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在水,潭水并不深,最深处不过漫到了莫闲的胸口,莲叶他已经收了起来,正拽着茎,将阴阳归元莲的藕从水底起上来。▼

    阴阳归元莲并不生长在泥土,生长的地方必须是小石潭,潭底是鹅卵石,当然,灵药生长还有其他条件,在诸多条件满足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生长灵药。

    所以,阴阳归元莲并不是多难采摘,只不过有灵兽之类看守,灵兽已被莫闲一剑斩杀,莫闲采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正拽着茎,拖着藕出水,洁白的藕节并没有多少根须,在水底看得清清楚楚。

    正在这时,一个脸带面具的白色人影如风驰电掣一样而来,远远地还看见他后面还有二个人,虽然也用着轻功,但度上是天地之别。

    实际上,白无常并不是用的普通的轻功,他的步伐,已经有天足踏莲的韵味在其,天足踏莲是佛门的一种法术,由神通天足通演化出来,称为法术而不是神通,是因为天足踏莲有法可依,而天足通则是境界到了才能演化过来,根本无法可依。

    莫闲正在拽着莲茎,一抬头看见了白无常,脑袋嗡了一声,在阎罗殿都知道黑白无常,他们是勾魂使者,统御十六鬼,神通广大,当然是对这些杀手而言。

    莫闲也不例外,他对黑白无常也是莫测高深,虽然他已入修行之门,不过他才修行几天,根本不会法术。

    “放下阴阳归元莲!”白无常一声暴喝,从他出现在莫闲的眼帘,还在一里开外,但几个呼吸之间,便到了距离莫闲身边只有二十多丈,更要命的是,他一声喝过,黑天大手印已经出手。

    方圆丈许的大手带着不可一势的气势轰然压下,将莫闲罩在其。.w●

    莫闲长啸一声,右手一动,将茎叶交到左手,顺势拔剑,剑起拔剑式,身体也随之而来,向着头顶的大手印便迎了上去。

    在他的身后,茎拖着莲藕也拔水而来,剑刹那间泛起寒光,符纹亮起,长达丈许,以神御而非手御,空气传来裂帛之声,大手印央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剑光带着莫闲轰然破开了大手印。

    莫闲如水蹿起的神龙,拖着茎藕,已到树梢之上,但藕却断成二节,莫闲得到一节,而另一节,却在大手印带起的风声下,落入水潭,潭水激荡,大手印的威力可见一斑。

    莫闲也顾不得那截莲藕,身体一落到树枝上,便如灵猿入山一般,身影连闪,转眼间,便消失在峡谷浓郁的树木之。

    白无常转眼之间已到潭边,刚要去追,眼睛看到莲藕,神色一动,接着看到地上两截的鱼蛇,脚下一顿,便停下了脚步。

    他身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本来他们不应该如此,但白无常的度太快了,他们两人使尽了浑身解数,才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等他们到时,一切都已平静下来。

    “大人,现了什么,怎么不追了?”

    “不用去追,将潭水的那截莲藕收好,不要用五金东西东西碰他,这是阴阳归元莲的藕,是灵药,将地上两截的四足鱼蛇收起来,莫闲不识货,杀掉了四足鱼蛇,却不知它的妙用,大概莲蓬他已经收割,估计他不懂,说不定用金属剑之类采摘。”白无常哈哈大笑。

    “大人,阴阳归元莲和四足鱼蛇是什么东西?”

    “你们就不要问了,只要知道阴阳归元莲是一种灵药,而四足鱼蛇是守护它的灵兽,莫闲不知道根底,不知道阴阳归元莲藕和蛇胆相配,药效大增,只是必须在一个时辰内处理,我先来处理一下。??”

    “大人,还追不追?”

    “莫闲不知道从那里得到了剑仙修行的方法,刚才一剑,居然冲破了我的黑日大手印,倒出乎我意料,你们不是他的对手,我要处理药物,让他多活几天,我回去后,自然会派人取他性命。”白无常说到,眼睛冷光一闪,世人只知阎罗殿是一个杀手组织,不知它是佛祖留下的在末世净世的组织,组织有八部天龙,还有孔雀明王组,他们如果出动,不用说莫闲,就是世外的佛宗,也要望风而逃。

