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睁开了眼睛,外面已完全黑了,他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他才明白,自己不知不觉已从下午坐到现在,外面已经黑透了,不知是什么时辰。?

    不过,肚子真饿,莫闲修行,根本没有到辟谷的程度,他静坐在这里,已有数个时辰,但他没有带粮食,该怎么办?

    他在想有什么可吃的,好像身上并没有什么可吃的,要在外面,他能寻找一些植物或者猎取一些动物,但显然天已晚,他不想一个人在夜晚出去。

    他心一动,不是有一截莲藕,据松溪真人说,莲藕效用大大弱于莲子,不过有一个好处,就是只要一点,就足以使肚子不饿,是一种很好的修行食粮。

    他取出了莲藕,咬了一口,味道很好,满口甘甜,齿颊留香,一口下肚,感到腹暖洋洋的,好像肚子饱了。

    真神奇,只吃了一口,肚子就有饱涨感,这种现象莫闲还是第一次遇到,既然吃不下,那么就把莲藕又收了起来。

    莫闲不知道,阴阳归元莲的莲藕对修行人来说,没有一个人直接食用,而是经过精炼,在行军丹和辟谷丹作主料,如果能与四足鱼蛇的胆配合,更能炼成归元丹,既然对身体起着伐骨洗髓的作用,又能在不知不觉增加功力。

    可以说,阴阳归元莲一般修士得到,都会用来炼丹,或者交换修行所需的物品,空口吃它,大概只有莫闲。

    肚子饱了,莫闲并没有睡意,外面各种动物的声响不断传入耳,透过门口的石缝,月光洒了进来,莫闲干脆站起身来,练起形意**拳的体式站桩。

    这次站桩却与以前不同,不是姿势不同,而是效果不同,架子刚摆好,莫闲只觉得气机很快就动了,周身气血如汞。

    莫闲自己不知道,如果有一个人在他身边,不仅会感受他身边几尺范围内隐隐有一种力,而且会看到,他的身体微微闪现着青光,可惜的是,根本没有人在他身边。w?

    与此同时,在洛邑的侯府内,黑无常还有几个人正恭恭敬敬的低头站着,百里聪背对着他们,蜡烛静静的燃烧着。

    “白无常飞鸽传书,说现了阴阳归元莲,但被莫闲这个叛徒先下手,白无常只得到一节莲藕,还有四足鱼蛇的尸体,莫闲怎么会知道阴阳归元莲?”百里聪冷冷的说,他背着双手,没有回头,眼睛打量着那幅《江山图》,摇曵的烛光下,他的影子好像活了过来。

    “君上,莫闲也许不知道,但小夫人姐妹应该知道。”黑无常依然低着头,说到。

    “我倒忘记了,我的小夫人绿猗不是一个平常人,而且,她们身在洛山深处,的确有可能如此。”百里聪轻笑起来,但他的手下却一丝笑容也没有,依然低着头,站在烛光下。

    “古华寺智通老秃驴那里情况可摸清楚?”百里聪语气一转,又说到。

    “君上,情况弄清楚了,要对古华寺动手了吗?”

    “谁说我郑国要对他们动手?动手的人不过是一伙强盗。”

    “对,对,动手的是一伙强盗。”黑无常连连说。

    “向十殿阎罗提出申请,请孔雀明王部派修行高手一齐行动。”百里聪沉吟着说,“另外,向八部天龙提出申请,请他们出手,追杀爆裂鬼莫闲。黑无常,你去查一下小夫人绿猗到什么地方,不能让她长期漂泊在外。”

    “君上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

    边春山古华寺,近来多了些不明身份的人,他们没有注意到树上的幽頞,即使他们看到了,也不曾留意这些类似猴子的生物。??

    但幽頞却灵性已通,特别是它们的头,早已在智能长老讲经时,不但开了灵智,成了精,而且投在古华寺座下。

    平时,古华寺仗着幽頞,边春山上下稍有风吹草动,古华寺的僧侣就已知道。

    这几日,多了许多不明身份的人,古华寺当然知道。

    智通长叹了一口气,他心估计郑侯要对付古华寺,在之前,他还想百里聪不会这么明显,想不到百里聪继位后,明目张胆的对古华寺下手。

    他作了两手准备,一方面邀请人,另一方面,他为了以防万一,让惠海和惠明离开,万一有什么不幸,也好留下古华寺的传承。

    惠海知道这一点,但惠明却不知道,见有机会出去,他很高兴,他毕竟是一个孩子,虽然有前生的传承,但他终究没有完全觉醒。

    古华寺在夜幕下并没有陷入沉睡,和尚们在做晚课,在寺外,隐约可听见诵经声。

    无数的黑衣人已悄悄的将寺院围得水泄不通,纪律严明,在他们身后,由伯昏殇率领的军阵已张弓以待。

    伯昏殇是郑国的大将,跟随百里聪,他是伯昏家族在百里聪身上投资的一步棋,伯昏家族家主伯昏无人在其他人身上也进行了投资,其就有在百里明身上投资,这种情况,是大家族正常的行为,在权力斗争,总有一支能胜利,而真正的家族会长久兴旺。

