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然他像有感应一样,扭头向右看,与此同时,莫闲也向右看,但莫闲很快就回头,不过是两个人为一件法宝相争。

    莫闲不留意,但于崇阿却注意了,因为琉璃净瓶本是观世音手所托,虽然这件琉璃净瓶不应该是观世音所托,但于崇阿不想它落到别人手。

    他说了句:“你们等一下!”便化作一道光华,突进了两人防圈,正巧智光上人身陨,于崇阿顺手接着了净瓶。

    居然有人虎口夺食,莫山紫立刻火了,手抬就是一拳,数十丈的青龙咆哮着冲向于崇阿。

    这一拳沛然不可敌,就算于崇阿功力大进,依然不可能抵挡,但于崇阿脚下白莲一闪,一步出了拳力范围,青龙咆哮着走空。

    莫山紫手往背后一抄,金刚剑在手,一剑向于崇阿砍去,很简单一剑,直接几无变化,但剑一出手,虚影暴涨,幻成一柄数十丈长的巨剑,所过之处,似乎空间都被切割开,剑未到,剑意已到。

    在那一瞬间,于崇阿似乎感到身体不听自己指挥,连抬手都不可能,只才明白,莫山紫斩杀智光上人的一剑是怎么回事。眼睁睁看着巨大的剑影向自己劈下。

    莫闲一见,心随意动,世界由实变虚,虚空之开始沸腾,刹那间,重重世界似乎无穷无尽,恒河沙数世界开始出现,一剑劈下,许多虚幻的世界纷纷破碎,但剑似乎变慢了,这是莫闲了悟法身后,勉强在此施展出一种手段,随心所化世界,这种大神通只在此处空间施展,出了这处空间,莫闲根本没有能力施展。

    世间本无物,甚至连空间都没有,只是法身一动,智慧光明所化作的报身,化成无数无情有情,由心而明,是谓化身,牵涉到前念已了,后念未生之际,电光石火之间,莫闲都不能将它真正化出,只是无尽的虚影而已。

    于崇阿陡然身上压力全消,好像刹那间自己夺回了自己,感觉到他与巨剑之间的情况,知道莫闲出手了,身体一晃,又一次消失。

    他刚消失,虚幻的无穷无尽的空间消失,莫山紫一剑又落空。

    “道友请住手!”莫闲喊到。

    “你们趁乱抢我的战利品,还要我住手,哪里有这个道理,要我住手可以,将瓶水给我!”莫山紫冷冷地回首说到。

    “道友为了甘露净水?”莫闲问到。

    “不错,宝物我并不在乎,但甘露净水关系到我的前途,我一定要得到它。”莫山紫说。

    莫闲明白了,于崇阿此时现身,说到:“瓶净水只能给你一些,莫闲道友也有份,此净瓶是佛宝众宝,我必须收回。”

    “可以,我要瓶成净水,少于成,我们兵刃相见!”莫山紫提出要求,他不呆,能不用武力得到,就不用武力得到,因为对方一共四人,其二人是高手,斗起来鹿死谁手还真的难说,虽然他的境界高于二人,但两人联手,情况真的难说。

    莫闲看了于崇阿一眼,于崇阿点点头:“行,就给你成,给莫闲道友成,依山尽和依依一人一成,剩下两层归我,怎么样?”

    莫山紫这才脸色缓和下来,口说:“大善!”

    能不用武力得到目的再好不过,于崇阿将甘露净水分割完毕,说:“莫山紫道友,你往什么时候地方去?”

    “我再寻找出去的路,告辞!”莫山紫显然不想与他们在一起,作为个人,他的武力可以说在众人最高,但对方四个人,人多势众,不如自己独自一路,目的已达成,就此分手,反而对自己的更好。

    莫闲见此,也没有挽留,任其离开。此时,于崇阿才向莫闲道谢:“多谢道友出手,不然,我怕已经身亡。”

    莫闲笑到:“不用谢,我出手也是为了自己,二人面对莫山紫,总比一个强。”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谢谢你。我们继续往前。”于崇阿说。

    四人又御起遁光,飞了有两个时辰,前方出现一座高台,不是高台,而是由天青石砌成的祭坛。

    在之前,众人并没有看见,好像突兀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祭坛前有一座牌楼,上面有几个篆字:拜佛台。

    莫闲与于崇阿对望一眼,缓步迈上台阶。登上拜佛台,才发现好像在拜佛台上看大佛,却正对着大佛安详的笑容。

    正对着大佛有着一张供桌,上面一个香炉,旁边有着香,于崇阿上前,抓起支香,用真火点燃,恭敬地上香,其他人依次上香。

    上香完毕,大佛笑了,眼睛微微一睁,眼射出两道金光,罩着了四人,莫闲刚想提防,金光已上身,莫闲这一刻感到安祥,面前结出一篇经:

    ……

    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我于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摩地。

    初于闻。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

    莫闲细细品味,这段经是从耳根入手,正是观音的法诀,观世音菩萨说自己从闻思修,入摩地。必须说明,观世音菩萨说的是从闻思起修,而不是闻、思、修的个次第。

    这是一部上乘**,从听觉入手,“初于闻,入流亡所”,常人闻声,心念顺声音而流出,神即随声外流,而它正好相反,听到声音,收回听觉机能,光返照,使心光内注,做到不出流随声,而入流照性,反听能听的自性,也就是用观智思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