    白无常脑海之想着,手上却一点也没有放松,临空一摄,阴阳归元莲的藕便从水飘起,悬浮在他的眼前,手又一招,地上断成二截的四足鱼蛇也飘浮起来。

    两个杀手用崇敬的目光望着他,眼前所显示的一切,已越世俗的武技。

    ……

    莫闲一剑破开了白无常的黑日大手印,身体一接触树枝,立刻纵起,转瞬之间,便消失在林莽之间。

    他这一剑,幸亏已经摸到了以神御剑的技巧,就是这样,还借助松溪真人在剑上画的符纹,才破开了黑日大手印。

    莫闲以为白无常要追赶,当下身如一缕淡烟,头也不回,专门找树木茂盛的方向钻,他知道,十六鬼的隐匿技巧,还有杀人技巧本来就由黑白无常所传产,他的大多数技巧必然瞒不了白无常。

    所以,他完全放弃了一切隐匿技巧,只是加快度,逃到森林,还不是隐匿起来。

    他逃了一阵,现白无常根本没有跟上来,是看不起他,还是另有玄机,莫闲不费心猜白无常的用意,他一个转向,自己都不知道到哪里,根本是随机而动。

    要猜他的目的地,他自己都不知道,别人根本无从猜起。

    就这样,他一口气跑了二个时辰,间多次随机改变方向,弄得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他停了下来,估计把白无常甩掉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东西已到手,虽然损失了一节莲藕,损失就损失了。

    他一念及此,突然心一动,白无常来时,喊了一句:“放下阴阳归元莲”,他隐隐间似乎恍然有悟,是不是掉的一节莲藕救了他?他感到有很大可能,他的脸上露出了苦笑,不怪没有人追他。

    他再看看手的剑,那道符纹已完全消失,本来以为能多用几次,就在一剑之间,符纹的威力已经耗尽,甚至剑上隐隐出现了一道裂纹。

    莫闲这口剑虽不是什么宝剑,但也是精钢打成,算得上一个上佳的兵刃,莫闲以前是一个杀手,对兵刃本就挑剔,可是,在自己以神御的情况下,破除了那个大手,剑就已经报废了,让莫闲对白无常的戒心又上了一层楼。

    将剑归鞘,莫闲向四下张望,他虽不知道自己具体在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在深山,这里森林茂密,周围群峰耸立,他望了一会,决定先在这里找一个山洞。

    山峰上洞穴不止一处,莫闲找了一会,在山峰半腰处,找了一个山洞,洞口很隐蔽,莫闲差点给忽略了。

    山洞在半山腰间,没有路上去,山势接近九十度,而且,山洞前面长着几株树,树枝掩映,不留意根本不会现洞口。

    莫闲身如猿猴,进入洞,洞有数丈深,里面空间很大,最为奇特的是,居然还有一个洞口,只够一个人进入,开口在洞口的斜下方约一丈处,洞口方向长满了攀缘的藤蔓,恰好遮住了出口。

    莫闲还不放心,在洞搬了几块石头,将洞口给堵上,只有缝隙间的阳光可以透入,这才找了一块平坦一点石头,盘坐在其上。

    他拿出了莲蓬,取下两颗莲子,莫闲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本来,阴阳归元莲的莲子如果与其他药物炼成丹药,效果会大幅度上升,即使不炼成丹药,如果精炼一下,效果也好过直接服用,但莫闲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直接服用,一颗就够了,莫闲怕药效不够,所以取了二颗。

    虽然莲子外皮像玛瑙一样,在玉刀作用下,虽然费了一些力气,将外皮剥下,莲子出一阵苦香,莫闲先叩齿十六通,默诵《黄庭经》,当默诵到第章:

    “口为玉池太和宫,漱咽灵液灾不干,体生光华气香兰,却灭百邪玉炼颜……”

    口津液已生,满口香甜,将两颗剥开的莲子送入口,口先是一苦,接着一股甘甜顺着咽喉而下,莫闲连咽口,似珍珠浑圆滚入腹,顿时,腹火热,一股薰然的气息向周身席卷则去。

    浑身毛孔好像都开了,微微汗出,两肾汤煎,不知不觉间,莫闲已经入静,周身云气氤氲,念头自然而止,但周身气机一片活泼泼,而不是止念处死灰一片。

    莫闲在不知不觉间,达到了入静四境第二个层次止念,他修行没有几日,却已达到止念,这不是他的功劳,而是阴阳归元莲的作用,不止补全元气,更进了一步,把莫闲推上了一个新的层次。

    虽然莲子并没有完全成熟,但一次他服用二颗,而且是在口津液满的时候,借助他的口的津液,对于修行者来说,口唾液是很宝贵的,特别是在修行状态下自然产生的津液,是修行的一味大药。

    心念头万千,一旦止住,天机自活,真正修行由此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