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不觉运起眼通,顿时明白过来,莫山紫和于崇阿陷入幻象,莫山紫不知身在莲花,他心只有武道,所有东西,都一拳而已,却不知自己陷入幻境。

    他的心灵有破绽,莫闲看到,在莲花,他剑出如山,而对面,却是浮着一把宝剑,金刚宝剑,正放着光华,与他战斗在一起。

    而在他的眼,却是一位剑道高手,手执金刚剑,正与他战在一起。

    莫山紫意志坚定,却也陷入幻境,肯定他的心灵有什么破绽,莫闲却不知道。

    莫山紫意志坚定不假,他一直以来,一直想得到一件神兵,他对法宝之类不感兴趣,却遇到一位护法神,手执一把神兵,和他斗得难解难分,他不知道,并没有什么护法神,只是金刚剑在与他争斗。

    神兵你不降服它,不可能认你为主,神兵是很高傲的。

    虽然他一直用的是一把玄铁剑,重剑无锋,但玄铁剑除了自身坚固外,并不是一把神兵,而对面之人手的金刚剑,却标准的是一把神兵,大小如意,他一眼看上去,就喜欢上它。

    而这把剑是放在莲花,莫山紫一拳轰出,莲花破碎,就在那一瞬间,一个神秘人抢了宝剑,与他战在一起。

    他心一怒,自己刚破了莲花,倒被别人抢先,剑出如山,将来人困住。

    而于崇阿则困在另一朵莲花,眼睛盯着莲花虚空处,欣喜异常,似乎得授一部**,渐渐地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猛然一声长啸,身外莲花轰然而了画影,他脱困而出。

    莫闲见此一幕,不禁怀疑自己是否之前也在莲花,细细回想,没有一丝莲花的印象,而且在与吉祥天的战斗,一切是那么自然,连远处的大佛都是清晰可见。

    于崇阿脱困,看见莫闲飞来,笑了:“你怎么才来?”

    “刚才你陷身于白莲,脸上露出欣喜异常的样子,你遇到什么?”莫闲问。

    “我遇马头金刚,战胜之,马头金刚化作一篇神通,刚才我得到了神通,是以欣喜,你能做到没有看见。”

    “我只看到你一人,在莲花,如同莫山紫道友一样。”莫闲一指在他们身前不远的莲花,于崇阿一回头,看到莫山紫正在与一把宝剑在战斗。

    于崇阿叹了一口气:“想不到菩萨神通如此广大,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我之前遇到到吉祥天,大概和你一样,我也获得一篇神通经。”莫闲正与于崇阿说话间,前面虚空,出现一个星辰,迅速在眼睛变大,转眼间,占据了整个视野,脚下一股吸力,两个在虚空站不住,被拉入星辰。

    莫闲见眼前绿意扑面而来,渐渐大地变得平坦,一眼望去,已不见边际,莫闲心升起一个明悟,原来这也是一个世界,是不是有这样的世界,一个星辰就是一个世界。

    罡风扑面而来,但两人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抬头看看天际,天空渐渐有浮云飘动,两人距离地面只有千丈,在天空之,下方纤陌交通,田野与屋舍如同玩具一样,两人对望了一眼,在一座山峰上落下。

    远处传来伐木丁丁,一队樵夫挑着柴,踏着山路在山腰间,传来了号子声。

    “莫兄,干脆我们分开看看,日之后,再聚于此间,如何?”于崇阿说。

    “也好,我们分开行动,看看这个世界有无破绽,日后再与此处相见。”莫闲一想这样也好,两人拱手相别。

    莫闲下山,脚下自然缩地术发动,山脚下,听见有人说,离此山二十里处,有观音禅院,此院有高僧果燃住持,降魔伏妖,神通广大。

    听到此,他心一动,问明道路,他转身而去。

    二十里路,他只花了一刻钟便赶到,远远看见一座丛林,气势恢宏,檀香满空,正是果燃在开法会。

    “大众,汝等谛听,摩诃般若波罗密,此言为大智慧到彼岸,此须心行,不在口念。口念心不行,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口念心行,则心口相应。本性是佛,离性无别佛。世人终目念般若,不认识自性般若,犹如光说食物而终不得饱。口说空,万劫不得见性。”

    莫闲见一位禅师在台上,形像蒦秀,双目开阖之间,似有电光流露,大概五六十岁,正在当众**。

    莫闲走到后面,不觉点头,便坐了下来,细细听讲。

    “禅师,佛说万法皆空,你说口说空,万劫不得见性,何解?”有一个官员模样的人站了起来,双手合什,施了一礼。

    “大众,汝问得好!佛说万法皆空,此为真理,莫要听我说空便著了空,第一莫著空,若空心静坐,即著无记空。”果燃说。

    莫闲点头,空是一种状态,真正的空是感觉不到的,如浩月当空,光照四方,如果执着空,就把空化为一种概念,从而坠入顽空,反而不会得到真正的空,所以果燃说,第一莫著空,真正的空是心根本没有空的概念,从而进入一种活泼泼的空灵状态之。

    这个和尚对佛理理解很深,就不知道是不是口头禅。

    “大众,听我颂来:

    菩提本自性,起心即是妄;

    净心在妄,但正无障;

    世人若修道,一切尽不妨;

    常自见己过,与道即相当。”

    正说到这里,突然之间,飞砂走石,一个声音在外面喊到:“那个和尚,不要蛊惑人心,什么空不空,不如祭我的五脏庙!前次的仇,这回往那里逃!”

    果燃抬头:“原来是黄风君,难道想皈依我佛!”

    又一个女声响起:“黄风君,不必和这个和尚废话,直接拿去,腌渍一下,拿来下酒,难得这么多美味在此!”

    莫闲早就发现,一只是猛虎精,另一只却是一只尾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