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借助星光,朦胧看见前方二人,不,是人,一个倒在地上,而另一个半倚在一颗断树上,一个人手执戒刀,像个头陀,小心的防范着。w★

    “想不到,你居然还有余力,你杀了我的同伴,最后一点力气该用完了。”声音从头陀处传来。

    “咳!咳!你不试一下,我虽然了净世咒,杀得了他,也就杀得了你!”半倚着的那个人咳了二声说到。

    头陀明显迟疑了,他忽然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试,你已了净世咒,世间无解,你想逃,可惜逃不了,我只要等你死就行了。”

    “我是了咒,要是由孔雀明王施咒,我就死了心,但却由一个世间邪人所施,它还杀不了我,再说,还有这位小兄弟,虽然功行极浅,但你的同伴不是死在他手上?”

    “你不必激我,我的同伴死在你的剑下,关他何事,再说,我要捏死他,只不过捏死一只小蚂蚁。”头陀笑了起来,他根本没有将莫闲放在眼。

    莫闲并没有生气,他知道自己的份量,他心有点紧张,但他知道,紧张解决不了问题,故而淡淡地说:“你们谁是阎罗殿的人?”

    他心已确定是头陀,但他还是一问。

    头陀明显出乎意料,他没有想到莫闲会有这样一问,不过,他没有多想,因为莫闲根本威胁不了他。

    “你也知道阎罗殿?这就是得罪阎罗殿的下场。”头陀狂笑到。

    “阎罗殿的人都该死!”莫闲陡然暴起,拔剑式出,一道剑光瞬间到了头陀面前。

    不是莫闲狂妄,他在赌,赌那个与阎罗殿敌对的人还有力气,他在给子秀道人创造机会,要不然,依阎罗殿人的行事风格,不论如何,都不会留下活口,特别是见证阎罗殿杀人的人。.■

    “好胆!”头陀没有想到,莫闲根本没有跟他多讲话,就直接出手。

    头陀虽没有想到,但他并不在乎,他的功行远在莫闲之上,他喝了一声,手戒刀陡然白光大盛,一刀就要迎了上来。

    而此时,坐在地上,背倚着断树的子秀身边剑光一闪,锐意无比的剑光转眼之间就到了他的身边,甚至在莫闲剑的前面到了头陀背后。

    子秀等了好长时间,一见有机会,毫不犹豫将残存的法力全部注入追电剑。

    子秀也没有办法,他的**接近崩溃的边缘,要不然,也不会和头陀废话,他仗剑天下,人如剑,没有与敌人废话的先例,遇敌之下,一剑斩之。

    头陀猛然回头:“正要你来!”

    手刀刹那间白芒大盛,离手飞出,他根本没有在意莫闲,只是身上现出罡气,运起金刚不坏之身,准备硬受莫闲一剑,他看出莫闲根本是一个凡夫,不以为莫闲这一剑能伤得了他。

    他的大敌还是眼前这个半死不活的子秀道人,他早就防着子秀,对于莫闲,本来准备等到解决了子秀再来解决他。

    头陀御刀抵御追电剑,呛的一声响亮,头陀身子一颤,刀已被子秀的追电剑斩断,但剑光也是一黯,虽然斩在头陀身上,破开了护体罡气,但剑势已尽,只在头陀身上留下一条血痕,头陀身体一摇,向后退出,脸上露出了笑意。

    就在这时,身后的莫闲的剑陡然光华大作,莫闲的身影化入剑光之,身剑合一,莫闲以神御而非手御,拼尽全身的力量,朦胧,感到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似乎时间都变慢了,看到头陀慢慢的飞纵着后退,撞向剑尖。?●★.w▼

    他这一刻,感到自己好像灵魂离开身体,只是凝聚在剑尖上,周围的一切都在淡去,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一点剑尖。

    剑尖之上,亮起一抹青光,在白色匹练,分外显眼。

    噗的一声,似乎没有阻碍,一剑从头陀的后颈刺入,从咽喉前部伸出有半尺多长,头陀的脸上还带着笑意,根本没有想到,莫闲一剑破开了他的金刚不坏之体,他脸上露出了惊骇的表情,但神经已被切断,看着突出的剑尖,他的喉咙出格格的声音,连动一根手指都不可能。

    莫闲抽剑后撤,头陀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他到死都没有明白,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躯怎么被破,凡间的兵刃怎么能伤到他。

