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虽没有专门练武修法门,但他自身有十二龙的力道,身体经过阴阳炼体术锻炼,这种法门比武修法门高明得多,所缺的只是一些运劲法门,而化身送回来的武修法门,不缺运劲法门,莫闲早已融会贯通,他坐在这里,以形意拳的崩拳发出了这一拳。

    这一拳只用了一龙的力道,形成罡气将一座小山头完全抹平。

    尘土渐落,数百丈外的小山头已然不见,唐昧猛然跪下:“师傅在上,受弟子唐昧一拜!”

    莫闲等他把头磕完,这才发话:“起来吧,我收下你这个徒弟。”

    唐昧毕恭毕敬地磕完了头,站在一旁,莫闲笑了:“我有一门拳法,唤作大力牛魔拳,,此拳违背常理,不知其关窍,偷学它的话,人会炼瘫炼废,若知其关窍,威能冲天,你且听我道来。”

    莫闲从莽牛撞角讲起,一共十八式,难度逐步加大,从炼皮入手,到炼骨而止,每一步都有药水洗身,功成得九牛之力,这九牛之力,并不是世间的牛,而是上古夔牛,九牛之力,足以将一座小山驼走。

    唐昧只练了式,就感到浑身皮肤都绷得好像不是自己的,莫闲笑到:“不要着急,先将这颗丹药吃了,要是没有药物洗身,你是练不下去。”

    说完,拿出一颗金红色丹药,唐昧一口吞下,顿时感到身体像起了一团火,一点也不烫人,热力到处,麻木的皮肤好像突然有了活力。

    “师傅,这是什么药?”唐昧问到。

    “这是精元丹,能增强你的精气,可惜有点不对症,你得配一些药,用来洗身。”莫闲说完之后,口述药方,唐昧急忙记下,开始的药方,世间药店之,就能配得齐。

    莫闲出了树林,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的机缘就在临水,但在什么地方,他的灵感并没有告诉他答案,他反正不着急,顺便培养一个武修人才。

    他一路上过来,已有数人传授了武修技巧,这些人都是以前他曾经指点过,现在已成为对付阎罗殿的一把利器,他已完全退到幕后,阎罗殿的世间组织为此伤透了脑筋。

    一个身着道袍的人和一个青年少侠打扮的人走进了临水镇。

    “师傅,我们去镇上唯一的一家武馆作客,不要住客栈,如何?”唐昧问到。

    “好,就依你,那家武馆的馆主叫什么名字?”

    “叫铁鞭断南山林胡,是我父的一位生死之交,武艺高强。”当说到武艺高强时,想起了莫闲那毁山崩岳的一拳,不觉一僵,“当然在师傅眼,不值得一提,为人仗义,我到临水镇一般住处在他家,他家地方大得很。”

    唐昧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不觉来到武馆门口,上书“威远武馆”,唐昧介绍到:“林胡本来是开镖局的,后来厌恶了江湖生涯,便开了武馆为生,家生有一子一女,长子林振,次女林影,均在世人眼,武艺高强。”

    进了门,有十几个人在院子时练拳,莫闲看了一点,点点头,他们的基本功都比较扎实,在他们面前是一位长身玉立的年轻人,正在纠正别人的错误。

    见两人进来,他停下拳脚,欣喜叫到:“唐昧,你怎么来了,听说你前些日子去闯阎罗殿的分部,我们都为你担心,阎罗殿不是那么好惹的。这位是?”

    “我来介绍一下,莫闲,我的师傅,这位是林振,铁鞭断南山林胡的儿子,伯父在那里?”

    “久仰!恭喜莫师傅得了一个佳徒。”林振客套的一抱拳,看莫闲很年轻,并没有多引起重视,“我父他在后院,我妹妹也在那里。”

    莫闲不以为怪,因为两者相差太大,高飞天上的雄鹰怎么会理睬地面的蚂蚁,当下一抱拳:“久仰!”

    唐昧一皱眉,偷眼看莫闲并没有生气,微笑着说:“好的,我去后院拜见林伯父。”

    林胡的家的确大,前后进,占地很广,分为前院、院和后院,院之,莫闲看到,两边有廊,陈列着各式兵刃,院子显然是练习器械的地方,穿过院,走过一排房子,到达后院。

    一个四五十岁的人坐在椅子上,在他身边,一位妙龄少女站在他的身边,还有几个人,看来是他的入室弟子,相比较起来,两代人年龄相差有点大,这个世界,一般男子十八岁就已结婚,不知林胡是晚婚,还是晚育。

    唐昧一进来,林影眼睛一亮:“昧哥,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影妹,我挑了阎罗殿的分部,谁叫他们对影妹口花花。”唐昧自豪的说,这句话,让莫闲恍然大悟,我说他怎么去惹阎罗殿,原来是为女人,这小子也不傻,但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有他哭的时候,不过,他无意走上这条路,不好好利用,真对不住自己。

    “林伯父,我父亲向你问好。”唐昧说。

    “不要多礼,这位是?”林胡眼睛望向莫闲。

    “他是我新拜的师傅莫闲。”

    “莫闲,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林胡说到,“莫师傅,你是一个道士?”

    “不错,我是一个道士,见过林师傅。”莫闲拱手作礼,林胡也站了起来,对于莫闲他感到有些熟悉,因为江湖上在许多年前,曾有一个碎剑莫闲,后来就听不到他的声音,他没有将他们联想到一起,林胡也拱手为礼。

    “我这个侄儿很调皮,身手不错,烦劳莫师傅教诲!”

    “他的资质很好,我也是见才喜欢,正好闲着无事,传他一些拳脚。”莫闲笑到。

    “看你年纪轻轻,怎么能做唐昧兄弟的师傅?”旁边一个人说到,莫闲微笑着看着他,就这几眼,他看出来了。

    莫闲智慧何等厉害,自从脑神泥丸出现,已做到知微见著,修行人到莫闲这个层次,智慧上讲都超越凡人不知里许,他遇到了吃醋的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