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他根本拿不起来,他受到打击,却说:“这是迷眼法,一定是!”

    刘义香一听这话,立刻对莫闲说:“莫先生,是不是?”她带着怀疑的语气问到。

    她当然不会去他还是拿什么斧头,她怀疑一切,甚至怀疑自己,举止不定。

    “看来,你们都拿不起来。我早就说过,可惜了,我要镇宝的钱时,说到多多益善,可惜的是,你们都没有听清楚,只把了二钱银子,二钱银子,宝物有灵,当然你们拿不起来,虽然有大福气,却是可惜了,我还是去找下一家。”莫闲说,他的话只是一个借口,他可不想对五人负责任。

    此话一出,刘员外拍腿大恨:“你怎么不早说!”

    “宝物有灵,我要早说,就不灵了。”莫闲说。他心有话,本来就是骗你们的。

    “先生,能不能留宿一晚!”刘义山眼睛之凶光一闪。

    “为何?”莫闲说,莫闲知道他已生凶心,故意问他。

    “我们既然无缘这件宝物,想多留它一晚,好多一个晚上欣赏,这点小小的要求,莫先生该会满足吧!”刘义山说到。

    “也罢,我就在这里留宿一天,明天再走。”莫闲意味深长的说。

    晚间,莫闲也没收起宣花斧,依然放在客厅,莫闲却已回到房间休息,房间的灯已经熄了,他看着刘员外心疼得不得了,不为别的,只为那一点点灯油。

    在黑暗,实际上并不黑暗,客厅虽没有灯光,但宣花斧在黑暗放着光芒,光虽不强,但也将客厅照亮。

    刘家五个人围绕着宣花斧,用手摸着宣花斧,刘员外说到:“宝贝啊,明天一过,就看不到你了,叫我怎么能不伤心!”

    “我们干脆把他做了,斧子不是永远在我们家了。”刘义山眼露凶光说到。此话一出,客厅立刻静了下来,过了半天。

    “万一杀不死他呢?”刘义香迟疑到。

    “没有万一,一切都在掌控之,你不放心你大哥?”刘义山根本没有想到失败,他总觉得自己是英明无比。

    “你们杀了他,我就当听不见!”刘义岳傲慢地说,厅各人将自己的心态发挥到极限,莫闲在神识看到这一切,叹了一口气,五浊迷人,这般开始都赤裸祼的展现在莫闲的感知内。

    “我亲自动手,很简单,只需一碗毒药就成!”刘义山说到。

    过了一会,莫闲就听到敲门声,起身开门,见刘义山和一个丫环,丫环手端着一碗银耳莲子羹。

    “莫先生,晚间打搅了,我们给你送夜宵了,趁热喝了。”刘义山一脸笑容。

    丫环将碗放在莫闲的桌边,退了下去,莫闲拿起瓷勺,搅拌了几下,眼睛的余光看着刘义山,见他脸上露出了笑容,身上的痴毒气息暴长,颜色就要完全变黑。

    他放下了瓷勺,微微一笑,发现刘义山身上痴毒气息随之变淡,他明白了,而刘义山见他放下,又催促了一声,他脸一黑:“你们很想得到那件宝贝,很好!那就让宝贝送你归西!”

    说完,手一伸,在客厅之的那柄宣花斧陡然一声鸣响,化作一道寒芒,一声响,洞穿了墙壁,出现在他的手,丫环惊叫一声,莫闲手持大斧,就要一斧砍下。

    “夺”的一声响,在房间铜胎降龙木的木鱼无人敲它,居然飞跃而起,化作一道光华,墙壁似乎对他来说是虚影,一下子出现在莫闲的房间里。

    “夺”的一声响,挡住了莫闲的斧头,接着木鱼似乎长虹吸水一般,莫闲眼的五浊红尘气息如五道灰虹,投入木鱼之。

    “你总算现身,机关算尽,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操纵?”莫闲对木鱼说,而在一瞬间,刘义山醒来,回想自己所做一切,汗水一下子下来,莫闲看到痴毒消散,只有几缕,他的智慧总算恢复,自己居然做出这样的事。

    “施主既然看出,何不以慈悲为怀,救救这一家人!”一个虚影现身,手敲着木鱼,施了一礼说到。

    “你知道我最讨厌被人算计,不说清楚,你也不要走!”莫闲冷笑,不再理会刘家五人,刘家五人此时智慧恢复,一个个满是冷汗。

    “施主又没有落入算计,老僧赔礼。”

    “拿来!”莫闲手一伸,老僧的虚影苦笑,把手一松,木鱼飞起,落入莫闲手,原来剧情不是这样,虽然木鱼最终也是落入莫闲手,因为莫闲要脱出星球幻境,必须要用到木鱼,还有那二颗舍利。

    按道理来说,莫闲应该喝下那碗银耳羹,凡人的毒,对莫闲来说,根本不起作用,正当刘家五人高兴时,木鱼出现,暮鼓晨钟的一声木鱼声,接下来是莫闲出场,此时,空现出一篇经,刘家父子大悟,稍带莫闲受了感动,经受经的薰染,这才是正常的,不料莫闲根本不理会,直接动手杀人,让人措手不及。

    此时,刘家五人皆伏于地,莫闲到底心软,虽是幻境之,但人生之,什么地方不是虚幻。

    莫闲看了一眼老僧的虚影,淡淡的说:“你的说法呢?”

    老僧将手一指,一篇戒律和一篇经出现在空,紧接着投入五人心,在此过程莫闲也看见了,叹了一口气,说:“持戒能除贪,戒能生定,定力深厚,贪心不起,定力更进,能断灭嗔心,智慧显露,愚痴障除,正见正行,净化身心,因次第修,证果不远,解脱根本烦恼,能度一切苦厄;此法真实不虚,唯信之者自证。”

    老僧欢喜到:“施主此言不错,除贪嗔痴诸毒,只有戒定慧,由持戒律入,进入定,最终达到智慧显现,方是正途!”

    莫闲冷笑到:“佛门故弄玄虚,看你等都读过书,《礼记》读过否?”

    “读过!”

    “《礼记?大学篇》言: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与佛说法类同,而更近世俗!”莫闲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