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通禅杖一出手,金光一道,待到临头,突然化作万道金光,好像满空都是光影,如山似狱,向着然越镇压下去。▲w?

    然越妖艳的一笑,虽在黑夜,但似乎对他的魅力没有什么影响,就连智通也是一刹那的恍惚,一个男人,居然美丽如斯。

    智通随即清醒过来,口宣佛号,下手根本不容情。

    “老和尚,佛门不是慈悲为怀吗?”然越说着,手青色的孔雀翎往外一挥,不带任何烟火气,但一道青光随着他的挥动暴长。

    智通陡然感到一股力量在夺他的禅杖,他心大吃一惊。

    他也听说过那个传说,孔雀明王以尾翎聚五色神光,天下一切法宝兵器都在可收之内,他只当是传说,就算是真的,也与孔雀明王的惊人修为有关。

    何况,只是五色孔雀翎,不一定是孔雀明王身上的,孔雀很多,炼成宝物,但智通没有想到,他的禅杖是一件异宝,是上座部的传世法宝。

    智通急忙收回禅杖,好在吸力并不强,他松了一口气,口说到:“南无释迦牟尼佛,佛也有大愤怒之时,化出降魔真身,除魔即慈悲!”

    “老和尚,舌灿莲花,你尚未证得阿罗汉,仅是一个须陀洹,有什么资格说佛有大愤怒?”然越轻笑道。

    须陀洹,小乘佛教修行果位之一,意为通过理解体悟到四谛真理而断除界偏见所达到的最初修行的果位。

    在之后,尚有斯陀含、阿那含,才达到“无生”的境界,不再生死轮回,即阿罗汉果位。

    无藏尼姑是幻化宗在郑国传人,平时与智通交好,幻化宗是介于小乘与大乘之间的佛门宗派,更倾向于小乘佛教,也受玄门道教影响,它的教法,《论疏记》有云:

    一切诸法,皆同幻化。▼.?同幻化故名世谛。心神犹真不空,是第一义。若神复空,教何所施?谁修道隔凡成圣?故知神不空。

    她受邀来此,与道门遇仙宗修士子秀道人一起御敌,见此,口宣佛号:“阿弥陀佛,诸位夜晚来此,围困佛门清净地,不怕世间王法?”

    黑无常抢着回答:“我们看了这块地方,准备做山寨,你们滚出边春山!”

    伯昏殇在后面脸色不豫,但他来之时,百里聪已经关照过,一切都得听从黑无常的吩咐,堂堂的郑侯君师,居然冒充强盗,他很想火,但一想起百里聪,他还是没有说话。

    无藏尼怒了,但她虽然怒了,表面上看不出来,只是冷冷的说:“既然你们是强盗,那就不要怪我了!”

    说完,将手佛珠祭起,二十四粒佛珠在空瑞彩千条,像二十四轮明月,轰然打下。

    这是无藏尼师传法宝,仿制燃灯古佛的二十四粒定海珠,花费了二十四年时间,才得以炼成,取名小定海珠。

    “来得好!”然越笑了,而其他各人却面带惧色,眼看着小定海珠就要落了下来。

    青红黄白黑光华从然越手升起,往空一刷,空二十四团光华立刻黯淡下去。

    “不好!”无藏尼急忙回收,但已经迟了,二十四团光色已经尽敛,落入然越手,然越手五色光华也已收敛,重新变成五色孔雀翎。

    “贼子,敢收我法宝,拿命来!”无藏尼大怒,再也保持不住一付冷冰冰的样子,身上僧袍一样子鼓了起来,如同被风吹的一样,手不知什么时候已多了一把宝剑,直扑向然越,脚下却出现了一朵白色莲花,护住全身。

    然越却没有动,他身边的头陀大喝一声:“少来,要动少主,先过我这一关!”手出现一把戒刀,身后出现了一个六臂金刚的虚影,迎了上去。●.★

    两人厮杀在一起,各展手段,一时不能分出胜负。

    “我来助你!”遇仙宗子秀道人一摇肩头,呛的一声,宝剑一声鸣响,从他的背后窜出,一出鞘,青芒暴长,长达数丈,向头陀落去。

    头陀正与无藏尼战在一起,然越身边的另一个的头陀见此,浑身肌肉坟起,大喝一声,戒刀一扬,迎了上来。

    只听到一声轻响,头陀手戒刀断成二截,剑光几乎没有停顿,直向这名头陀落下去。

    “不好!”然越叫到,手孔雀翎一扬,红光起,想救这名头陀。

    但他的孔雀翎的红光已来不及了,头陀也大吃一惊,运起金刚不坏之身,他修金刚不坏之身已能阻挡一般飞剑,耳听到一声闷响,血光闪现。

    子秀道人一剑正切在他的胳膊上,本以为这一剑,就足以将对手分成二段,但剑上传来一股阻力,一剑之下,只斩断一条胳膊,已经无力,子秀道人也是一惊,他猛然想起一种佛门奇功。

