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盈之的说法给莫闲打开了一扇窗,他怔怔陷入思索中,他在最初以水火炼体,后来又变成先天阴阳炼体,炼体的代价太大了,这些先天有关的东西太难找到,而且炼体一次后,效力急剧下降,要将阴阳炼体术继续下去,那么就不停寻找这些先天之物,先天之物本来就是亿中挑一,所以莫闲虽然炼体,并没有将他作为主要方面。

    现在他看到了一线曙光,不由他陷入沉思,见他陷入沉思,戴盈之并不意外。他是在一次聊天中,知道莫闲修炼一种焚阳炼体术,虽然作为辅助功法,能认真炼体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都放弃了炼体,炼体不像其他功法,它是要吃苦的,他与莫闲说,是看见莫闲除了看书,他毕竟是修习《天演录》,对天体物性学说比一般人强得多,但与专业研究者比起来,就业余得多了,所以他来到这里,并没有指手画脚,而是从头开始学习。

    莫闲这种求知精神感染了他,戴盈之从开始看不上家,到现在有些欣赏这个年轻人,他毕竟不了解莫闲,其实莫闲已经不年轻了。

    故此,他在平时和他聊天时,话语中难免就带有指导的意思,莫闲却也虚心请教,戴盈之心中暗叹,他要是早一些时候进入大学,而不是以合同工进入,戴盈之说不定很高兴收下这一个学生。

    戴盈之见莫闲陷入沉思,他悄悄走了,他知道莫闲会思考,一个时辰后,莫闲终于回过神来,他这种情况,工作人员见怪不怪,他们的上司,也就是逍遥修士束勃就是一个典型,不时并不喜欢人去打搅。

    有一次,一个元神修士前来拜访,他一个人在思考问题,在房间中踱来踱去,而来访者就与他一帘相隔,结束踱了三个时辰,一个水牛般乱糟糟的大脑袋从门帘后伸了出来:“你打扰了我!”

    说完之后,又缩了回去,继续踱步思考,这件事在圈子传得很广,那个元神修士那一次就没有见到束勃。所以,莫闲这种状态,对于在观星台工作的人员来说,并不奇怪。

    莫闲见此,刚要站起身,一个人端着咖啡,坐在他的对面,正是束勃,他随眼看了莫闲一眼:“你是元神修士,修行了是天演录?”

    “不错,我是元神修士,修行的正是天演录。”莫闲承认,对方既然是逍遥修士,而且看了出来,莫闲不如大方承认。

    “你是谁,我印象里这次实习生中最高的修为是孕神期?”

    “晚辈是这次实习生的随队教工,本来是筑基,不过经过巨树星时,在星上进阶,本来以为是进阶孕神期,谁料擎天树帮助了一把,一不小心,进入元神期。”莫闲说。

    “有这么一回事,看样子你不是说谎,不过你有所保留,是什么,我就不问了,居然在巨树星进阶有这样的好处,你还把气息压到孕神期,是不想成为研究对象?”束勃问道,他在查看,莫闲知道,但自己的情况在他眼中一目了然,莫闲心中苦笑,他知道高阶修士不查看低阶修士,对逍遥修士来说,根本没有约束力,逍遥修士本身已是这个世界顶尖的一群,约束他们的只有他们自身的道德感,而道德人人有自己的理解,好在自身修行的黄庭之道与天演录有些相似,再加上化身修行的天演录,只要对方不是细细查看,莫闲倒不虞露底。

    “不错,任凭谁突然之间由筑基修士突然变成元神修士,谁都不能把握,我只得隐藏自己的实力。”莫闲苦笑。

    “你很不错,没有得意忘形,放心,我会保守秘密,听说你们遇到了天魔,我们所处的空间不是最低层,也不是最高层,我一直怀疑,在我们之上,有着一个新的空间。”束勃若有所思的说。

    “仙盟不是能进行空间转移?”莫闲不解的问。

    “我说的不是那种临时空间,这种空间里面荒芜一片,甚至连物质都很希缺。它们附属我们的主空间,而是指一个生机勃勃的主空间,不然归墟中物质到哪里去了?”束勃说。

    莫闲明白了,想了想说:“元力尊者不是飞升了?要是没有空间,怎么会飞升呢?”

    束勃摇摇头:“他飞升了,飞升不是你所想象,他的肉体完全精神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也不知道。”说到这里,他陡然住口,过了一会儿说,又说,“今天的话你当作没有听到,这是我替你保密的条件!”

    “晚辈省得。”莫闲一愣,接着明白了,刚才的话题已经涉及仙盟的机密。

    “你倒是好运气,与擎天树交流,巨树星是一颗活的星球,我们仙盟也把它作为一个对象观察,并不打扰它,毕竟宇宙间智能生命太少,我们只发现三种。”说到这里,他的话又停住了,眼睛看着莫闲。“你是不是有什么惑心术之类的,我怎么跟你说起这方面的事?”

    莫闲忙不叠的叫屈:“我一个元神修士,而且是擎天树提拔的,我自己都是不能很好控制,怎么会有什么惑心术!”

    “这倒也是,我今天说漏了嘴,算了,你谈谈你进阶时的感受?”

    莫闲又一次苦笑,他只好老实说,一句话,他没有信心在他面前说谎,在低阶修士面前可以做到,但在逍遥修士面前,莫闲不敢冒这个险。

    听完莫闲的话,他笑了:“擎天树也不老实,他们以为自己那一套是秘密,其实对仙盟的逍遥修士来说,已经不是秘密,自从当年魔皇进攻巨树星失利,我们就对巨树星的底细知道了,他们文明发展得太慢,也对,他们寿命根本是无限的,擎天树文明是一种静态文明,一般不会侵略,正因为如此,仙盟才允许他们存在,他们即使神通广大,比起人类来,他们先天不足,人类文明短短几万年,已凌驾于他们之上。”

    “仙盟知道?”莫闲吃了一惊,本来他还在想什么理由让他保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