以上成员,则是修行者,而这里明显是修行者的力量。

    当他们到此处时,却现没有什么阵法,上了山,现了草庐,但已经人去室空,白无常微微皱眉,是什么地方的修士,能出现草庐在深山,很显然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他们是干什么的,洛山又没有修行门派。

    他在四处张望,他的眼睛一下子定住了,他看到了什么?他急忙上前,这是玉芝被采摘后留下的一点根柄。★???.?

    他用力的扯下来,放在嘴里嚼着,果然是玉芝,但玉芝已经被采,这个玉芝应该是他的,他知道玉芝是品灵药,从药力看,应该在千年以上,算得上品灵药的极品,灵药分九品,一到品为下品,四至六品为品,至九品为上品,而千年玉芝可以算六品强,离品相差不远。

    在洛山之,居然有品灵药,那么其他地方有没有?一念及此,他心动了。

    莫闲赶到了灵溪,顺着灵溪,走进了一处幽深的山谷之,两边树木幽深,根本没有路,好在莫闲也不是一般人,在溪边的石头上一点,身体便飘了出去。

    就这样,踏着溪水露出的石头,进入山谷之,行进了一二里,溪水集成潭,潭水清澈,在水潭的央,一朵阴阳归元莲在静静的开,散出淡淡的幽香。

    阴阳归元莲之所以得名,在于它的莲瓣从下到上,颜色由黑色渐渐转化为白色,好像水墨画的莲花。

    凡是灵药,都有妖兽伴生,阴阳归元莲是一种下二品的灵药,它的莲子、莲藕还有茎叶都可以入药,其以莲子和莲藕作用最大。

    莫闲没有见到阴阳归元莲就动手,而是在水潭边打量,他知道这种灵药肯定有妖兽伴生,很可能是蛇类或者蛟类,他要将之寻找出来。

    水潭静悄悄的,周边长满了树木,除了水潭,整个峡谷浓荫蔽日,两边高山上也是,让人产生错觉,以为没有什么水潭。

    忽然之间,莫闲的身体像风柳絮一样飘了起来,不是往前飘,而是身体向后退,好像一只灵猿。w■就在他向后飘去,水突射出一条幽蓝的气柱,落在刚才莫闲所在的位置。

    但莫闲已经飘出,落在树枝上,他的姿势像一只山老猿,眼睛之,精芒四射,剑已出现在他的手,眼睛紧盯着水潭的东西。

    水潭之,出现一只奇怪的妖兽,蛇头鱼身,但又生成四足,口吐着信子,身体较长,是一般鱼的几倍,鳃裂位于蛇头后部的蛇颈处,背上有鳍,在鳍的旁边,鳞片张开,像刀一样锋利。

    怪物鱼蛇见它吐出的毒气根本没有伤害到莫闲,蛇眼冷冷地望着树梢上的莫闲,“呱”的一声,陡然腾空而起,口又喷射出毒气,像闪电一样飞射莫闲而来,背部鳞片纷纷打开,在空气如水一样。

    莫闲刚才在退到树上时,身体已经准备好,身体才向老猿一样立于树梢之上,鱼蛇身在空,毒气幽蓝成柱,直向莫闲面门而来。

    而莫闲在这个时间,感觉自己好像一只灵猿,身体微微调整,往下一沉,树枝往下一弯,恰好让过毒气柱。

    紧接着一长身,身如苍鹰一样,手剑化为拔剑式,好像时间变慢了,脑不由自主想起了《猿公剑法》上的一段话:剑出人所莫测,以神御而不以手御,技进乎道。

    在之前,莫闲一直有疑问,剑怎么能做到神御而不是手御,现在他明白了,在这一刻,他招已出,但忘记了招已出,感觉剑与自己是一体,空气气流好像被剑感知,自己在这一瞬间,非常冷静,这种状态,莫闲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剑上那道符纹亮了起来,剑的表面似有许多金线缠绕,嗡的一声,剑光大作,剑从尺青锋,变成了长达一丈有余的光剑,似乎没有距离限制,剑光已过,鱼蛇在空一顿,转眼摔了下去,分成了二段。

