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世咒,本为释迦牟尼佛见世人日渐沉迷,心有所动,想净世重开世界,故名净世咒,但一经创立后,心生后悔,便束之高阁。▲.?

    后来,遇到孔雀大明王,见其在大雪山下食人,佛祖亦为之所吞,佛祖破开其背,降伏之,孔雀大明王不服,说世间万物,本是相生相克,它食人,只是本性,正如人食牛羊。

    佛祖想了想,说人为万物之灵长,天地之主角,不可普通对待。

    孔雀明王说,如果人有一天不为天地主角,怎么办?

    佛祖笑着对它说,那就由它。

    孔雀明王跟佛祖讨了一幅法旨,如果人不为天地主角,就净世灭人,佛祖便付与它净世咒,净世咒一出,天地间所有生机破灭,何止是人类,只有修行到明王层次,才能无惧净世咒。

    当智通喊出净世咒这个字,刹那间,智通一边的所有人都变了颜色,特别是子秀道人,他先前杀入敌人,离开智通较远,此时敌人一退,他孤零零的一人突出前方,当听到净世咒时,脸一变,不禁没有退回智通那边,而是身剑合一,化作一道眩目的剑光,如匹练一般,只卷然越等人。

    子秀以攻代守,他不能任然越施展。

    然越见他攻来,冷笑一声,并未理睬他。

    时间似乎静止了,风雨似乎停在那一刻,天空的雨珠就这样飘在面前,砂石飞在空,一切都似乎静止了。

    一切诡异的停止了,但随着一声巨响,雨水陡然化作雾气四溅,肉眼可见一道道波纹将一切都粉碎。

    无论是飞在空的砂石,还是滂沱的大雨,甚至是空打下的闪电,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子秀的剑光却是例外,虽然缩短了不少,但依然一往无前,就连刚才时间似乎停止都未能阻止它。?.w?

    这惊艳的一剑,然越刚刚还无动于衷,现在却变色了。

    然越身影模糊了一下,手上抓到了一人,往前一抛,立刻被剑光搅得粉碎。

    剑光立刻被染成红色,尸体粉末在净世咒下,化作一团血云,如浇上汽油一样,轰的一声,剑光几乎完全消失。

    子秀的身影显露出来,只剩下稀薄的光华,还在迅消失,砰的一声,撞在五色神光罩上。

    然越只是微微一瞄,便不再关心他。

    他知道,子秀应该完了,护体灵光一旦耗尽,他的身体就会和飞在空砂石一样,在净世咒的威力下,化为乌有。

    八荒**独尊阵出耀眼的佛光,想和净世咒抗衡,但净世咒一到,佛光好像火的白雪一样,迅消融。

    子秀身体撞在五色神光上,从空摔落,他的腿和手上皮肤开始纷纷消失,就在这时,他身上陡然光芒大作,像一团火完全裹住了他,向空激射而去。

    子秀度惊人,风雷大作,数道闪电轰在他身上,火光只是黯淡了一下,便冲上天空,向东南方急驰而去。

    然越大出意料,他在动净世咒,眼光示意了一下,二个头陀身上亮起灵光,也向东南方向追了下去。

    然越不想有人走漏了消息。

    再看智通他们,八荒**独尊阵的佛光已耗尽,那些和尚一个个出短暂的惨叫声,纷纷化为齑粉,不一会,就剩下了智通和无藏尼,两个身上亮起一层又一层的光华,但光华一层接一层的熄灭。

    两人功行很深,还能暂时抵挡,当然,这和然越的功力有关,要是孔雀明王动净世咒,两人连几个呼吸也不能抵挡。

    风渐渐小了,寺庙很大一片范围内,都生生被抹去,其余被波及的地方,也是一遍残垣断壁,整座古华寺彻底毁了。w★

    智通两人身边只剩下一层非常稀薄的佛光,两人眼睁睁看着古华寺被毁,但一点办法也没有,眼充满了怒火,脸皮扭曲着,狰狞而不见一点慈悲。

    然越脸色有些苍白,他笑了,随手一招,五色孔雀翎落在他的手,他也不说话,但眼明显带着嘲笑。

    手一挥,五色神光又现,智通两人刚要攻击,神光已临头,眼前一黑,便被然越收了过去,神光一撤,两人跌出,已经陷入昏迷。

    手下人上前,用铁索穿过琵琶骨,将两人打入囚车。

    ……

    莫闲离开的洛山,他知道郑国已无他的立身之地,他往东南方的随国而去,一路上静修黄庭之道,动则修行拳术和剑术,无事之时,也将《牟尼盘经》翻看。

    《牟尼盘经》虽有基本修行方法,但与黄庭大道不同,更近佛门观想法,在心存想神像,越清晰越好,并配有咒语手印。

    与黄庭经还有一个地方不同,便是书有许多法术,诸如诛法、咒法和法符等,莫闲不知是否和黄庭之道冲突,他所修行的黄庭之道并未提及神通,《黄庭集注》也未提及,只是说,神通等修行到一定程度,自会产生。

