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扣金刀,禅机交锋在公堂

 热门推荐:
    “我说过,我不是一朵红,一个朝廷命官,居然好坏不分。我看这个朝廷也是一个末路王朝!”莫闲冷笑到。

    他这句话等同大叛逆,此话一出,众人惊呆了,不要说太守,就连在人群的一朵红也惊呆,他虽然不将朝廷放在眼,但也不敢如此说。

    “大胆,不用重刑,反贼不得说真话,来人,给我重打四十大板!”太守满面通红,指着莫闲大吼。

    “打我?”莫闲哈哈大笑,“我本来准备捉住一朵红,现在看来不需要了,世间只念阿弥陀佛。”莫闲说着,眼睛往人群一扫,正落在一朵红身上,一朵红浑身似乎都僵住,浑身汗一下子下来。

    莫闲收回了目光,一朵红内衣都湿了,他才明白,自己落在有心人眼,不仅萌生退意,而莫闲却不管他,身子微微一振,身上铁链寸寸碎裂。

    执刑的衙役而没有反应过来,周正阳身子动了,大吼一声:“咄,贼子,吃俺一刀!”

    九环金刀一阵乱响,直冲莫闲的心灵,居然有**作用,这不是法器,但长年在周正阳的锻炼下,不知不觉形成了韵律,一声接一听,直入人的心灵。

    不过,这种**术对于莫闲来说,不起任何作用,莫闲笑眯眯的看对他,九环金刀化作一道金光,只斩向莫闲。

    莫闲右手伸出,大指和食指与指一扣,金光立止,刀被扣住。

    周正阳手腕一翻,但莫闲是何等力量,根本翻不动。周正阳当机立断,手一松,右脚进步,一掌向莫闲胸前打来。

    莫闲微微一笑,扣住大环刀,手微一拔,刀柄正敲在周正阳的曲池上,当即周正阳半边身子都麻了。

    这不过一刹那间的事情,周围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周正阳已经后退几步:“你不是一朵红,你是谁?”

    周正阳虽没有和一朵红交过手,但他听说过一朵红的功力,根本不可能到这个地步,是以他才说这话。

    “我当然不是一朵红,我不过是一个过路人莫闲。”莫闲说着把手一松,咣当一声,九环金刀坠地,“你的身手很好,已近道。”

    莫闲这么说,并不夸张,周正阳的确当得起他的夸奖,可是周正阳虽然接触到一些精神上玄妙,毕竟身体还在武艺范畴内,没有上升到武道。

    周正阳满脸沮丧,而太守更是满脸慌张,浑身发抖,而张别驾却眼珠一转,悄悄地放出了黑气,从地面向莫闲靠近。

    此时,外面的人群大乱,莫闲脱了铁链,外面的人就乱了,一朵红顺着人群也悄悄在往外移。

    而周围的衙役们,一个个手执腰刀,保护着太守,生怕莫闲骤起伤人。

    莫闲周边的一切都映在他的脑海,地面悄然逼近的黑气也在其内,他一抬手,手成爪状,凌空一摄,张别驾啊了一声,身子突然飞起,落到莫闲手,黑气迅速缩回,好像被禁祻一样。

    “我该叫你什么,天魔先生?”莫闲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阿弥陀佛,施主大闹公堂,做的有点过了!”衙外一声佛号,果燃出现在外面,走进了公堂。

    “大师,这个贼子意图谋反,快拿下他!”太守叫到,他见果燃来此,顿时抓住一根稻草。

    “大师,快救救我!”张别驾在莫闲手挣扎,也向果燃求救。

    “我过份,我一入城门,便被当江洋大盗抓起来,我再声明,我不是一朵红,他们不听,还于此审问我,大师,我被抓时,你不会不知道吧!当时你在哪里?”莫闲不客气地说。

    “施主,我因一点事来迟,让你受委屈了。”果燃说。

    “心口不一,和尚,你可犯了佛门戒律!”

    “戒律不是口说,戒之在行,因时而化,死守戒律,那是僵化执行佛门教义。那请施主放了张忠正别驾,你的问题,我可以帮你解释。”果燃双手合什,已来到莫闲身前,衙役们自动让开一条路。

    “不必了,我不想欠下什么因果,你横插一脚,却深得佛门精髓,欲使我欠下因果,虽然我不畏因果,这东西还是越少越好。”莫闲冷声说到。

    “那就请放了张别驾!”

    莫闲一听,笑到:“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张别驾对我横生杀意,他的心灵已被天魔控制,我封天魔,不让他乱咬人。”

    “你胡说,什么天魔!”张别驾急了,口不择言。

    莫闲从乾坤袋取出一物,张别驾一见,剧烈挣扎起来,莫闲将舍利子放在他的头顶,刹那间,舍利子光华大作,就听到张别驾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头顶上突然腾起黑烟,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

    天魔现身,一会儿变成张别驾的脸,一会儿变成果燃的脸,一会儿又变成莫闲的脸,千般脸相转换,无数种情绪转换,甚至在场的人个个感到或是富贵骄人,或是声色犬马,或是仙佛来迎,等等诸多幻象,在众人脑海展开,众人眼一阵迷惘。

    “咄!”果燃发出了清音,众人才醒了过来。

    “施主的舍利子从哪里来?”果燃问到。

    “一个老翁,撑什么生死竹筏,邀请我上他的竹筏,叽叽歪歪的说些不着调的话,我嫌他烦,请他入灭,他果然盘坐入灭,昧火焚身,就剩下一颗舍利子,就是这一颗。”莫闲说。

    “不想竹山才老友已得大解脱,施主得侍竹山老友涅槃,有大机缘。”果燃说。

    莫闲嘴角露出讥笑:“佛家大功德事之一,请佛驻世,我却相反,请佛入灭,你们佛教人,不把我骂死就不错了。”

    在场的众人看向莫闲,眼神都变了,如果说前面是害怕,现在是则是彻骨的寒意,这个人是一个狠人,居然请佛入灭,想到自己得罪了此人,不由心生出深深的恐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