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知道,倒是不知道擎天树会帮助你连跳二级,不过你的根基不稳,倒是在很长时间内不得随意升级,幸亏你修行的是《天演录》,擎天树的特性无意吻合《天演录》,要是其他类型的功法,就没有这么容易升级,你还炼体,挺高明的!”束勃又问道。

    “当时我未入大学时,炼的是焚阳功,同时也炼体,是焚阳功转化出来的一种水火炼体术,是利用热力学中极冷极热引起分子键的强化,我现在身具几龙之力。”莫闲笑着说。

    “挺高明的,我无意中听到一个人跟你说中子态炼体说,看来你很感兴趣!”束勃说。

    “不错,我是很兴趣,毕竟中子态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物质中最强大的物质。”莫闲点头,心中也暗暗好笑,想不到一个逍遥修士好听墙角,当然,他也知道,可能真是他无意中听到,逍遥修士的感官太灵敏,无意间听到不为奇怪。

    “那种方式还不成熟,运用庞氏天元式和黎漫天元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仅是一种设想,不达你既修《天演录》,倒可以一试。”束勃说。

    “多谢前辈指导。”莫闲说。

    “我虽修行紫徴天龙诀,对天机已有一定感应,你会成功的。”束勃笑了。

    紫徴天龙诀是以天空中一颗恒星为基,到最后,以内心演化一片星空,其中涉及多方面星系知识,甚至能真正演化星空,对个人的理的方面要求甚高,宇宙之理越是清晰,越能与真实相近,如果真正掌握星空之理,甚至能成为一方造物主,当然,这只是推理中事情。

    莫闲并没有鲁莽修炼,而是在自己紫府中推演,一遍遍失败,不知失败了多少次,他叹了一口气,转向向学子们请教,了解中子星的理论,经过了半年多的学习,他俨然成了中子星方面的专家,无数式子在他内心不住翻涌,但是不能自洽。

    他皱了皱眉,倒是这半年时间内,他与束勃成了朋友,束勃在天体物性,天体物化方面的确处于仙盟的顶尖位置,甚至在太阳系的彗星中,有一颗以他的名字命名,他曾自豪指着一颗飘浮在宇宙间的看起来是一个脏雪球说:“那就是束勃彗星!”

    那是在一个多天文单位外的一颗彗星,在莫闲的视野中,只是模糊的光影,但不论莫闲还是束勃,都不是常人,两人已入长生,虽然光线也要经过八分钟,但莫闲还是看清楚了,甚至能分辨出其中气体的组成,莫闲经过几年的学习,他对器修的那一套基本上能应用,甚至能做到通过眼睛分解光线形成光谱,再根据光谱来分辨物质的组成。

    从微弱光谱中,莫闲分辨出其中有甲烷和水。

    “你看出来吧,那上面有甲烷等等有机物,大部分是水,不过已冻结,当它靠近太阳时,这些物质升华,形成长长的彗尾。”束勃说。

    “你上去过么?”莫闲问道。

    “上去过,不过是以投影分身上去过,上面一无所有,只有冰和岩石的混合物,你看得出它的运转周期么?”

    莫闲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心灵之中自然出现了彗星公转的大椭圆公式,在心灵之中运算了一会儿,说:“时间太短,误差较大,大概五百年到一千年间,要精确知道它的轨道,要连续观察几个月才成。”

    “它的精确周期是七百三十年,而且多次受行星引力干扰,实际上它的周期是可变的,这仅是目前它的周期,前一次它出现时,周期为七百九十年,预测它的周期很麻烦,实际上有些彗星只出现一次,不知道它们从保而来,又飞向哪里去,它们的轨迹已不是椭圆,而是抛物线。”束勃说。

    “宇宙间真是奥妙无穷!”莫闲叹道,“这物质运动的理蕴含了伟大至简的道。”

    “不错,通过物质的运动来领悟它的理,进而悟出它的道,这是器修之路,从形而下上升到形而上,正是物质运动的根本!这是我们孜孜以求的,但每当我们以为找到了大道,却发现只不过是理,而不是大道,好像在无限的尽头。”束勃说。

    “也许大道就不是大道,根本没有一个固定的大道,我们所追求的不过是虚幻的目标。”莫闲随口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束勃的身子一震:“你是说大道根本不是固定的,他处于永恒的运动之中!我早该想到这一点,根本没有静止的东西,宇宙是永恒运动的,大道也一样,这是一条漫漫征程,永远也不会到尽头,这样才说得清,很可笑,不是么?我们追寻的大道居然是这样!”

    “一点也不可笑,宇宙自产生以来,看似简单,智能生命一代代探索,却是紧追大道痕迹,因为智能生命本身就是大道的产物,智能生命能发展,大道为什么不能?”莫闲反问道。

    “好!好!想不到你一语揭破一个千古以来的谜题,多谢小友,一语惊醒梦中人。对了,这是有关中子态的论文,我看你在学习中子物质,估计你构建模型,但半年多了,还没有看到你炼,是不是构建模型遇到了难题?这是最新的论文,可以说有关中子物态方面最尖端的成果,你拿去看,不要告诉其他人。“束勃说。

    莫闲不知道怎么感激,只得向他一躬,表示感谢,束勃说:“不要感谢我,事实上你给我的帮助更大,用一句古语说,我道成矣!你一语点醒我,小友,你的前途无量,实际上你研究道学更适合。”

    接着他又用传音入密说:“记住,不要说我给你的,只说你自己悟到的,看完之后,给我毁了!”

    莫闲当然明白,这已是违反仙盟的关条例,不是束勃没有当回事,最起码表面的文章是要做的。

    正要说话间,束勃陡然抬头,他的神念锁定了一艘飞船。这艘飞船在探测法器上,居然没有踪影,是一艘隐身飞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