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笑了,分别将各类介绍了一番,说:“那么,你选择哪一门?”

    “老师所学的是哪一门?”方燕问到。

    “我所学可以算是道修,其他各门也涉猎,特别是对武修,佛修更精通。”莫闲微笑着说,对方燕问不仅不反感,反而觉得这个弟子比她哥哥强,在自己不懂情况下,能懂得问清楚,思而后行,方源就差点。

    她想了半天,说:“我想学道修。”

    “那好,我传你《洞玄灵宝定观经》,此经存想灵宝天尊,修至极点,可以斩断过去和现在,掌握自己的未来,你先将这幅图看清楚,然后观想,如想像不出,开眼再看,又闭目存想,直至了了分明。”莫闲说着,取出了那张玉纸,交给了方燕。

    方燕接过了玉纸,看了一眼,立刻被吸引,又看看玉纸,说:“老师,这是什么纸?”

    “玉纸,用灵玉所制,刀斩火烧水浸都不会损坏,你从明天起,形意拳从以前的二个时辰减少到半个时辰,而存想灵宝,开始半个时辰,逐渐到二个时辰。”莫闲说。

    “是,老师。”方燕答到,眼充满了欣喜,莫闲没有允许他们喊师傅,要他们喊老师,明确告诉他们,现在他们只是记名弟子,只有真正弟子,才叫师傅,方燕感到高兴的是,老师终于传她道术。

    “方源,你既然喜欢武修,从明日起,你每隔一个月服用一颗精元丹,将大力牛魔拳熟悉,最起码炼到炼骨的层次,停止用精元丹,改名易筋锻骨丹,我再传你鹰蛇合击拳。”莫闲说。

    “谢老师!”方源说,他这个月以来,虽然每日奔波,但肉食就没有断过,练武之人,营养是第一要素,这点莫闲很清楚。

    莫闲静坐在火堆旁,方源和方燕也微闭双目,进行调息。

    莫闲陡然身体一震,睁开的眼睛,双目在黑暗射出近二尺的白芒,周身气机内含,原来如此。

    发生了什么,事关莫闲的本尊,本尊终于在符的基础上,形成了符诏,符诏是符箓的升级,符箓只要修行的人,都可以操作,它是自然的抽象,符者合也,符合天地者为符箓,而符诏则是在符箓的基础上,形成一种符箓心后又与外界相合,是自我意识和符箓结合体,带有自我意识,在周围形成了法域,可以号令天地,甚至可以封神的一种符箓。

    莫闲的本尊自从离开天随山,他诸神已现,符箓心已成,但符诏却迟迟未成,他出去的目的之一,就是寻找成就符诏的机缘,他已感觉到,他只差临门一脚,光靠打坐,已经不可能成就符诏。

    他出了天随山,向南而行,一路上,他又传了几人武修的技法,这些人当,一般都是江湖人士,大部分与阎罗殿有仇,他传下武修的种子。

    唐昧,临水少侠,曾得异人传授,使一口自在飞花剑,在临水一带,几无敌手,因听说阎罗殿杀手猖獗,曾杀上临水阎罗殿的分部,成功退身,名声大振。

    但后继的麻烦不少,遭遇五鬼追杀,仗着一手自在飞花剑法,退入大咸山的丛林,他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的自在飞花剑,据传授的异人说,特别适合在树林作战,身似绿叶轻风起,剑如飞花轻似梦。

    他身在树枝间,如星丸掷跳,倒有一种人与树林合一的情景,突然间,一道剑光从他身畔而起,似无边丝雨一样卷向一个树上吊着的影子。

    吊死鬼,十六鬼之一,一根勾魂索取了无数人的性命,喜欢将人用勾魂索吊死,正是追杀他的五鬼之一。

    剑雨一起,那个影子陡然消失,一条长长的勾魂索从头顶上套了下来,唐昧剑随身动,身体一缩,在空一个转折,身体擦着勾魂索斜飞向上,剑光细如丝雨,如梦如愁,已卷到吊死鬼的身边。

    从旁边伸出无数的青丝,是青丝鬼出手了,根本不救吊死鬼,直卷向唐昧的全身,唐昧如果一剑结果了吊死鬼,肯定躲不过青丝鬼的青丝。

    无奈之下,只得回剑自保,身畔后面陡然出现了追魂鬼,趁着唐昧前劲已了,后劲未生之际,一剑直取他的后颈大动脉。

    几下出手都是针对唐昧弱点,不是说他们配合无间,相反,根本没有配合,每一个人都是抓住唐昧的弱点,一击毫不保留,根本没将他人的生命,同伴的生命放在眼。

    眼看唐昧就要伤在几人之下,突然间,一阵狂风吹到,飞砂走石,这股风来得蹊跷,追魂鬼的剑眼看就要得手,陡然天昏地暗,对面不见人,真是见鬼了,在密林居然有这么大的风。

    等风停后,鬼再看,唐昧已经不见了。

    莫闲正坐在林一块石头上,唐昧在他面前:“多谢道长救命之恩。”

    莫闲微笑着说:“你是怎么惹上阎罗殿的?”

    “我是因为朋友说阎罗殿如何凶残,我找上了临水阎罗殿的分部,和他们打了一架,结果阎罗殿是一群疯子,追着我不放。”唐昧苦笑到。

    这是第一个主动惹上阎罗殿的人,莫闲心好笑,要在平时,他这种正义过剩的人,莫闲不太会理他,虽然,人类还是需要此类人,毕竟人是各种各样,百花齐放才是春,但他针对的是阎罗殿,而且,观他根骨,特别适合学武,正好化身传来武修之道,他应该是很适合。

    “我看你一身武艺很好,剑法深得个昧,我有一技,是武修之技,术成之后,崩山毁岳,你可愿意学?”莫闲道。

    “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我愿意学!”唐昧心动了。

    “你不相信,也罢,我显些威能与你看。”莫闲笑了,坐着没有起身,随手一拳崩出,空气顿时起了一种涟漪,一条青龙虚影出现,数百丈外的一座小山岳轰的一声,消失不见,尘土漫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