    莫闲想了几天,决定还是小心的试试,一有不对,即行放弃。

    他选了几个法术,一个是**术,一个是飞天步,还有一个是诛法。

    由于大部分时间赶路,其余大多数时间则是修行,练习法术的时间则不多,**术勉强学会,飞天步倒是在赶路期间练习,进境最快,而诛法则没有入门。

    不知不觉间,他已离开郑国,郑国并不大,方圆不过数百里,连千里都算不上,倒是很奇怪,并没有遇到阎罗殿的杀手。

    他不知道,阎罗殿正在办一个大事,消息封锁得很好,莫闲不过是疥癣之迹,没有事的时候,不妨拿他玩玩,在这个时候,根本顾不上他了。

    夜晚来临,莫闲已在随国的太迹山,虽然他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他还是很小心,当进入随国时,他的心总算松了一口气。

    他错过了宿头,但他并不在意,身处荒山之,夜宿山神庙,他燃起篝火。

    破庙之,神像已经缺了半个脑袋,他往火添加了些柴火,便和衣睡在火堆旁。

    半夜时分,火渐渐小了下去,听到外面似乎有破空声,莫闲本来是杀手,睡觉很警觉,一下子惊醒了。

    他坐了起来,窗外出现一道火光,似乎是火流星,后面还有两道黯淡的光华一闪而过,接着听到山林似乎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离破庙很近。

    他一下子抓起宝剑,他的剑已经换了一把,在路上买的,材质尚可,但一时找不到更好的宝剑,勉强用着。

    莫闲不知道,他看到的火流星正是子秀道人。

    边春山本来就在郑随两国的交界处,而子秀道人所在遇仙宗在天随山,天随山在太迹山东约百五十里。

    子秀道人是智通的好友,他以剑术闻名,他在净世咒下,本来已无法幸免,但他身上有保命玉符离火朱雀遁,在他生命受到危险时,只要捏破,玉符化作一团离火,裹住他冲天遁走。

    子秀在净世咒下,不仅是皮肤多处受伤崩溃,其内脏也因为净世咒引的血焰处于自我崩溃,已陷入危险之。

    正因为如此,然越才放心的让他的手下去追,不能让子秀逃走。

    离火朱雀遁可以远遁千里之外,可惜的在净世咒,不知不觉耗损了大部分威力,度也下降得厉害,以至于比一般飞行快不了多少,只飞行了二百多里,便坠入太迹山。

    而两个孔雀明王部的头陀随后追到。

    莫闲出了山神庙,外面星光灿烂,百步之内,隐约可见人。

    他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极其小心地向着火光落下之地而去。

    “你认命吧,还没有人能从阎罗殿手下逃走!”

    莫闲听到一个声音得意且带着嘲笑的口吻说,他心一凛,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阎罗殿人。

    好像他们不是找自己,莫闲心迟疑之际,很想看看究竟是谁,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件事,他插手定了。

    莫闲蹑手蹑脚,悄悄在暗向声音之处摸去。忽然,他心感到不妙,身体迅往左前迈了一大步。

    一道暗金色光华陡然出现,莫闲一步之下,正好避开了暗金色的光华,莫闲最近刚修练出来的灵觉救了他。

    莫闲刚刚避过暗金光华,暗金光华陡然一个回旋,似乎活物一样,向莫闲追来,把莫闲吓了一跳,莫闲并未迟疑,手剑化为洗剑式,斜斜的一撩。

    他这一剑,纯粹是本能反应,出手无迹可寻,而且,不自觉剑气一闪,耳听到一声响,手剑像撞上了一柄大锤,剑差点脱手。

    莫闲千锤百炼的猿公剑术,此时显示出威能,剑顺势一拖,身体随着力道一个起伏,化去了巨力,暗金光华一暗,掉落在地上,同时,夜色下,似乎白光闪了一闪,听到一声痛呼声。

    莫闲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自己知道自己有几斤份量,究竟生了什么事?

    “你还有余力,咒力不是侵入你的体内,你怎么克制了咒力?”一个声音虚弱的叫到。

    咳咳两声,白光又闪,声音嘎然而止,似乎刚才是幻听,莫闲不由得微微缩了缩身体,他向树影下看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