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老翁所在,只剩下一颗舍利子。莫闲深躬一礼,舍利子陡然跃入他的掌心,随着一股玄妙的意念传入脑海,他看着掌的舍利子,叹了一口气,原来如此。

    脚下竹筏依然存在,莫闲顺流而下,不一会,便见一座古城在眼前,莫闲心念一动,脚下竹筏自然消失,而他到了路上。

    刚到城门,莫闲见守门的士兵正在拿着一张图影对照着行人。

    等到莫闲进城门,那个士兵使了一个眼色,旁边士兵一下子围了上来:“就是你,江洋大盗一朵红。”

    莫闲一眼看见他手的画影图形,是和他相似,再扭头一看城门口贴着的海捕书,上面写得明明白白,江洋大盗一朵红,曾劫皇杠,杀死多名护送官兵,使一把细剑,剑势幻成一朵花,致人死后,身上留下伤口,酷似一朵红花,故称一朵红。

    前几日,在开城附近杀追捕的名捕掌下无过任天雄,还有一系列恶劣行为,莫闲眉头一皱,是碰巧还是有意如此,莫闲更趋向有意如此。

    “我不是一朵红!”莫闲淡淡地说,眼前不过凡人,莫闲一指就可以将他们捏死,但莫闲没有,即使在幻境,他保持本心,绝不因无辜杀人。

    虽然他在修行之前,是一位杀手,正如老翁所说,昨日种种昨日死,他现在不是一位草菅人命的杀手,而是时刻注意本心的修行人,他决不会凭借自己的武力来杀害无辜,哪怕是在幻境,本心失守,可不问你是否在幻境。

    “你是不是一朵红,是你说了算!”一个士兵叫到,但周围的士兵显然怕他,只是将他围住,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莫闲感到有视力在注视他,他头一扭,见城楼上有一个人,正望着他,莫闲一眼看出,这不是他的真面貌,他易出容。

    莫闲功运双目,很快就看穿了他,他从外貌上看,但接近海捕书上的一朵红。

    “我说了不算,谁算,再这样下去,真正的一朵红跑掉,你们却纠缠在此。”莫闲摇摇头。

    “拿下!”一个武备官说。

    “不用你们拿下,我和你们走一遭。”莫闲笑着说,在刀枪,他谈笑风生。

    士兵们这才抖抖嗦嗦,给莫闲套上铁链,一众人等围着莫闲,如临大敌,有士兵飞报本城的太守,太守听说一朵红抓住,大喜,立刻叫将他押过来。

    太守身边的张别驾听说一朵红被抓住,脸上露出的一丝阴笑,他凑到太守的耳边:“江洋大盗一朵红武艺高强,甚至有人说他会邪法,为了太守安全,太守还是将金刀太岁周老英雄请来。”

    金刀太岁周正阳,系振远武馆的掌门人,一身功夫深不可测,据说其武已通神,张别驾这么一说,太守立刻说:“快去请周老英雄,我要当众亲审这个贼子。”

    太守一声令下,太守府的众家将立刻动了起来,居民蜂涌而来,人山人海,平时城里没有什么娱乐,民众一听说抓到大盗一朵红,都纷纷来看热闹,甚至的小孩拿着砖头石头砸莫闲,令人奇怪的是,明明没有看见莫闲躲,石头都落了空,而且明明冲着他去,却砸不到他身上。

    那个易容的一朵红在人群看到这一幕,心大惊,明明这个人有一身武功,但却依然束手就擒,这是什么回事。

    一朵红兴趣大增,仗着一身功夫,自己又是易容,他随着人群,一路跟随,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到了太守府,门衙大开,太守已端坐案后,他的旁边坐着一位花甲老英雄,正是金刀太岁周正阳,怀里捧着一把九环金刀,一身正气,莫闲眼睛扫了一遍,见周正阳武功已入化境,隐隐有引气入体的感觉,看来,他已突破武术与修道之间的关卡,可惜无人指导。

    而在太守身后,却是张忠正张别驾,莫闲第一眼见到他,不仅一怔,莫闲不是第一次见到他,却发现他身上有一股隐晦的波动,他是一个凡人,而且是佛门居士,但这种波动并不像佛门那样正大光明,而是诡异异常,他遇到了什么?

    他稍稍地留了一下心,并没有放在心上,这倒有点意思,幻境又会如何考验自己?

    “跪下!”太守没有开口,两边排列的衙役一齐喊到。

    “我无罪,为什么要跪下,你们张冠李戴,放着正宗的一朵红不抓,反而抓我,是何道理?”莫闲义正辞严的说。

    “大胆的一朵红,你劫皇劫,杀害官兵,犯下滔天罪行,还不伏法!”太守身后的张别驾指着莫闲说,一股黑气随着他的手指直冲莫闲,当然,其他人看不见,倒是周正阳微微皱眉,他没有看见黑气,但在他的灵觉,感到不对劲。

    莫闲也一皱眉,这是什么,好像没有什么杀伤力,但诡异非常,他微微一动,脖子上的铁索微微一动,一道符箓存想出来,加持在铁链上,这条铁链上面血迹斑斑,本身就存在一股杀煞气,不过极其微弱,而且并不集。

    而符箓的作用不过是集这股杀煞气,此煞气是后天人为的煞气,不入千煞气之,那是天地开辟浊气下沉,化为大地,有些转化未尽,化为煞气。

    莫闲的铁链一到,集的煞气刷在黑气身上,黑气当即崩溃,如闪电般缩回张别驾身体里,张别驾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过即使这样,一瞬间种种利诱威吓,让他一瞬间失去自我。

    只在一刹那,张别驾便醒了过来,心里不知不觉间发生极端变化。

    而莫闲看似随便一动,击散了黑气,并且神不知鬼不觉之间,一缕黑气收入体内,被团团包围,见其种种声色犬马,种种恐吓,莫闲一惊,这能难道是天魔之气。

    莫闲心真火起,将这点天魔之气化尽,乾坤袋舍利子蠢蠢欲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