    子秀一剑既出,被头陀防住,虽然斩断了他的戒刀法器,但并没有杀掉头陀,他叹了一口气,他已尽力,要不是净世咒的作,他也不会到这个程度,这一剑将他的所有精气神都带走了,身体已开始崩溃。

    他的气还没有叹尽,莫闲一剑宛若横空出世,惊艳绝伦,他根本没有想到,莫闲能杀了头陀。

    莫闲却闭上眼睛,他明白了,他的剑法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不仅以神御剑,更重要的是,他刚才在一瞬间,摸到一丝剑意。

    要不是这丝剑意,他也杀不了头陀。

    他睁开了眼睛,由于走近的缘故,他这才看清楚了子秀的样子。

    “多谢你了,想不到我子秀道人被一个才入修行的人所救,你有师门吗?”

    “我没有师门,受一个道人指点,才踏入修行。”

    “那个道人是谁?”

    “他叫松溪。”

    “松溪真人!”子秀笑了,好像松了一口气,“你既然没有师门,我给你指一条路。”

    “多谢前辈,有什么事需要晚辈帮忙?”莫闲谢到,他是一个杀手出生,本能防备着他人,虽然子秀道人与他看起来是一路,但事实上他们认识不到一会。

    “我受古华寺之邀,不想古华寺这次有大劫,我在身净世咒的情况下,强行用离火朱雀符逃走,刚才头陀说的不错,我已经回天无力,要不是刚才动手,也许有一线生机,现在生机已绝。我是遇仙宗的代弟子,不想绝命与此,求道友一件事,在我死后,将我的遗物带回天随山遇仙宗,如果道友愿意,可以拜入遇仙宗。”子秀道人感到自己的**即将崩坏,心有些焦急说到。

    莫闲心一动,自己无处可去,遇仙宗倒是一个好去处,想到这,便点头说:“我不知道遇仙宗在什么地方?”

    子秀道人便详细地说明该怎样进入遇仙宗,将自己的剑和一些东西交给了莫闲,交代了一些事,便盘坐着逝去。

    莫闲继续向东南方向行走,他的怀有个乾坤袋,一个是子秀道人交给他的,当然也说明了怎么一回事,里面有追电剑及一些遗物,另二个是二个头陀的,头陀的袋子容量只有个立方,并没有什么东西,只是有一些贝壳,不过这些都是灵贝,由灵海贝类产生,内含灵气。

    贝壳很漂亮,但关键不是在它漂亮,而是修行界以之为货币,这一点,由子秀道人述说,莫闲才知道。

    修行界灵贝是最低等货币,其上有灵玉,分为四等,一般情况下,十个灵贝值一枚下等灵玉,十个下等灵玉,值一枚品灵玉,上等灵玉一枚等于十枚等灵玉,最后是绝品灵玉,由于数量稀少,一枚相当于百枚上等灵玉。

    而二个头陀的乾坤袋内,只有数十枚灵贝,灵玉根本没有,其它东西,倒有几张佛符,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乾坤袋的使用很简单,用意念打开,可以在其内放置东西,莫闲没有自己有朝一日会拥有。

    ……

    在另一条路上,惠海和惠明两人匆匆行走着,惠海心一直在牵挂着边春山的古华寺,他希望他们没有事,自己出来只是游历一番,便可以回去。

    而惠明并不知道,他扛着盘龙棍,一步一步跟着惠海。

    “师兄,我们要到哪里去?”

    “不是跟你说过,我们出来并没有目标,不过,我们现在去的随国都城随州,很快就到了,我们将在城外法光寺挂单。”惠海说到。

    “听说法光寺是心无宗的祖庭,对不对?”

    “不错,法光寺的含一法师大名鼎鼎,在世间名声极大,比师傅都强。”

    “世间名声都是虚幻的,含一法师的功德怎么样?”

    “据师傅说,他是斯陀含,已经断除与生而来的烦恼,做到‘无心于万物,万物未尝无’,是一代高僧大德。”

    “这么利害!”惠明吐了吐舌头说道,“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个层次。”

    “你的争胜心还在,也不用灰心,你已经进入四禅的二禅天,再加上你随时间的推移,你前世的智慧渐渐觉醒,你的修行度会越来越快,修佛的人只要专心去修,自然会成功。”惠海说道。

    远处树木掩映,隐约可见黄墙碧瓦,一座丛林在树木之。

    “当当”的悠长苍凉的佛钟传来,惠海和惠明刹那间感到心灵一片宁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