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跟着,就跟着吧,但跟你约法章,如见到什么奇怪的事,不准说出去,你能做得到吗?”莫闲眼睛看着林影说。

    “做得到。”林影答应的飞快,只要允许她去,其它的事都不在话上,何况还有一个唐昧,她完全信任唐昧。

    个出了武馆,在镇子的东南角上,有一座矮山,在面临水,这就是临水神庙所在,庙并不大。

    莫闲还没有到近前,就看到一股青黑的妖气如同华盖一样集于庙宇之上,但其却夹杂着一道红白色的香火之气,这是神道气息,莫闲在典籍看过,从望气术上说,白气级别最低,向上依次是红、黄、金、紫等色,代表位业的高低。

    山川正神,一般气色为红或黄色,但此河伯白红色,证明位业并不高,这点并不出乎莫闲的意外,但妖气却占了大多数,就是妖物成神,也会在河伯正神的符诏之下,妖气转化为神光,但是这河伯却妖气冲天同,这是怎么回事?

    莫闲感到不解,当然,这付景象只有他看得见,他刚想走上山去,却见河边一条红锦鲤鱼张着嘴,朝他吐出一番气泡,他眼光华一闪,转身向这条鲤鱼走去。

    林影也看到这一幕,口叫到:“好大的一条鲤鱼!”

    莫闲手一动,悄悄画了一道符,这人就此消失,而唐昧和林影却没有发现,以为周围一切都常。

    莫闲走到河边,眼睛盯着那条锦鲤:“汝是何人?”

    唐昧和林影愣住了,莫闲怎么对锦鲤说话,那条锦鲤不仅不怕人,反而腾起一阵水雾,化身成一个女子,娉娉袅袅,对着莫闲就跪了下去:“法师救命!”

    唐昧和林影看着这神话的一幕,完全傻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一幕,虽然他们听说过一些传说,但亲眼所见,却是第一回。

    莫闲扶起她:“有事慢慢说,你可是水府人?”

    “我正是水府人,以临为姓,是临水河伯的女儿临清涟,求法师为我做主,诛杀妖龙元歧龙。”临清涟说。

    “你怎么知道我来?”莫闲问到。

    “我的父亲托梦与我,说今日有法师来此,要我来求你。”

    “你父亲是怎么回事?”

    “我父被妖龙所杀,符诏也被夺,我因为美貌被留下,他们倒行逆施。”临清涟说。

    “河伯娶亲是怎么回事?”莫闲问到。

    “那妖龙性淫,自从夺得我父符诏,融入自身,登临河伯之位,便降下神旨,一年需娶一个新娘,那些新娘只不过数日,便受折磨得濒死,要是死了还好,不然就被他吞吃,过去的庙祝都已经被他所食,新的庙祝都是一群巫师,和他狼狈为奸,我今天趁妖龙入定练功,偷偷的出来。”临清涟说。

    “原来如此!”他心还是有些不解,“那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等河伯娶亲那日,漩涡现,你将此针用真气击发,打入那漩涡。”临清涟从身上拿出一枚针,此是骨针,隐隐有磷火花纹出现,莫闲收下,临清涟又拜,接着退入水,消失在碧波之下。

    莫闲手一动,河岸边出现了人,唐昧和林影目瞪口呆,唐昧说:“师傅,你是修道人?”

    “不错,我是一位修行人,不过偶尔游戏人间。”

    “那么你传我的大力牛魔拳是一门道艺?”

    “可以算吧,那是以武入道的功法,当你到炼骨阶段,可以短暂行空,如果到了炼神阶段,那就完全以武入道,御气行空,拳出毁山崩岳,威能无二。”莫闲淡淡的一笑。

    “那我能不能练?”旁边的林影眼见莫闲这么神奇,心很想学。

    “道不能轻传,我和唐昧合有师徒缘分。”莫闲脸色一正说。

    林影大失所望,唐昧在一旁使眼色,莫闲装着没有看见:“唐昧,你不要妄想传给林影大力牛魔拳,她不适合修炼大力牛魔拳。”

    此话一出,将唐昧的一点心思点出,唐昧好似一盆凉水浇了下来,垂头丧气的说:“是,师傅!”

    过了一会作,唐昧见林影情绪不高,涎着脸对莫闲说:“师傅,你就收下影妹!”

    莫闲叹了一口气说:“我不传她功夫,她倒是一身幸福,如果传她功夫,她这一辈子恐怕会颠沛流离,人的福气是有限的,你还要我收她为徒吗?”

    “这~”唐昧迟疑了,他不知道莫闲是说实话,还是恐吓他。

    “师傅在上,弟子林影给你磕头了!”林影一听,立刻跪了下来。

    莫闲又叹了一口气:“这是你所选择,你先发誓,我传你的东西,父母兄弟不得传,二十年后,可以收徒,在此之前,不得透露半点,能做到吗?”

    “能做到,师傅!”林影发下誓言。

    莫闲说:“你不适合大力牛魔拳,我传你一套剑法,此剑分为形剑,气剑和飞剑之道,最终能练就一口剑气,出入青冥,斩妖除魔,你需知,如果传人不慎,祸及五祖,不得不慎。”

    说着,便手一点她的额头,一点青光进入她的脑海,她一看,是一篇完整的功法,大喜,又磕了一个头。

    “好了,起来吧!此事连父母都不能说,包括拜我为师的事,你家将有一场大难,你要好好练功,大难来时,你可以去找左铃等人。”莫闲拿出信物,将左铃所在地点告之林影,他所说并不是推算出来,而是依据智慧所得,唐昧为林影冲冠一怒,得罪了阎罗殿,阎罗殿迟早会找上门来,所以莫闲提前布下了一颗子。

    当然她和唐昧都不知道,莫闲说:“我们先去河伯庙看看,真是有趣,一个妖龙得到了河伯的符诏,却依然妖气冲天,临清涟也不简单,居然将我算在其内,她倒是好胆!”

    唐昧和林影一愣,莫闲已迈步向着河伯庙而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