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入座,一个年青人,却在前排入座,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有些人窃窃私语,莫闲神态自若的一个人坐在第一排,他饶有兴趣观察着众人,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元神修士聚在一起,元神修士,在莫闲的家乡,称为化神,在莫闲的家乡,一个大派,如遇仙宗,化神修士也只有二三十位,但一个仙盟,随便出手,便是元神修士五百位,而这仅是仙盟的几分之一,要论力量对比,格物世界远在莫闲的家乡之上。

    “这位道友,我是乐喜,研究物化之中的生命分子学,请教贵姓?你怎么一个人来?”旁边一位修士乐喜说。

    “免贵姓莫,莫闲,修行天演录,机缘巧合,才进阶元神不久,正好遇到此事,便独自一个人来了。”莫闲见有人询问,便客气地说。

    “你知道是什么事?”

    “你不知道?”莫闲诧异的说,转念一想,为了保密,仙盟说不定没有告诉他们,“我倒知道一些,有天魔出现,开会是为了对付天魔。”

    “天魔,那不是虚幻之物,人的念头所具化?”

    “人的念头所具化的是心魔,这里的天魔是域外天魔,仙盟发现一颗暗黑魔星正在异空间内向我们的太阳系而来,为了此事,故此调动五百元神,布禁空阵法,阻隔天魔。”莫闲说。

    “原来真有天魔,仙盟说发现了天魔的痕迹,原来是真的!”

    莫闲一笑,此时主席台上已经有人,正是一干逍遥修士,当逍遥修士把发现天魔的情况一说,然后谈到禁空阵法,众人都明白了。

    一帮元神修士都是功底扎实之辈,,在得知发现天魔时,莫闲在场,而且他是唯一两次天魔出现时都在场的人,等莫闲上场时,各种问题都来了,莫闲也一一回答。

    会后,他们去仓库中领取布阵所需的东西,而莫闲也在房间中,与构阵法器相勾连,这比炼化法器还简单,器修所制造的法器,完全秉承好用标准化的理念炼制,所用的材料也完全是人工合成,比起修士自身去找什么天材地宝好得多,而且法器也质量稳定,这种手法在莫闲看来利大于弊,好处太多,弊端主要是法器的比较呆板,灵性不及莫闲以传统方式炼制出来的法器,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弊端。

    莫闲花了很少时间,就完全掌控了里面一排排的法器,他暗自惊心,要是一个修士拿到这些,他可以操纵甚至百万件这样法器,恐怕堆都会把人堆死,想想这个场景,一个低阶修士突然控制数以百万计的法器一齐冲向对面的高阶修士,那种场景莫闲不能想象。

    三日后,一艘飞船将他们连同他们的弟子送往彗星带。到了彗星带,莫闲在心中听到一个声音,正是束勃的声音,莫闲看了别人一眼,显然在场的人都听到声音,虽然真空中没有空气,但声音好像在耳边响起,这地方跟冥星还有数光时,束勃没有现身,他的声音却已经到了。

    束勃只不过下达命令,将众人分成五百个小组,莫闲负责中间一块,而且布阵之后,他将镇守在中间一段,这一段长约数万公里,宽尽十数万公里,空间布满了脏雪球和各种冰块,虽然间隔得较远,但放眼看去,却是密密麻麻。

    莫闲出现在一颗直径一点五公里彗星上,他站在彗星上,随手解开了行军袋,放出那些法器,他很省力,只是控制四件法器,这四件法器围绕他的周围,莫闲通过它们控制各以数以十万计的其它法器,法器有序排列,在莫闲指挥下,一件件有序的飞起,各自寻找自己的目标,那些飘浮的脏雪球等。

    一件件法器落到自己的目标上,固定住了,接着泛起奇光,,一个个符文随着光华刻入星体中,星体有大有小,大的有一二公里,小的只有几米,那些法器也沉入冰雪的核心,这些亘古不化的星体变成了一片光海,渐渐连成一片,之间建立了奇妙的联系,光海和左右之间迅速混成一个整体,长达千万公里,宽达数十万公里的大阵成,在其中,人根本是沧海一粟。

    从远处看,千万公里的防线建立,借助彗星带,周围的时空都是发生了畸变,引力透镜形成了灵光层,只透入此处空间附属的异空间,在异空间中形成了一道无形屏障,空间被封锁,在这道防线的背后,远处巨大的飞船横亘在那里。

    莫闲看了一眼脚下的彗星,心念一动,脚下出现了大洞,好像莫闲温度极高,莫闲沉入彗星深处,他手一指,一块平滑的冰面出现,莫闲拿出一个蒲团,静静地坐在上面,神念散出,每一缕神念都附着法力,好象章鱼一样。

    他手一动,面前出现了十二根困魔晶柱,这十二晶柱,早已被他炼化,莫闲将十二根困魔晶柱布置在四周,又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玉盒,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个灵光球,这是钱深翔给他的关于万灵学方面的感悟。

    他引出一道灵光,呈双螺旋形,这是他的天演录的标志,生命符箓,修万灵学说的人,一般情况下,都是这种形态,明了生命的本质,把握自己的生命符箓,进而激发其本能的神通。双螺旋的白色灵光一接触灵光球中,莫闲立刻如置身于一处无人区中,远处一个核火球冲天而起,亿万强光如箭一样,莫闲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符箓受到破坏,无数高能射线的攒射之下,似乎是双螺旋链被打得四分五裂。

    但它又聚拢,生命的性状出现了突变,但大多数都无益于己身,但也有极少的改变是有益的,接着能量狂飙似乎扫荡一切。

    莫闲明白了,原来是在核爆的条件下,生命体发生种种变异,钱深翔的领悟和他的主修方面有关,却偏向破坏性,只要在瞬间放射致命的射线,对方种种变化就会不出自己预料。(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