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水花才接住庙祝,庙祝的身体陡然暴涨,轰的一声,彻底炸开。∷,

    “废物”刚出口,庙祝就炸开了,如同一颗炸弹爆炸,众人都不有想到,刚看到河水之乌云冒起,河水暴涨,眼看就要漫过堤坝,众人虽隔得远,见此情况,立刻拼命逃生去,就是林胡那一帮人,也相顾失色,这时,庙祝轰然炸开,刹那间,河水一滞,乱流涌起,乌云散乱,呯然落回临水。

    莫闲一步迈出内已到河堤上,口冷声宣到:“身为河伯,不思百姓之奉供,荒淫无道,更要血食,是为邪神,不保黎民,反与世间庙祝相勾结,与乡绅狼狈为奸,是为淫祭,我今天在此,为民除害!诛杀河伯;吾之弟子,诛杀为虎作伥的巫师乡绅,特立此誓!”

    语音一落,元歧龙暴跳如雷,他轰然现身,临水之,水面暴涨,高出堤坝,间现出无数虾兵蟹将,雾气缠绕,掀起大浪,眼看就要突出堤坝。

    莫闲冷笑一声,口一张,一道黄气喷出,含一图,山岳真形图,此图一出,立刻沿着河堤漫延下去,其长不知里数,有崇山峻岭,万山真形,摄于一图,只是莫闲用来合脾神常在一宝,含星河神砂和八宝功德泥,脾神常在,随宝现身,一遍黄云裹定。

    水势立止,元歧龙再兴风作浪,但都被山岳真形图阻住,水不能出河道一步。

    “臭道士,我一介神灵,岂是你能想像!”元歧龙现出原形,却是一头形似猪婆龙的怪龙,一声长吟,颌下龙珠化为河伯,符诏现于顶上,一条临水似乎听到符诏的召唤,河水一变,符诏光芒照处,好像河水有意识一样,水剑纷纷涌起,而一条怪龙在其,妖气大盛。

    当他符诏一现,莫闲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河伯居然是他的龙珠化身,怪不得莫闲用望气术观察他的神庙时,妖气和白红的香火神气一起,他并没有全部合符诏。

    莫闲哼了一声,鼻喷出一道剑光,这是他的阴符剑,也是他合肺神的宝物,虽然是五行宝物最弱的一个,但长期得肺气所养,剑出之时,分成数道,只一卷,那些虾兵蟹将就已被斩成二段。

    而元歧龙的真身喷出一道真罡龙气,护住身体,加上他本身的鳞片坚愈金刚,居然敌住阴符剑,阴符剑尤如幻影一样,不断盘旋飞旋着,和龙体相互交击,发出串串火花,一时竟不能击杀他。

    符诏一现,顿时神威如狱,莫闲第一次与神交锋,没有想到,神之所在,一切都由符诏形成一种特殊的领域,含黎民的念头,莫闲感到符诏威能很是奇特,各种手段,只要进入符诏的范围内,被符诏层层的念头所消除,神果然是与仙不同,不剥夺他的神位,打落他的符诏,恐怕杀光不死他,自己困在这一步,想形成符诏,却不能形成,如果符诏只是神的身份的显示,那么其他修行人,如松溪真人就有符诏,幽冥教主的符诏莫闲是见识过。

    莫闲边打斗,边思考,他思维分成数十份,每一份都在试验各种可能,符诏可由天庭册封,但临水的河伯可能不是由天庭册封,而是由朝廷册封,那其含有民心,但松溪真人和幽冥教主的是怎么回事?

    还是把他拿下再说,想到这里,他的身边现出一株桃木,肝神龙烟御桃木出现,桃木见水就长,镇住了符诏,只要一瞬间就行,符诏定住那一瞬间,莫闲手一指,一道紫色闪电从空而落,正劈在河伯身上,那一瞬间,闪电的气息将他与本体之间的联系打断,现出了一颗龙珠。

    天河星砂飞出,将龙珠镇压下去,桃木也镇往符诏飞了回来,莫闲不知道,他这么容易的将龙珠镇压下去,原因在于龙珠并不是元歧龙所炼,反应上比正常的龙慢上一拍,失去了符诏,元歧龙就失去河伯的位业,虽然他并不太在意河伯,但临水刹那间开始回落。

    元歧龙一看形势不对,一声嘶吼,这回完全是凭他的本能调用水,但比起河伯的威能,却是差了几筹。

    “孽龙,你还不束手就擒!”莫闲喝到。

    “你该死!居然敢叫我束手就擒,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人类修士,我去也!”元歧龙早在丢失龙珠和符诏之时,就已心生退意,反正他寿元悠长,见体处的真罡龙气被阴符剑消磨的痢差不多,回首想跑。

    莫闲早就防范到这一点,他刚想逃,一串天河星砂从天而降,一颗颗化为星辰,将他围困住,渐渐他神识开始模糊,他知道不好,也是当机立断,直接从头顶上方遁出一条小龙,轰的一声,借着河伯庙神像的一点香火感觉,居然突出重围。

    莫闲一愣,自己收了他的符诏和龙珠,以为他没有办法借助香火,谁知他比莫闲想像的更见高明。

    莫闲随即明白过来,手一指,天空之又起了一道亮闪,轰的一声,河伯庙正殿被雷击穿一个大洞,一串雷火正击神像泥胎,传出一声惨叫,泥胎立刻粉碎。

    莫闲松了一口气,山岳真形图一卷,那么大的一条龙,被卷入其,很快缩小,又化作一张小图,依然归入脾。

    周围的人躲得远远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好在莫闲到了河堤上,就是林胡那帮人,也离河堤有一里多路,莫闲出手刹那间,精光烛地,如神话一样的场景,让他们看到后,不知身在何方。

    莫闲解决了战斗,看到临清涟从河水走出,深施一礼:“奴家多谢莫道长为奴家除了元歧龙。”

    莫闲一笑:“你不用谢我,我不过是自保,元歧龙要杀我,我当然要反击。”

    “莫道长,你能不能将临水符诏给我,好歹我也是临水河伯的女儿,当由我继承临水河伯。”临清涟说到。

    莫闲摇摇头:“临水并不需要一位神,符诏我收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