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多少钱?”刘员外脸色变了,而他的老妻已骂了出来,个子女各有表现,刘义山心认为莫闲是拿他们开涮,脸色阴沉;而刘义岳傲慢看着莫闲,他是根本不相信莫闲有宝;刘义香则是一会儿相信,一会儿又怀疑。

    “最少二钱银子,多多益善!”莫闲冷然的说到。

    刘员外脸一会白一会红,他想给,又怕莫闲是个骗子,最后还是忍不住贪心,一咬牙叫到:“管家,给他二钱银子。”

    管家应了一声,从袖取出二钱银子,莫闲看都没有看,随手抛给了仆人刘,而欠他的工钱却是二钱。

    “莫先生,您这是?”管家问到。

    “欲取宝,先镇压,我钱不沾手,这钱是作为福气的引子,可惜了!”莫闲故作高深的说到,而刘家五人却各有表情。

    “先生,快取宝!”刘员外催到。

    莫闲微微一笑,说:“取宝之后,闲杂人等,均应回避,免得冲撞宝贝宝贝化龙飞去。”

    “知道!”刘员外连忙说到,对管家和刘还有丫环说,“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老爷!”众人回答,管家的语气有些不情愿,而刘却巴不得早些离去。

    莫闲一笑,从乾坤袋取出冰熊王使用的神兵宣花斧,宣花斧一出现,冷滟滟光华万道冲霄,千般瑞气罩地,只看得众人心动神摇,长达丈二,冰铜为杆,泛着金色,斧刃闪烁着宝光,更兼得斧头之上,有颗二颗灵玉为镇,动一动,霞光万顷,真是好宝贝。

    此宝一出,立刻振动不已,似要化龙飞去。

    “闲杂人等,速离此间!”莫闲一声轻喝,管家等只好离去,只剩下莫闲和刘家五人,刘家五人,眼睛都放在宣花斧上,虽是一件兵器,但它曾是冰熊王的神兵,重达二千多斤,大小如意,对凡人来说,当然是件难得一见的宝贝。

    “这是一柄斧头!”刘员外说到,“它有什么难得之处?”

    “当然,它曾是圣皇仪仗一件,称为圣皇斧钺,具有威镇八荒之力,非大福气,不得一见。”莫闲笑着说,他完全是胡说,众人一听,眼睛更是露出痴迷之色。

    “莫先生,此宝依仗我的大福气,才能一现,不如将他留在我府上,如何?”刘员外说,眼睛像粘在斧头上。

    “可以,但你们必须将他拿起,如拿得动,我就送给各位又无妨。”莫闲笑到。

    他此言一出,刘员外像猴一样,根本看不出是个养尊处优的人物,动作迅速无比,眼闪着贪婪的光芒,就到了斧子面前,弯下腰,一使劲,想把斧子拿起。

    斧子重达二千斤,哪里是一个凡人所拿得起,根本纹丝未动,哎哟一声,他的腰闪了,莫闲一笑,摇摇头,说:“可惜了,你拿不起来!”

    “老棺材馕子,看你平时吃得多,你的劲还没有老娘大,你让开,让老娘来!”刘员外的老妻骂骂咧咧,心很气愤,自己男人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她不管刘员外腰闪了,而刘员外眼看着宝贝,却不能到手,他眼只有斧头,不觉之间,贪求不能满足,反而将腰闪了忘记了,眼睛紧盯着斧头,不知不觉抱住斧头不放。

    莫闲暗处摇摇头,贪欲之气如此之盛,倒与一件旁门法宝相关,五欲迷神幡,取红尘五欲之气人入法宝之,据说此宝炼到极限,就是神仙也禁不起它一刷,仙体受污,从而坠入红尘。

    可惜此宝炼制需要材料甚多,许多材料莫闲都没有见过,如红尘之丝、****粉尘、贪婪之心等,这些材料除非修炼邪道的人,才有可能收集。

    “老棺材馕子,还不滚开。”刘员外老妻心头火起,嗔性大发,见刘员外死抱着斧头,一脚踢了过去,结果刘员外根本没有理睬她。

    她火了,不再问刘员外,上前抓住斧柄,使全身的力气,哎哟一声,斧头纹丝未动,莫闲心咦了一声,他发现似有一股力从房透出,直达她身上,是贪嗔痴转化而成的慧力,明显没有转化完成。

    莫闲神识一转,看见了在房间之,有着一件铜胎降龙木的木鱼,黄金做成的木鱼槌,放在房间的佛像前,佛像高约二尺,想不到,刘家居然拜佛,看来,刘所说是真的,刘员外果然信佛。

    但这股力量并不大,不足以摇动宣花斧。但莫闲却在其嗅到一种不好的味道,他原来所想,恐怕是不对的。

    他一进入刘府,感受到五人身上五毒深重,如果差一点修行人都禁不住,以为那位僧人因为此而把木鱼丢在府,现在看来,恐怕另有原因,那件木鱼显然是一件法宝,与莫闲所想的五欲迷神幡有异曲同工的妙用,利用五毒之气,使人道心蒙尘。

    一念及此,莫闲立刻警觉起来,他本来以为,五个凡人,翻不起大浪,现在看来,里面的水深着呢!

    刘员外的老妻恨恨踢了刘员外两脚,还不解气,此时,刘义山说话了:“你们两个年纪大了,不以筋骨为强,我年富力强,我肯定能搬起它,你们让开!”

    他上前,摆了一个架势,认为这是为他准备的,双足分开,马步站立,双膀一校丹田力,喝了声:“起!”

    斧子依然纹丝未动,“怎么可能,斧子不是应该随声而起!”刘义山不相信这个事实,在他的印象,世界应该随他的想法而转。

    “亲爱的哥哥,你不行,还得看我的!”刘义岳得意地说,眼露出上空一切的眼神。

    莫闲摇摇头,他早就知道,二千多斤的东西,五个凡人根本不能动其分毫,但各人有各人的表现,如果是常人,早就看出其不妥之处,但五人均被五毒蒙蔽了智慧,根本没有想到这点,所以即使失败,各自有各自的反应,却未想最简单的问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