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同情他们,帮助他们收了尸,此地习俗是人亡后日始下葬,但村一小半人家有丧事,事急从权,纷纷都入土为安,到傍晚时,这二十八人都已下葬。

    全村缟素,忧伤一遍,气氛很沉抑,莫闲被赵员外请去吃饭,赵家也有人伤亡。

    饭后,莫闲出了村庄,准备去铜头寨一探,刚出了村头,方源和方燕正在等他,见到莫闲,两人跪倒在地:“仙人,多谢你替我们父母报仇,我们兄妹俩谢谢你!”

    莫闲柔声说:“起来吧,你们也准备一下,我今晚去探铜头寨,如果明天早晨我还没有回来,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如果我回来了,你们就不必走了。”

    “仙人,我们没有地方去了,能不能跟随仙人?”两人磕头说到。

    莫闲认真打量两人一番,他倒没有以貌取人,两人资质都很平常,如果生于修行世家,说不定会走上修行路,但出身于普通百姓家,根本没有可能修行。

    莫闲摇摇头:“我四海为家,居无定所,带着你们,反而害了你们,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铜头寨,位于大鸿山余脉,一处叫卧牛峰的山头,易守难攻,山寨子外,机关众多,不怪铜头寨这么多年,都是能屹立不倒,甚至在官兵的剿下了,都能安全无恙。

    莫闲来到山下,并没有进一步入内,既然他的头目是修行人,那就按修行人的规矩行事,莫闲想到这里,手一动,取出一张空白的符纸,手在虚空一点,灵气向他手聚来,他直接以灵气在作墨,书了一张符,口一吹,符箓飘飘荡荡,似有风托住,向山寨飘去。

    叶周亲正在和川泽盱、白云遏在商量事,谈的事正是筹集粮饷。

    “李二虎他们怎么没有回来,他们是不是看上什么寡妇之类,今晚在赵庄过夜?”叶周亲皱眉说到。

    “大哥,李二虎这小子贪花好色,会不会误了大事?”白云遏说到。

    “我真怕李二虎出事,上次我们派去的二人,不是被杀了吗,小心为上,明天一早,我带一队人去赵庄。”川泽盱说到。

    “也是,明天早上你带二十几人,去赵庄,到时小心一些。”叶周亲说,正说着,外面飞进一物,荡悠悠的,像一张纸。

    人一惊,这是符纸,怎么回事?叶周亲手一招,符纸落了他的手。

    符纸一落到他的手,立刻传来一个声音:“听说你拳力可以断山,称为断山魔,我云游至此,想来,你修行武道,出来切磋一番!”

    “有趣,居然有人前来送死,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叶周亲说到,站起身,手的符一松,符箓飞起向外面飞去。

    “大哥,我们和你一齐去,也好有个照应。”川泽盱说到。

    “不错,大哥,现在晚上,防止有诈。”白云遏说到。

    “放心,能暗算我的人还没有诞生。”叶周亲说着手动了动,一支毒龙镖一亮之后,便已消失不见。

    “妙极,我们出去吧!”

    人边说,连忙跟上符纸。莫闲从符箓气机知道人一齐出来,但符箓却看不出人的深浅,所以莫闲只有两个方法,一是直接和他们见面;二是与他们隔空斗法,隔空斗法的危险性更大,落败的一方,不仅身体会受到损伤,而且精神会受到极大打击,甚至会跌落境界。莫闲干脆就选择见面。

    莫闲正等着人,人刚出现,莫闲眼立刻符箓转动,他要掌握人的实力,现在看来,根本不用担心,莫闲心长出了一口气。

    “是你用符箓将我叫出?”

    “不错,是我!我在赵庄歇脚,却不料遇到一伙强盗,想抢我的东西,我把他们结果了,他在临死前叫嚣着,说有什么个大王会为他报仇。我对此感兴趣,干脆找上门来。”莫闲说。

    “什么,你将李二虎他们杀了,真该死!”不等莫闲说完,叶周亲手一动,毒龙镖出手。毒龙镖,镖状法器,炉火祭炼四十九日,加入数种毒药,一旦镖,浑身皮肤发硬,一时刻之后,身体化为血水。

    叶周亲打出毒龙镖,以为大事已定,他曾经以毒龙镖暗算过数名修士,甚至有一位境界比他还要高,但有什么用,最终不是死在他的毒龙镖下。

    他一打出毒龙镖,却见莫闲面前多了一只花篮,一镖打入花篮之,如雪落大海。

    “好贼子,敢收吾宝贝!”叶周亲大怒,凌空一拳,空气似乎凝成一体,罡气结成一只猛虎,张着血盆大口就咬了过来。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莫闲说着,手紫竹仗一指,一朵白莲出现,挡着了猛虎,猛虎一头撞在白莲之上,轰的一声,罡气四溢,却不能越雷池一步。

    莫闲向前走了一步,众人一呆,莫闲这一步,居然到了叶周亲的面前,如鬼神一步,但莫闲却摇摇头,想来不太满意,手紫竹杖一下子打在叶周亲身上。

    叶周亲一愣,接着脸色大变,这一杖打下,标准是四大崩溃,用佛教说法,就是四大假合之身,突然受了一击,从根本上改变物质规律一样,细胞开始崩溃,连组成细胞的分子也开始崩溃,这就是紫竹仗的威能,凡被它打的东西,立刻四大分离。

    就这一下,叶周亲就突然崩塌,身体如灰土做的一样,一身本领根本没有得到发挥,就被莫闲一杖敲散。

    叶周亲一死,川泽盱与白云遏眼睛都红了,川泽盱悲叫一声:“大哥!”手上一点也不慢,无数蝙蝠从他身上飞出,黑压压一大遍,向着莫闲压了过来。

    与此同时,空气传来急速尖锐的啸鸣声,一条鞭影突然出现在空,向着莫闲抽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