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一个小小的人间修士,居然敢杀我大将,执我符诏,水漫临水镇,令镇上人交出那个莫闲!”元歧龙真的怒了。?〔{

    “不可!大王。”临清涟急了,连忙说到。

    “美人,怎么了!”

    “大王,臣妾一时冲动。”临清涟急忙跪下,“用符诏无故水,现在又不在临水的汛期,恐怕业力不小,我替大王作想,大王如果坠了位业,那就不妙了。”

    “哈哈,美人请起,这点我早就想到,当初得到这个符诏,我就将它寄于龙珠之内,我自身并没有多大关系,河伯虽好,就是不能随心所欲,我将之寄于我颌下一颗龙珠之内,如有反噬,龙珠代我承受。”元歧龙哈哈大笑。

    “大王,就是龙珠代大王受过,但龙珠为龙族秘宝,受伤了也不好。”临清涟眼波一转说。

    “没有事,这颗龙珠不是我的,我也是运气好,才得到了这颗龙珠。”元歧龙说,说到这里,陡然打住,眼睛狐疑的问着临清涟,“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临清涟一听暗暗叫苦,眼珠一转:“大王,不是你的说么,我可没有问。”

    元歧龙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听到这话,回头一想,也笑了:“美人,是我多疑了。”

    临清涟哼一声,使了小性子,故意不理睬他,他连忙哄临清涟,临清涟这才笑了,心更加小心。

    哄好了临清涟,元歧龙回过头:“给庙祝托梦,让他们把那个道人抓来!”

    而莫闲看着眼前二具现了原形的虾和蟹,手一伸,桃都真火起,两具妖尸迅缩小,化为两颗精元丹落入掌,而那根龙须则被他临时洗炼了一番,使龙须真正成了无主之物,这才将它收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刚吃过饭,听到外面乱哄哄的,林胡道:“什么事,怎么乱哄哄的?”

    一个家人匆匆地进来,对林胡说:“外面的是河伯庙的庙祝,说莫道长得罪了河伯,要将莫道长抓去河伯庙是问。”

    林胡怒了:“那帮河伯庙的庙祝敢到我武馆一闹事,反了他们,来人,操家伙!”

    “林兄,请慢,我听说他们给河伯娶亲,我没有找他们,他们倒找上门来,老虎不威,他们把我当作病猫,本来准备过些日子,待河伯娶亲,去会会他们,既然来了,他们也是恶贯满盈,今天干脆把事情都解决了。”莫闲也怒了,他虽然怒,作不会因为怒火而蒙蔽本身的理智,在这一刻,他反而处于绝对冷静。

    自从听说河伯娶亲的事,他就给河伯及他的帮凶们判处死刑,特别是昨晚两个精怪来此作怪。

    莫闲起身,唐昧说:“师傅,我和你一齐去。”

    “我也要去!”林影说到,林胡也站起身,他的弟子们也纷纷手持兵器,跟随着莫闲出了门。

    迎面见一帮神官,一个庙祝,其他数人手执刀枪,旁边有人远远的看着,神情明显有畏惧之色,莫闲一皱眉,他没有想到,此处河伯庙居然这么猖獗,说拿人就拿人。

    他身边显然不是庙人,而是当地乡绅的守护庄园的庄丁,看来,此地的乡绅肯定有人在背后支持,不然不会这样,民间有个规矩,民不告,官不问,说什么这是无为而治,即使出了人命,只要不惊动官府,官府也不会过问,因此,在民间,家族宗法力量远强于官府的力量,官府也会通过乡绅征收税赋,组织劳役。

    庙祝一见莫闲出来,高声喝到:“莫闲,他就是莫闲,敢于亵渎河伯的罪人,给我拿下!”

    周围的人一见,脸上露出不忍的神色,以前也有过一个外地人,因为亵渎河伯,被庙祝带领一帮人投入临水之,临水之出现一个漩涡,便再也没有上来过。

    庙祝可是有神通的,他们看见过,乡民不知道,所谓的神通,不过是借河伯的力量而已。

    “谁敢动我的师傅!”唐昧跳了出来。

    庄丁们刚要上前,见唐昧很凶狠,一时也有些畏缩,庙祝冷笑到:“一个凡间武士,居然敢替人出头,你给我躺下!”

    说完,手一指,在莫闲的眼,见一缕水光浮现,直奔唐昧,莫闲一笑,凭唐昧几日来的练习大力牛魔拳,这点东西难不倒他。

    唐昧见庙祝一指之下,身体陡然一沉,好像进入油,连呼吸都困难起来,连忙一振身体,骨骼一阵暴响,皮肤绷紧,听到一声轻响,好像有什么破了,身体立刻恢复了自由。

    “怎么可能,你单凭蛮力,竟然破了我的神术!”庙祝身体一摇,吃惊地看着唐昧。

    莫闲将手一拍唐昧的肩头:“唐昧,你放心,他不过借用那个妖物的能力,并没有什么了不起,那些庄丁交给你了,给我查出背后的主儿,这个人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平时狐假虎威,他的报应到了,死后该下阿鼻地狱。”

    “莫闲,你放屁,亵渎的神灵,还在这里大放厥词。”庙祝手一指莫闲,空出现了一根水绳,这回不是无形,而是真实的出现在众人眼,呼啸着套向莫闲。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莫闲一声冷笑,根本不理睬这根水绳,手凌空一抓。

    那根水绳一碰到莫闲身边的灵光,当然,众人是看不见,但水绳的表现却看得清清楚楚,只见水绳刚接触到莫闲身边一丈,突然保持不住水绳,散落成无数水珠,却进不了莫闲身边一丈。

    庙祝一愣,突然一股大力将他提起,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掐着他的咽喉,他都不能呼吸了,脚离开了地面,拼命地挣扎。

    就在这时,临水边起了乌云,一路向莫闲铺来,元歧龙终于坐不住了,河水开始暴涨,水漩涡出现,莫闲脸色一变,对于操纵河水,他倒不如河伯方便,随手一送,庙祝手舞足蹈着飞了出去,直砸那个凭空生成的漩涡,从武馆到临水边,足有里许,莫闲手只轻轻一送,庙祝就如腾云驾雾一样直飞而去。

    “废物!”河水腾起一朵水花,将他接住,同时传出一个声音,但异变突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