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好像是石针,不对,是骨针,师傅,有什么讲究?”林影问到。

    “这是一根骨针,是取女子头顶一点精骨所炼,头顶属阳,但骷髅属阴,而女子死时,阳气已尽,转化为纯阴,这根针取了九个苦命的女子精骨所炼,女子精魂不得解脱,化为冤火在此燃烧,所以,你们看,针上有九道淡淡的磷火纹,一旦催化,九个阴魂化作孽火,纵是妖龙,恐怕也会魂飞魄散,而施法人也受到反噬。”莫闲说到。

    林影一下子将手缩回去,好像莫闲手不是一根针,而是毒蛇,唐昧说:“师傅,你该怎么做?”

    “这九个女子,恐怕就是九个新娘,我当给她们讨回公道,除掉妖龙,而河伯之女,居然炼制如此阴毒的九阴百骨针,还来计算我,我不显些手段给她看,以为我是好哄骗的,临水不需要河伯,那些巫师也该入九幽。”莫闲淡淡的说。

    “师傅,那这根针怎么处理?”林影问到。

    “等我回去,将她们超度了,杀一个妖龙,还用不到这根针,临清涟太小看我了。”莫闲说。

    他们说着,走到了庙了前面,庙香火很好,莫闲若有所思的看着神像,见神像上凛凛的光辉,妖气与神光相合,他一时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庙祝见莫闲看着神像发愣,他认识其两人,林影和唐昧,但并不认识莫闲,莫闲一身道袍,庙祝一皱眉:“这位施主,进入庙,为何不拜神?”

    “妖孽而已。”莫闲淡淡地回了一句。

    庙祝脸色一变,刚要将人骂出去,口才张开,还没有发出声,莫闲猛然抬头,目光之,似乎有大恐怖,他一下子陷入其,满脸慌张。

    莫闲说:“走吧,等河伯娶亲再来!”说完,就走了出去。

    林影和唐昧也哼了一声,他们自从知道真相后,对河伯就很不待见,也不烧香,扭头就出去。

    等几人走远了,庙祝才醒了过来,他回想起刚才一瞬,心只当了暗算,忙在河伯面前祷告。

    “唐昧,你去干一件事,查访一下,今年河伯的新娘选的谁,将操办者是什么人给我打听出来。”莫闲说。

    “师傅,管他是谁,干脆给他们一个。”唐昧说着做了一个手切的动作。

    “你看着办,不过,此事恐怕不简单,决不是一个人,恐怕牵连甚广。”莫闲说,给河伯选新娘,已经有多年,甚至形成了一个利益链,当地人也习以为常,除了被选的女子及家人。

    “牵连甚广?我最看不惯这些人,死不足惜。”唐昧说。

    莫闲嘴角露出了笑容,别有深意看了身后庙宇一眼,他虽然没有做什么,但庙祝肯定心恐惧,今天晚上说不定河伯会兴风作浪。

    回到武馆之后,一切都安顿好,林胡特地设宴招待,饭后,唐昧也进行了药浴,各人忙各人的事。

    莫闲回到房间,静静地盘坐,他并没有入定,他知道不出意外,今晚上会不平静。

    转眼间,到了深夜,夜交二更,只有打更的人还没有睡,其他人都已入睡,莫闲依然坐在那里。

    一阵阴风起,有妖气逼进,来了,莫闲精神一振,刹那间,周围的一切都投入他的心灵,门外有二个妖物,一个独脚蹦着,是一只虾精;另一个横行无忌,却是一只蟹精。

    两只妖物透过门缝望里看,门突然开了:“我在此等候多时,你们可是河伯派来的?”

    那只大虾一蹦,手持虾枪,望着莫闲就是一枪,莫闲伸出一只手指,轻轻一指,明明手短而且后发,却出人意外点在虾精身上,而虾枪离莫闲还有二尺,间时空错乱的让在一旁的蟹精看到这一幕,令他难受得都要吐血,就看虾精已倒在地上,失去了生命。

    蟹精一看不好,已经迟了,从莫闲的臂膀之上,飞出一道淡淡的红光,其有玄黄之色,他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身体已经被捆住,现出了原形。

    “你不能杀我,我是河伯派来的。”螃蟹虽现出原形,但口吐人言说。

    “你们来杀我,我却不能杀你,你以为你是谁,河伯手下有几个人,实力怎么样?”莫闲开始审问。

    螃蟹刚要回答,突然空乌云翻滚,从云伸出一只龙爪,莫闲看见爪分四趾,直向螃蟹抓去。

    莫闲哼了一声,抬手一指,这是一指头禅,气象万千,冲着爪心点到,轰的一声,龙爪应声破碎,其黑光一闪,不好,莫闲再看时,螃蟹已经横尸当场,那一点黑星想走,莫闲哪能如它的意,食指和指上灵光闪烁,凌空一夹,将那点寒星夹住。

    原来是筷子长的一根龙须,在莫闲的指尖扭曲着,莫闲手往上一抹,龙须陡然安静下来,莫闲抬头,眼寒芒一闪。

    在临水底的另一处空间之有着一座水府,妖龙元歧龙斜躺在宝座上,头枕着临清涟的的丰满的大腿上,在他面前,悬挂着一面青铜宝镜,这面镜子里正是莫闲一指毙了虾精,用缚龙索将螃蟹捆住。

    元歧龙猛然坐起,腮边一根龙须脱落,他伸手抓进了镜子,镜面如水,泛起的波纹,手消失在镜子。

    同时,那根龙须也进入镜子,实然,龙爪猛然缩了回来,正是莫闲一指点在他的掌心,他不得不退出。

    他没有留意,他身边的女人一见到莫闲,眼睛放光,不过很快就掩藏了表情。

    正在他手退了回时,莫闲猛的抬头,正看着虚空,但在镜子,莫闲出现在镜子上,双目发射出厉芒,青铜镜陡然一阵波动,元歧龙闷哼了一声,镜子还原,一切都消失。

    元歧龙脸上显然不好,内丹出现,光华一闪,元歧龙的脸色迅速恢复,手边的一个玉杯摔在地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