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莫闲的比喻打错了,如果他说一个人站在凳上去咬自己的鼻子,倒不会引起误会,因为和尚是没有头发的。

    他的话一出口,果燃没有生气,但底下的居士们立刻的跳了起来。

    “你居然要和尚揪自己头发,不当人子,辩论不过禅师,就用这种下滥的手段,你太卑鄙。”

    “夏虫不可以语冰!”莫闲袖子一甩,直接转身就走,他隐隐感到,大道根本,因果律也是一个近似,世间万物以及人之间的一切,都笼罩在因果之,但大道根基,恐怕不是由因果所生,因果只是大道演化后所产生,而且是否完全笼罩,还是一个问题!

    莫闲拂袖而去,众人脸上很气愤,果燃禅师说:“随他去吧,佛法广大,不渡无缘之人,这位施主已走入异道,他日必下地狱。”

    莫闲虽然走远,心好笑,随口作歌:

    “道自无言恒无常,无常不断百思想;

    善恶随心心无著,寂灭无我因果乡。”

    道歌一出,果燃语气一滞。叹了一口气,说:“今天法会就到此,散了吧!”

    众居士无奈,都有点愤愤不平,地上一摊血水,众人都无视,那是黄风君留下的痕迹,众人走了出来,谁也没有留意,血水之,升起一个黑影,悄然没入那位官员别驾张忠正的身上。

    张忠正身体微微一滞,脑无由起了一丝恶念,望着莫闲的背影,眼露出一丝杀意。

    张忠正这缕杀机,立刻被莫闲发现,莫闲很奇怪,一介凡人对自己产生了杀机,这倒挺有趣,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总不能别人对你露出杀机,就除了别人,他又没有对自己做什么,而且,他仅是一个凡人。

    如果他是一个修士,莫闲可能留意,甚至会除掉他,无他,因为他已经对自己形成威胁,大道无私,人而有私,莫闲不是和尚,普度众生。

    莫闲下山,决定到城里一看,他到现在,还没有头绪,不知自己和于崇阿坠入此星辰,所谓何事。

    一条小溪,溪上有有竹筏,顺溪而下,莫闲咦了一声,他看向竹筏上撑杆的老翁,在岸上一拱手:“老人家,能否带我一路?”

    “竹筏不渡无缘人!”

    “何为有缘人?”

    “相见便是有缘,你敢上来么?”

    莫闲一笑,身似行云,脚踏烟波,一步迈上竹筏,脚刚踏上竹筏,眼前一幻,自己呱呱坠地,成了一个婴儿,莫闲保持冷静,冷眼旁观,并没有啼哭。

    旁边有人窃窃私语,这个娃恐怕保不住,连哭都没有。并没有如他们想,转眼岁,身境贫寒的他父母双亡,他成了一个孤儿,做了地主家的放牛娃。

    这年间,见识了人情冷暖,他笑了,居然提前出来,脚还没有放下。

    他笑了:“难道佛门没有其他方法,生老病死,一切都是虚幻,我不是佛主,幻像终究是幻像。”

    他心大体有数,在此之,恐怕要将他渡入佛门,但他一颗心早以托付大道,他对佛门并无恶感,对佛门的东西,他借鉴了不少,他心只有大道,并无道门佛门之别,他的路已定,只求超脱。

    老翁笑到:“此是生死竹筏,有资格入筏者,生死忘,物我空,倒不是什么生老病死之类的考验。”

    “晚辈修行不足,贻笑大方。”莫闲一礼,脚下一遍虚空,居然是只无底的竹筏,虚空之,流淌下二具尸体,莫闲惊诧的问到:“这是怎么回事?”

    “是你,是我,昨日种种昨日死!”老翁笑到。

    “原来如此,生死原来是迷幻,何曾有生死,果然世间都是幻象,六道轮回可是人间幻象?生死转轮亦是虚幻,佛家所说因缘,因果亦如是?”莫闲哈哈大笑。

    “施主果然聪慧!”

    莫闲摇摇头:“只是小聪明而已,算不上大智慧。”

    “施主既然看破虚幻,还留恋世间干什么?”

    “世间是虚幻,如来识因缘而生,佛与菩萨因缘何事而入世间?”

    “施主有大智慧,可惜施主不是我佛门人,可惜了,若施主为我佛门人,定现般若大智慧!见性成佛!”

    “好一个见性成佛,菩萨有誓,度尽众生才自度,纵是提婆达多,如来世尊也曾预言,在无量劫后成佛。既然如此,请老翁入灭!”莫闲笑到,语气渐冷。

    “好一个请老翁入灭!想当初,他化自在天波旬也请佛主入灭。”

    “佛主答应了他,那么老翁是否答应?”莫闲看着老翁,淡淡地说。

    “老讷当然答应!”老翁话一说完,大地震动。

    “佛主入灭之前,大地震动,老翁想重演佛主入灭之前的情景?”

    “世间因佛是大因缘现世,故此归去,天地震动,实属正常,并非我效仿世尊,我既然看应你入灭,当然如此!”

    “佛主入灭,阿难尊者在眼前,而老翁入灭,却不是如此,我之所执,非为佛教,如天魔波旬诱使佛入灭。”莫闲嘴角噙着一丝嘲笑。

    “施主为佛之种子,当效法善财童子五十参旧事,可得无上阿耨多罗藐菩提。”老翁不以为过,笑着说。

    “老翁欲使我陷入因果之,然我追求大道,何曾在意因果!”莫闲说。

    他这一说,老翁终于变色:“施主看得清楚,施主今日种下之因,他日必有果,我在净土盛境等汝,他年若相逢,你就会了解我一片苦心,阿弥陀佛!”

    他说着,盘膝坐下,口轻诵佛经,佛光大作,莫闲也双手合什,知道老翁入灭,虽是在幻境,但人生如幻,是以心还是很虔诚。

    佛光起,光明大作,昧真火燃,老翁终于入灭,天地异像纷呈,异香充斥天地,白虹匝地,林木皆白,禽兽哀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