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涉及多方面的知识,比如拓扑等,要是给莫闲上百万年的时间,他也许能做的更好,但他不过几十岁。

    能过学习别人的经验,将之转化为自己的,在这个格物文明前,他很谦虚,一个文明发展起来,有过多少聪明之士为它加砖添瓦,才达到今天这种盛况,莫闲要先做的就是好好消化这些知识,进而有自己的东西。

    他很庆幸生活在一个封闭落后的时代,知识并不多,让他有时间深入掌握,深入思考,又来到这个一个知识如此丰富的时代,他的品性已经养成,正因为出生落后,他才知道知识的可贵,在自己的时代中,普通人识字都是了不起的,莫闲是个幸运者,虽然他的开始看起来有悲剧色彩,他远比同时代的人幸运得多,走上修行之路。

    他知道知识的重要性,对知识孜孜以求,更幸运的是,他无意中进入这样一个格物世界,让他眼界大开,这个世界的人探索得这么深,他们怀疑一切,从而开创了格物之道的器修,而莫闲是个外来者,更能看清事物的本质,因为他在自己世界中,有了一套方法,到了格物世界,发现自己的方法并不一定对,他身具二个文明的目光,才意识到,世界的解释并不一定有一种方式,大道表现得很宽容,有着无数种解释。

    而不像这个世界的人们,他们已无意中陷入格物之道的泥潭中,他们在不断追求,但思想上难免带着深深的烙印。

    莫闲看待问题,现在已习惯上从不同角度来看,他知道自己的知见会形成我执,这是在求道路上不可避免的,但他尽可能做到客观,从多个角度来思考。而这正是他经历了两个文明的优势。

    到了仙盟所在地昆化丘,莫闲以为会看到巍峨的大楼,但他却看见在昆化丘一切很平常,平常得就像一处山村,他愣住了,他设想了很多,甚至想到满空都是飘浮的建筑,但眼前现实却大出他的意料,倒是仙盟接待员早就在山前等待,见到莫闲惊讶的样子,笑着说:“来到此处的是求道者,身外之物并不重要,而且,经过这里的洗涤,以后见到繁华,也就把握得住自己,不耐寂寞者,根本呆不住。”

    莫闲一笑,没有说话,他接着说:“仙盟不是做样子给人看,凡到此求道者,必须在此呆满三年,世俗求道者,有许多恶习,经过此洗涤,才有资格进入洞天之境。”

    莫闲才恍然大悟,,再看山村中人,个个彬彬有礼,有些人虽然看得出是装着彬彬有礼,但他毕竟这样做了,莫闲眼光一扫,看到不远处有三个人,从里到外,给人温润如玉的感觉到,悄悄问到:“他们是谁?内在已形于表!”

    “他们到此已有二年多,气质已发生变化,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应该进入洞天之中。”接待员说。

    他们边说边走,莫闲好奇问:“他们日常学习些什么?”

    “仙盟有昆化丘有学院,可以接收各方面人才,学院有十二,分布在数百里范围内,那里倒是繁华得很,只有最杰出者,才能到此。”

    “可他们的修为并不高?”

    “不错,他们修为并不高,但他们经过这里修行,主要学习道学,打下坚实的基础,他们自身早就掌握适合自己修行方法,只不过年轻而已。”

    他们说着,步行经过山村,莫闲这才发现,其实不能算山村,而是经过精心设计,每一处房屋都是恰到好处,浑然一体,他们穿过了山村,接待员说:“在此处不准用神通,但你的来到因为事关重大,故此不在此列,我们走吧!”说完之后,手一按身上,面前出现了一道门,他迈步而入,莫闲也跟着他进入。

    眼前顿时变了天地,莫闲看到众多修士御器而行,如天空中流星,接待员也随即飘起,御器而行,莫闲也召出青云剑,跟上了他,他看了一眼,并没有嘲笑,而是惊讶的说:“你用的居然是青云剑这种大路货,速度上不下于我,不愧是元神境修士。”

    “你也快了,孕神期快到突破到元神境。”莫闲看了他一眼说。

    起在空中,远远就看到一座大山,山体突兀直上,一柱擎天,在山顶有着一座辉煌的宫殿,而在四周,十二座宫城围着它,都是飘浮在空中,气势恢宏,宫城之中,时时有遁光飞起,看样子人数不下数十万,莫闲算是见识仙盟庞大实力的冰山一角,这数十万修士,大多数是孕神期修士,就这股力量,莫闲无法想象,当年魔皇和仙盟之间战争究竟到了什么程度,这个世界能保存下来,莫闲几乎无法想像。

    在距离山顶宫殿瞠有十公里左右,接待员停在空中:“我送你就送到这,剩下的路需要你自己走,仙盟盟主东风系统的创立者聚变天王钱深翔还有一帮逍遥修士在那里等你!”

    莫闲冲他一施礼,他还礼后微笑点头,一纵遁光,化作一道虹光远去。莫闲看着远处的大殿,也一纵遁光,转眼之间,便落在宫殿面前,说是宫殿并不完全正确,气势恢宏,有宫殿之名,并无宫殿之实,门上一匾额,上书:有容乃大。

    莫闲站在面前,抬起头,看得清清楚楚,这处匾额记地约有百米,但在地面上看得清清楚楚,可见匾额之大,地面由天青石构成,上面隐隐有符箓,并没有启动,再看向面前宫殿,见其浑然一体,散发着灵光,不用说,这是一件大型法器,如有需要,它会破空飞去。

    莫闲整了整衣服,正色肃静,走进了大殿,殿中三五成群,有的正在讨论问题,有的背对着莫闲,正在仰头看着壁画,似乎陷入思考,其中一个人,正看着莫闲,脸上笑眯眯的,他往那里一站,与周围的人群和谐地构成了一个整体。

    莫闲进入大殿,讨论声立刻停歇,众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莫闲身上,连刚才背对着莫闲的人也回过身体,打量着莫闲。(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