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不等它落下,意念一起,将这枚舍利送入乾坤袋,那颗佛舍利,也随之送入袋,而张别驾却瘫了下来。

    在此期间,张别驾只觉自己好似分成两人,一人极恶,一人极善,恶念和善念交缠在一起,随着天魔舍利的形成,他感觉一种极度疲劳,身体上的疲劳,心灵却带着满心的欣喜。

    “善哉!施主此举有大功德,先前请佛入灭,也是为了此刻,非舍利不足克制天魔,善莫大矣。”果燃说。

    “你知道我不是为了救人,告辞!”莫闲说。

    “施主请慢,你因一朵红而受冤,不如抓住一朵红!”

    “老和尚,我之前是有这个观点,不过现在我改变了,我何别按别人布置走。”莫闲冷笑着看着果燃。

    “你既然不愿做,老僧只好勉为其难!”果燃笑到,好像莫闲没有冷笑看他一样。

    果燃将手一招,口说到:“该来的来,该去的去,大千世界一因果,众人都在其藏,都在罗网当藏!”

    随着似偈非偈,似诗非诗一段话,众人发现一个人走了出来,好像看不见其他人。

    一朵红偷偷地随人群跑了过去,他心泛起寒意,早知道就不来看热闹了,对方显然看出他来,往是赶紧走。

    走到一处街角,突然遇到一个和尚迎面走来,对他一笑,他没有留意,继续往前走,他不知道,在别人眼,他却折了回过,他不知道,他眼所见,已与别人不同。

    他麻木的走着,不知不觉间,走回了衙门口,此时,果燃念了一道似偈非偈的东西,一股波动从他身上逸出,莫闲说了一句:“装神弄鬼!”

    众人见一个陌生人走上堂来,正在诧异,果燃说:“一朵红,你能投案自首,还是知道王法的尊严。”

    众人一怔,因为此人和画影海捕上人完全不一样,正在诧异期间,一朵红也是一怔,清醒过来,再一看自己处于公堂之上,他一时忘了自己已易容,知道自己暴露了,当下一吼,从腰间抖出一款软剑,对着果燃说:“你这个和尚,找死!”

    手腕一抖,剑嗡的一声,炸出一朵剑花,飞身扑向果燃。

    果燃一笑,而旁边的周正阳也大喝一声,金刀一扬,九环相撞,叮当声响起,一朵红只觉头微微一昏,眼前似乎百相齐生,知道不好,用力一咬舌尖,口腔之,一股咸腥味充满了口腔,人立刻清醒过来。

    周正阳一刀已到,势大力沉,仓促之间,软剑一转,剑花罩向周正阳,完全是一付同归于尽的打法,他失去了先机。

    周正阳身体微缩,一剑以毫厘之差从他身边擦去,而周正阳手刀却一转,刀背转作刀刃,正劈在他身上,幸亏是刀背,但这一招,却将他的劲力完全劈散,软剑一下子抛出,人倒在地上。

    周正阳金刀指着他:“他脸上有人皮面具,他是易容的。”

    上来几个衙役,撕开他脸上的人皮面具,一个苍白而俊秀的面容露了出来,衙役对照着画影一看,欣喜的说到:“是一朵红,他是大盗一朵红!”

    莫闲一看,自己与他是有分像。衙役更狠,直接用铁链穿了他的琵琶骨,外面的人议论声大起,原来这是大盗一朵红,人长得是与这位壮士有点相像。

    莫闲冷笑地看了一眼太守:“现在分明了,老和尚,你早些出现,不是没有误会了。”

    “莫施主,不磨不成佛,你是有大福缘的人,不皈依我佛,可惜了。”果燃说到。

    “打住!什么孽深缘也深之类的话不要说了,我路已定,虽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执大道,何物可动我心?”莫闲说。

    “莫施主,你求大道,我佛也追寻大道,两者并不矛盾,甚至就是一回事,何别存在门户之见?”

    “我心没有门户之见,反而是你,心有门户之见,你以佛家为真理,却忘了大道是任何门派所描述都不全面,我只是一个求道人而已。”莫闲哈哈一笑,迈步而去。

    堂上的人,对他深怀畏惧之心,见他走来,不自觉让开路,莫闲长吟到:“

    我自同尘在,不想显赫来;

    奈何佛门催,心性在尘埃。”

    莫闲一路长吟,自己心性还是不足,虽说有外界的因素,但根本还在自己,佛门想度化自己,自己想和光同尘,却做不到。

    这使他想起《冲虚真经》的一件事,列子去拜见老师,在去的路上,别人对他恭敬异常,因为他一眼使人看出其高雅的气质,不由得不尊敬。老师说他不懂得和光同尘,经过修行,等他回来时,路上贩夫走卒,都与他争座,他真正泯灭于众人之,做到了和光同尘。

    莫闲反思自己所为,不断打磨一颗道心,这虽然与法术无关,但唯有道心透澈,万物万事才能在道心的观察下,做到万物于心显现,又不落于心,如寒潭映雁,雁来影现,雁去影空。

    果燃长叹一声,他听到吟诵声,双手合什,念珠在手,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不再说些什么,反而太守等人,意外见到一朵红落马,手正地高兴,连忙双手合什:“老禅师,多亏了你,才能抓到一朵红。”

    “阿弥陀佛,这不是我的功劳,是大伙的功劳。”果燃说。

    “禅师说的是,其周老英雄立了大功,还有在场的各位,我一定为你们向皇上请功。”太守说。

    众人立刻向太守表示感谢,唯有地上瘫着的一朵红,眼睛望着果燃,充满了仇恨:“老秃驴,我一朵红没有惹过你,连那个人都不管,你多管闲事,不得好死!”

    “一朵红施主,你不过是个起因,一个用来考验人的工具而已!”果燃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