    “金刚不坏之身!你们究竟是谁?”子秀道人叫到。

    然越的红光已到,剑落在红光之,正在挣扎,然越丹凤眼一冷:“你不知道更好,反正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

    子秀道人想控制飞剑,他一生精修剑术,全身十之**的功夫在飞剑上,飞剑名唤追电,他一凝神,落入红光飞剑追电青光大作,顿时红光不支。

    然越左手一动,又一道青光亮起,眼见两种神光就要合成一体,智通出手,他并没有使用法宝之类,只是一拳,百步罗汉拳。

    金刚般若劲轰然而出,像瀑流一样,直向然越而来,然越只得青光一转,金刚般若劲被青光一刷之下,两种轰然相遇,两个人各自退出两步。

    然越这一退,在他红光之的追电剑顿时撕开一道口子,冲破了束缚,子秀道人长啸一声,身剑合一,青光像一道匹练一样,卷着他,直向刚才的头陀落去。

    这千变万化的情况,只在一眨眼间,头陀手臂已断,追电刚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白痕,他逃过一劫,却没有退缩,口念咒,咬破食尖,喷出一口血,一出口,化作绿火,直接烧向子秀真人,而他被斩断手臂,也诡异地在空粉碎,化作漫天飞舞的血红色火球。

    “血光菩提!”智通吃惊的叫了起来,“你们是阎罗殿的人!”

    他说着,子秀道人身剑合一,强烈的青色剑光一闪就穿过的血光菩提,在头陀身后现出身来,血光菩提陡然一滞,化作满空袅袅的青烟,而头陀也是一怔,接着斗大的头颅掉了下来,满腔鲜血喷射出来。

    这一次,金刚不坏之身再也救不了他,子秀道人身剑合一,剑光威力上升了数倍。

    头陀刚死,然越身边并不是没有人,两个灰衣头陀立刻上前,缠住了子秀道人,子秀道人却陷入包围之。

    在智通身后的八荒**独尊阵的卍字形像风车一样转了起来,向然越这帮人杀了过来。

    伯昏殇一见,手一挥:“放箭!”

    弓弦声响,空响起尖锐的啸鸣声,数不清箭从空而下,但八荒**独尊阵僧侣却个个手持棍棒,在头顶挥舞,一片金光随着他们的舞动,越来越浓,金光亮起,箭越来越慢,纷纷停在空,如同时间暂停。

    这种情况,伯昏殇惊大的嘴巴,他本以为只不过几十个僧人,在他的箭雨下,就是神仙也不能幸免,但眼前一幕,却让他明白,他是那么的可笑。

    “你们后退,跟我们压阵,不让一个人逃走。”然越冷冷地说道,他手一挥,在他身后的孔雀明王部一众高手纷纷杀入八荒**独尊阵,双方缠杀在一起。

    无藏尼一剑杀了一个对手,却被另一个人杀伤,无藏尼深吸一口气,口念颂着佛号,她在无奈之下,已经动用了一种秘法:涅槃**,这里涅槃不是佛的涅槃,而是借涅槃而提升自身的战力,实质上是一种燃烧生命为代价,借以暂时提升自己的实力,这种**,能提高自己实力达五倍到十倍,后果也严重,如果提升到十倍,事后会真的涅槃。

    无藏尼实力暴增,她不像一个佛门人,而像一个修罗,剑光霍霍,已有数人倒在她的剑下。

    而智通和尚却已退到阵,他不与然越正面对抗,而是借助于大阵的威力,大阵像风车一样,绞杀着进入阵的阎罗殿的人。

    然越现他托大了,投入阵的二十几人,一会功夫后,已不见活人。

    然越眼睛越来越冷,但脸上却露出狰狞的笑容,他人长得极其俊美,甚至有些娘相,一直保持妖魅的笑容,现在笑容却显得狰狞。

    “全体后退!”他狰狞的叫着,阎罗殿的人在一瞬间全部脱离接触。

    智通露出了微笑,阎罗殿又如何,还不是准备撤退,他感到自己胜券在握。

    然而,然越并没有走,而是祭起孔雀翎,五色神光如潮一样,将他身后的人护住,双手合什,口无声念起咒语,俊美的脸上扭曲着,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

    乌云刹那间遮蔽的星空,风开始大作,飞砂走石,天空之,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而下,智通一怔,口念诵降伏真言,但没有效果,又念诵增益真言,还是没有响应。

    他猛然想起一种传说的神通:净世咒!他大吃一惊,失声叫了起来:“净世咒,你居然修成了净世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