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崇阿也认真的瞧着,不仅是他,就连依山尽和依依,也在观看。

    “莫兄,果然是妙法,此法诀可称为‘耳根圆通’,不愧为佛法**之一。”于崇阿叹到。

    “好一部‘耳根圆通’。”莫闲赞到。

    “就是,果然好法!”依依也赞到,正说间,经变淡,脚下摇晃,众人一看,大惊,不知什么时候,拜佛台开始崩塌,从飞出四道光华,直接裹住四人。

    莫闲随手一抓,手上多了张佛符箓,不知什么材质所制,符箓刚到手,就爆发出一团佛光。

    佛光爆出,眼前突现一个黑洞,将他卷入其,在进入黑洞之时,他的眼角余光到同样团佛光闪烁。

    莫闲脑一闪,看来人一样命运,转眼之间,身边景色一幻,再看四周,碧海蓝天,自己居然脱了出来,手符箓就要飞出,莫闲手灵光一闪,符箓安静下来。

    看来,这个符箓是以传送为目的,再看手佛符箓,光芒黯淡了许多,甚至有些地方出现了裂纹,拿在手上,却是透明的,材质如琉璃,却是软的,大概可以再用二次,该符就会报废,大概传送类符箓,用来逃命倒是好方法。现在身处何处,他极目远眺,看见数里之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依于通。

    他将佛符箓收了起来,一纵遁光,飞向依于通的方向。

    依于通正在东张西望,见莫闲飞来,大喜:“你也出来了,你有没有看见其他人?”

    “依山尽和依依不以及于崇阿不久前和我在一起,就在刚才,不知道传送到何处?你是怎么出来的?”莫闲问到。

    “我是得到一张佛符,佛符陡然放光,将我传送出来,我没有留意,让佛符化光遁走。你呢?”

    “我的情况也差不多,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还有我们在何处?”

    “那座岛我所认识,岛上有一个小水潭,此岛在我们进入的洞府东南方向有二十多里,现在岛在我们西面约四里处。”依于通看看天空的太阳说到。

    他这一说,莫闲对自己的方位有了大致的了解:“我们先上岛休息一下,不知于崇阿他们在何处,如果在二个时辰内等不到他们,我们干脆返回南诏国,我想他们也一样。”

    “就依莫道友!其实我和徒弟间可以用符箓联系,只要他们在附近百里范围内,但和于道友就不知他的什么地方,我们上岛,我试一下用符箓联系他们。”依于通说着,两人向小岛进发。

    到了小岛之后,依于通用符纸叠了两个纸鹤,口默祝,手一松,两个纸鹤飞起,向北方而去。

    莫闲却默坐于地,他的意识又一次联系上本尊,将这一阶段的情况与本尊作了沟通,特别是在佛法上的感悟。

    本尊在洞府之,默默睁开了眼,已经有好几年了,化身收获极大,许多东西都反馈到本尊这里,本尊也静极思动,自从松溪真人转世之后,提婆达多和幽冥教主好像都安分下来,特别是提婆达多,他的魔教并没有进一步扩大。

    莫闲感到他好像受了重伤,估计幽冥教主也一样,除了一些小事,几大派之间,好像达成一个协议,修行界迎来难得风平浪静。

    由于化身传来的武修给他很大启发,而他的**力量要比化身强得多,达到了十二龙的力量,如果全力发挥,直接移山岳,震大地,翻江海,他的符箓修行,已到最后一步,快到形成符诏,就差临门一脚,他决定出去寻找机缘。

    另外,他没有忘记阎罗殿,这是他的最大的执念,但他并不着急,阎罗殿,暂时还是不要动它,他明白,现在提婆达多只是暂时潜伏。

    他决定趁这段平静的时期,出去寻找几个弟子,他决定将武修法传出去,阎罗殿世间杀手组织现在莫闲已看不上眼,但数量众多,前期培养的人才只是针对低端修士的分量大一点,对世间武者虽培养,但数量极少。用修士去欺负世间杀手,不用说害处多,炼气修士对付杀手,虽然功力高于他们,但两者风格不一样,弄不好杀手会得手。

    最主要的是,修行界有个不成的规定,就是一般情况下,不对世间人动手。

    所以他得到了武修之法后,决定培养一批武修,只要他们达到炼皮层次,也就是世间高手,同时一身罡气虽不能外放,但也对法术有了一定的免疫作用。

    莫闲收拾好东西,告别了绿如,独自下山。

    不提本尊,再来说化身莫闲,在岛上呆了一个多时辰,两道遁光赶到,正是依山尽和依依,一见师傅,两人大喜。

    依于通问了一下情况,两人传送出来,没有抓住佛符,佛符化光飞走,两人相隔好在不远,很快就寻找到对方,却不见其他,正在商量之时,空飞来了纸鹤,两人一见纸鹤,知道师傅出来了,正在寻找他们,便跟着纸鹤,来到了小岛。

    至于于崇阿,他们并没有看到,莫闲说:“于崇阿应该没有事,我们在这里也不是事,还是先回南诏国再说。”

    依于通点点头,取出那艘海船,放于水,船体迅速变大,他们踏上归程。

    船在海上航行了一日,前方海水陡然如墙一样竖起,接着传来法力的波动,莫闲和依于通对望一眼,有数股法力波动,一股很熟悉,是于崇阿的,另外的带有妖气,他们却不认识。

    海水如墙一样,直压船只,依山尽和依依一见,脸色不大好看,他们法力不足以掀起这么高的波浪,他们立刻一拍船体,船体放出蒙蒙青光护住船体。

    莫闲一见海水越来越近,手往下一压,无边的水墙间一段陡然崩坍,变得风平浪静,而离船十几丈外,海水呼啸而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