    有不少家族历史比大安长久得多,而王族往往借助他们,形成一种惯例,失败者祸不及家族。

    伯昏家族、公羊家族和端木家族是郑国的大家族,传说他们家族之,存在修行人,郑侯也要借重家,故此,只要不涉及他们的利益,一些小的政治波动,他们根本无动于衷。

    黑无常毕恭毕敬在一个显得很妖艳的男人身边站着,他一身妖艳的红装,披着大氅,手不停地在玩弄着几茎孔雀尾羽,他正是阎罗殿孔雀明王部的小明王然越,这次他亲自带队过来。

    黑无常恭敬的样子,甚至有些奴颜媚骨,伯昏殇见到此,冷哼了一声,他早就看不惯黑无常整天藏在面具后面,再见黑无常一付奴颜媚骨的样子,心更是瞧不起。

    听到这声冷哼,然越回过头,漂亮的丹凤眼闪现出一道冷芒,在黑夜,伯昏殇感到身体一寒。

    “大人,不必跟一个凡俗之人计较,听说智通老秃驴佛法修为通天,依我看,佛寺之梵声隐隐,他们已经布下了大阵。”黑无常说。

    “土鸡瓦狗尔!只不过是八荒**独尊阵,这是上部座的看家阵法,不过,只有智通一人勉强能动大阵,好了,试探一下。”然越冷笑道。

    然越话一落,他身边两个头陀打扮的人口诵咒,手往前一送,两道火花勃然爆,像两条火龙,轰然落向寺院,想引燃古华寺。

    眼见得火光就要落在寺院,一声佛号:“南无释迦牟尼佛!”

    随着佛号声,寺院一下子灯火通明,从院墙内冲起两道金光,正撞上火光,轰的一声,如放烟花一样,双双湮灭。

    寺院的门打开了,僧侣一个个手持棍棒,站成一个卍字形,在他们前面,有个人,间一人,手持禅杖,正是智通老和尚,左边一个老尼,法号无藏;右边却是一个年道人,背后背着一口剑,却是遇仙宗的子秀道长。

    “施主,夜晚到此,不知有何见教?”智通右手一根禅杖,左手当胸一什问到。

    “无它,看你小乘教法,颠倒黑白,不如灭了干净!”然越口气轻佻地说。

    和尚们纷纷大怒鼓噪,智通举起左手,声音立刻小了下去:“我上座部自从释尊创教以来,第一次听人如此说,你不怕下割舌地狱吗?”

    “哈哈,下地狱的是你们!”然越哈哈大笑。

    他身后的两个头陀早就按捺不住,口乱嚷:“跟这些将死之人废什么话,看打!”

    说着,两人手结宝瓶印,轰的一声,两道白色雾状气柱就打了过来。

    无藏尼一声佛号,单掌合什,手掌之上,如刀一样金光射出,一声响亮,正切在一条气柱上,气柱立刻被打散。

    而子秀道人向前一步,肩头一摇,背后的剑呛的一声,并没有出鞘,只是亮出了寸长一段,根本没有飞起,但呛的一声,一道剑光由剑生成,正劈在气柱上。

    虽然只是一道剑光,却是好利害,剑光起,气柱消,剑光不减,眼见头陀就要伤在剑光下。

    正在玩孔雀尾羽的然越陡然头一抬,手孔雀羽往上一刷,这是一茎红色的尾羽,刹那撞,一条红光似虹一样升起,一触剑光,却出了呛的一声,剑光莫名消失,而子秀真人猛然一动,脸色红。

    他感到背上的剑,他性命交修了数十载的剑,在那一声呛,差点飞了出去,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步,随接着,子秀道人又往后退了一步,意念出,才镇住了背后的剑。

    他大吃一惊,剑差点被对方夺去,不由自主的,他的目光落在孔雀尾羽上,他猛然想起了一个传说,惊叫到:“不可能,人间怎么会有孔雀明王的尾羽?”

    子秀这一说,智通立刻明白了,他一声佛号,手禅杖化作一道金光,直击向然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