    可怜鱼蛇一身诡异的手段,居然没有挥作用,便被莫闲无意一剑斩杀,事实上莫闲也不是无意斩杀,他这一剑,不知费了多少功夫,今日才得已施展出来,剑因神御而激符纹,这一点,倒在松溪真人预料之外。

    松溪真人画这道符纹,是感到莫闲能将内力运到剑上,能激符纹,本来就是一次性的,但莫闲却以神御而不是以气御,是以符纹虽然黯淡下去,但还能激二次,这一点,连莫闲都没有想到,只道符纹本是如此。

    莫闲看到鱼蛇已死,他比较谨慎,并没有立刻上前,而是在鱼蛇约一丈多远的地方,他见过蛇被斩断,还会咬人的事。

    鱼蛇大概也和蛇差不多,他站得远远地,鱼蛇果然还有生命,分成了二段,在地上扭动着,鲜血流淌了一地。

    过了好一会,鱼蛇不动了,莫闲用脚挑起了一块小石头,“扑”的一声,打在蛇头所在的半截身体上,鱼蛇没有动静,莫闲才放下心。

    他走到鱼蛇身边,刚要过去,眼光看到有淡青的光华一闪,正在鱼蛇的伤口处,他心一动,细细的检查起来。

    一颗淡青色的珠子,约有大拇指大小,附着在脊柱上,只露出了一点,莫闲取到手,珠子微微有光晕,不知道是什么珠子。

    既然是妖兽体内,大概是好东西,莫闲想到这里,便将珠子揣入怀,掉过头来,望着小水潭心的阴阳归元莲。

    他取出了一把小巧的玉刀,说是玉刀并不确切,而是带有锋刃的玉片,这是松溪真人临时制作的。

    阴阳归元莲生长在清水,天一生水,能补肾之元气,不能接触五金之气,故以玉刀之类收割,如果用金属之类,效用会大幅度减退,这一点,松溪真人讲的很清楚,同时松溪真人还准备了玉盒,一齐给了莫闲。

    虽然阴阳归元莲还没有成熟,药效只有六分,但对莫闲来说,却够用了,不然,他要再等上年才行,莫闲等不了。

    莫闲脚下一动,身体紧贴着水面,像一片轻云,一掠而过,手玉刀就势一截,那朵阴阳归元莲已落在他手。

    花一落在他的手,茎口立刻收缩,花瓣顿时萎了下去,而花心的莲台跟着饱涨了起来,六颗莲子顿时突了起来,像玛瑙一样晶莹。

    莫闲立刻将玉盒打开,盒子上也有符纹,将莲花整个放入盒,揣入怀,再看水的茎和叶,茎口收缩,从其散出一股浓郁的药香,周围的野兽开始骚动,莫闲一惊,不过这一切在预料之。

    他想了想,松溪真人说过,水下有藕,藕等成熟,长节,不过目前尚未成熟,估计只有二节,也是一种灵药。

    另外,莲叶也可以入药,想到这里,莫闲下水了。

    莫闲不知道,他耽搁了时间,在鱼蛇死掉,他为了谨慎起见,等了好一大会,而白无常人却已经跟踪而来,刚到峡谷口,莫闲正好忙着收取莲花,一股浓郁的药香飘出了峡谷。

    白无常正好闻到这股药香,他身边的两人也闻到药香,其一人说:“好奇怪的香味,似乎是药香。”

    “不好,这是阴阳归元莲的香气,有人在采摘阴阳归元莲!”白无常到底是修行人,虽然他的修行并不高,但一闻到香味,立刻判断出生了什么事。

    白无常脚下陡然加,身形如鬼魅一般,一下子和二人拉开了距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