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心大危险生起,虽然在谈笑间,莫闲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接不下或者不能及时躲开,恐怕这个化身就交待在这里。

    清风阴阳遁起,莫闲如同一缕清风,瞬间消失在正常的空间,进入阴阳不测之,浩荡的毁灭之雷走空。

    一道朱红色剑光突然跃入正常空间,剑光凝练,直落下去。

    她右手的短棒往上一迎,两端的金刚活了,各自泛起佛光,刷向朱蟾剑,朱蟾剑一滞,莫闲现身,手上剑诀一扬,朱虹一震,嗡的一声,分化为两道。

    剑光分化,挣脱出来,一个盘旋,又向她冲去。

    她轻轻将手棒抛起,与剑光斗在一起。从她的耳环,右边咆哮一声,狮子跳出,左边巨蛇游出。

    狮子和蛇才出,莫闲一看,将腰间葫芦盖取下,顿时,巴蛇游出,一口吞下狮子,来巨蛇缠绕在一起。

    天女身上升腾起靛蓝的光华,似乎非常愤怒,倒挂在骡子左侧的女人头陡然飞起,眼睛睁开,射出腥红的光华,一个刹那间,莫闲心升起了忿怒和不甘,好像自己与女人头一样,是佛教所谓的异教,眼前好像尸山血海一样。

    不好,被挑动内心的怒火,感觉从元婴开始,燃起了无色的业火,他虽然被挑动业火,但神智和怒火像分离一样,看着这一切,眼光不觉望向元婴,陡然看到灵蛇盏。

    一念之上,灵蛇盏升起,元婴的业火陡然消失,不是消失,而是被灵蛇盏所吞,立刻遍体清凉,业火消,智慧起,得清凉。

    手一指,一道光华飞出,凄厉的一声厉叫,女人头猛然掉头飞去,进向吉祥天女反扑过去,在骡子背上的女人皮猛然扭动起来,泛起血光,发出相应的厉啸,吉祥天女随手结成皈依印,佛光亮起,周围似有无数人在禅唱,在她的身边,层层佛光让莫闲看不清楚,似乎吉祥天女隔着无数空间。

    禅唱声一起,女人头和女人皮立刻安静下去,莫闲趁此机会,收回了朱蟾剑,而巴蛇也回到葫芦,吉祥天女的耳环上,狮子和蛇依然在,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不错,你要能防住这一招,我就不阻拦你!”吉祥天女淡淡地说,与她的忿怒法相好像不相关。

    话音一落,她头顶的半月和脐上的太阳刹那间齐齐脱了出来,真正日月同辉,莫闲只觉得头脑一片清晰,好像智慧大开,在半月之,形成一篇经:

    “…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为水天。教诸菩萨,修习水观,入摩地。观于身,水性无夺:初从涕唾,如是穷尽,津液精血,大小便利,身旋复,水性一同。见水身,与世界外,浮幢王刹,诸香水海,等无差别。我于是时,初成此观,但见其水,未得无身。当为比丘,室安禅。我有弟子,窥窗观室,唯见清水,遍在室,了无所见。童稚无知,取一瓦砾,投于水内,激水作声,顾盼而去。我出定后,顿觉心痛,如舍利弗,遭违害鬼。我自思惟:今我已得阿罗汉道,久离病缘。云何今日,忽生心痛,将无退失?尔时童子,捷来我前,说如上事。我即告言:汝更见水,可即开门,入此水,除去瓦砾。童子奉教。后入定时,还复见水,瓦砾宛然,开门除出。我后出定,身质如初。逢无量佛。如是至于山海自在通王如来,方得亡身。与十方界,诸香水海,性合真空,无二无别。今于如来,得童真名,预菩萨会。佛问圆通,我以水性,一味流通,得无生忍,圆满菩提,斯为第一…”

    莫闲一时痴了,这是一篇修行法诀,是以水为观,先从自身津液观起,后见水性,而且是真法。

    吉祥天女头顶的半月,象征无上正法,脐间明月,象征无上智慧,无上正法和无上智慧,以无上正法与无上智慧结合,恰恰是一心求道的莫闲,不由他不陷入沉迷之。

    吉祥天女知莫闲情况,先以毁灭之雷惊其心,后以异道下场动其意,再以无上智慧和无上正法摄其神,欲将莫闲度入佛门。

    “大道似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下地而无形无为!”莫闲喃喃地说到,“大道只是近水而非水,应万方而己身不变不灭,我心慕大道!”

    莫闲陡然惊醒,长叹一口气,对吉祥天女施了一个道礼:“多谢菩萨!虽然是虚幻大道,莫闲受教了!”

    吉祥天女真的惊讶了,她没有想到莫闲会从脱出,她是一念投影而成,境界与莫闲相同,借助头顶明月和脐上太阳,想使莫闲坠入其,想不到莫闲这么快脱出。

    她不知道,莫闲脱出这种状态,既与莫闲自心有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莫闲心的执念,莫闲的执念是阎罗殿,他曾经发过誓,要铲除阎罗殿,虽然阎罗殿是佛门走偏,但毕竟属于佛门,或者说,与佛门有极大关系,正因为这个执念,却救了莫闲。

    莫闲虽对佛门种种理论心也是认同,但他选择了道门,有其深层的原因,这一点,恐怕莫闲自己都不清楚。

    他对佛门,一向敬但是不肯入佛门,说到底,也是这个心理作怪。

    连莫闲自己都不清楚,就算吉祥天女有他心通,也不能知道莫闲这么快醒来的原因。

    吉祥天女转换了法相,成为一尊神女站在莲台上,看着莫闲,叹了一口气:“大道无形,道门佛门,不过解释不同,都执于其一方面,你好自为之,这方圣境,本是观世音所开,但并未竟全功,便离开了此地,其多虚幻,难得遇到一个本心之人,陨落了可惜!”

    说完,她的身体如同泡影一样,转眼间便自破碎而消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