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遏一鞭落空,但鞭子为什么落空,他想不出来,明明在那里,却像虚影一样,不用说白云遏,就连川泽盱也搞不懂,蝙蝠群往上一涌,却扑了一个空,明明就在那里,但眼看到,实际上什么也没有。

    莫闲在那一刻,发动了阴阳遁,凭他们的功行,根本摸不着头脑,但可惜的是,身处阴阳不测之,也无法攻击别人。

    转瞬间,莫闲脱出了阴阳不测的状态,这次出现在白云遏的身边,手紫竹杖递出,正打白云遏。

    白云遏只觉自己好像分崩离析,还没有弄懂怎么回事,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川泽盱的眼,看到的是白云遏身边出现一个人,随即一杖打在白云遏身上,白云遏就像叶周亲一样崩解,在短短的时间内,他的大哥和弟先后被那个神秘的人打得尸骨无存,他第一次感觉到恐惧,再也没有勇气再提报仇的事,大叫一声,蝙蝠又一次冲向莫闲,但他的身体却鬼魅般消失。

    莫闲随手一挥手杖,顿时朵朵白莲绽开,莫闲的身边成了花的海洋,蝙蝠一入白莲之,顿时啾啾的鬼声,化为袅袅轻烟飘起。

    太容易了,莫闲正感到奇怪,陡然脸色一变,不好,川泽盱居然逃了。

    他立刻闭上眼睛,神识如水一样铺开,却见川泽盱身形如烟,正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望向莫闲,眼充满了仇恨。

    莫闲神识铺开,查看了几遍,才确定那就是川泽盱,这倒引起莫闲的兴趣,川泽盱的功行只不过相当于道家筑基,但他这种匿迹藏形的本领,就是道家金丹期的修士都不可能发现,元婴期修士弄不好给他瞒过。

    这难道是鬼修的特长,莫闲现在肯定他是一名鬼修,得想办法将之活捉,看看能不能弄明白,不然以后遇到鬼修,对之不了解,难免会吃大亏。

    想到这里,他不看那块石头,眼睛故意望向铜头寨,身体飞起,投入铜头寨之,莫闲一走,川泽盱明显松了一口气,铜头寨是不能回了,看来是赵庄的人引来此人,对,不能放过赵庄的人。

    想到这里,他眼充满仇恨,恨恨地望了一眼铜头寨,扭过头来,准备去赵王,突然感到身边有些不对劲,再一回头,魂飞天外,莫闲根本没有走,正站在他的身后,手拿一条丝带一根东西。

    他大叫一声,刚想发动阴鬼遁,已经迟了,莫闲早已将那条丝带一样的东西祭起,这条丝带一样东西,就是葫芦藤所炼,平时束在腰间,系住葫芦,本身就是一件异宝,一出手青霞满空。

    川泽盱怎么能逃过这一劫,一下子被捆得结结实实,莫闲走了过去,在他前后心和头顶画了几道符,彻底镇住他的神魂,这才收了葫芦藤,开始审问他的底细。

    他眼冒出怒火,硬是不说话,莫闲摇摇头,将手放在他的头顶,思绪调整,两者波动一致,发动了搜魂**。

    原来,他们个人本是山强盗,后来杀了一个伤重要死的道人,得到一个乾坤袋,机缘巧合之下,里面居然有本书,一本是武修,一本是鬼修,还有一本是御宝诀,这本书莫闲估计是那道人无意所得,并不高明。

    人如获至宝,一人选了一样。但修行不是就得到一本秘笈就成,也是该他们踏上修行路,他们的修行后不久,在此山隐秘处,居然得到发现一个洞府,里面有具白骨,他们安葬后,获得了丹药,还有二件法器,一件是毒龙镖,另一件是蛟龙鞭,以及鬼修的另一本秘笈。

    人各取所需,并将铜头寨建立于此,那个洞府就在他们房子的脚下,从此,铜头寨威名大振,先后吞并了周围二股强盗,甚至官府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人都不算是修行人,感到占山为王很好,也没有心思外出寻道,倒是结交了几个修行人,见到修行人的残酷,干脆就在这里称王称霸。

    莫闲摇摇头,人与人就不同,个人大好机缘,却在此占山为王,作威作福,终于莫闲来此,将人一网打尽。

    莫闲一指之下,将川泽盱送入地府,对那个洞府,他有点兴趣,当下将蛟龙鞭收起,化作一阵风,进入铜头寨。

    虽然莫闲与个头领斗法,但由于在晚上,又在山脚下,并未引起寨子人的警觉,寨子人还不知道,他们的头领已经陨命。

    莫闲进入寨子,除了几个晚上巡逻的人,并未见其他人,对于这些小喽罗,莫闲没有眼看,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莫闲进入寨子,莫闲经过他们身边时,他们只感觉刮过一阵风,就没有其他现象。

    莫闲依照川泽盱记忆,进入洞府之,他一入洞府,就知道这是一个散修的洞府,因为洞府太简陋,倒是有个蒲团在洞府之,在石案上放着四本书,莫闲翻了一眼,便将他们收了起来。

    在洞府转过几圈,莫闲总感到一丝不对劲,在什么地方不对劲,明明洞府之什么也没有,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他想了想,站在央,不以目遇而以神感,渐渐捕捉到一股隐晦的波动,他一阵恍惚,见到一位癯瘦的老者,见到了莫闲,手一拱:“道友你好,我是方隐之,出门修行,已二百一十年,时光如水,忆起少年时,颇多感慨,不幸身负重伤,临死之前,特地留下神念和传承,希望道友能将我的传承继承下去。”

    这个道人自说自话,莫闲知道,只不过是一丝残念,根本没有自主性,果然,他说完之后,走到角落之处,飘身而起,手在墙角上一敲,又分别至其他墙角一敲,莫闲见到他的手法和敲击并不相同,石壁上方裂开了一道口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