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出,临清涟立刻变色,强忍着怒意说:“难道法师看上符诏,想借符诏成就神道?”

    “我修大道,追求逍遥世外,神位于我如敝履,不与神位,是因为你太过于机巧,虽一方水伯,并不需要多机巧,只需要按时调整阴阳,你心太过!”莫闲说。△,

    “我能做到不干涉人间风风雨雨,不会如元歧龙那样。”临清涟说到。

    “可以,不过你需先做一事,将这九名女子冤魂超度。”莫闲冷冷的说,从乾坤袋取出那根九阴白骨针,九阴白骨针是她所炼,但人并不是她所杀,要解此针,需炼制者鲜血。或由大德高僧日不间断念经超度,本来莫闲准备抽一下时间,花费数日时光。

    现在心一动,用这根针试试她,果然,她神色变了,明显她知道解法,却会陷入数年虚弱之,但为了神位,她一狠心,就答应下来。

    莫闲这才一笑,但语含警告:“你可以将九阴百骨针毁了而不超度,你不要忘了,如果你这么做,元歧龙的下场你可看到!”

    她的身子一抖,忙道:“法师说笑了,清涟不敢。”

    “你去吧,日之后,我会将符诏给你,顺便清理一下人间元歧龙留下的班底。”莫闲说。

    “谨遵法师的法旨!”她一个万福,退入水。

    “师傅,你好厉害,那么一条妖龙,还有虾兵蟹将,都让师傅斩了,难道这就是师傅的本领。”林影飞快的跑了过来,唐昧也跟着他,后面跟着一大群人,其有武馆的人也有街坊邻居。

    这些人一见莫闲,纷纷跪下:“多谢大仙收了妖孽,临水镇这些年可被他害苦了。”

    “诸位请起,这是我应该做的事,都散了,日之后,还有些事情,才能还临水镇一个公道。”莫闲微笑着说。

    众人不知道还有什么事,一齐回答到:“当凭大仙做主。”

    莫闲回到开饭,吩咐一声,别人不要来打搅他,他便封了房门,人要好好体会临水符诏,临水河伯不过是一个小神,在这个世界,神道并不全,自从当初大势至菩萨抛弃的这片世界后,道门入侵,而道门更多是自身修炼,虽然莫闲曾听说过几大派也曾动过神位的主意,不过后来不知怎么了。

    道门封神?莫闲一激灵,恍然大悟,封神就有符诏,难道符诏与神相关,一念及此,拿出符诏,心神集在其上,这临水符诏依莫闲看来,不过是水行符箓,但不同的是其凝结了万民的信仰了,不止是万民信仰,还有一丝天地意志。

    莫闲心神一接触,刹那间,顿见临水滔滔,临水全貌出现在眼前,似乎临水的任何一个细致处都反应在脑海,怪不得临水河伯依此可以调动临水。

    想到这里,他看到在临水河底的一处衍生空间,一处大殿之,临清涟脸色苍白,那枚九阴白骨针正扎在她的臂膀之上,不断吸血,同时,发出幽绿的鬼火,她口念着咒语,大片怨气随着她的咒语不断消逝。

    莫闲心念一动,水出现一个漩涡,莫闲顿时感到一阵畅快,莫闲都有点沉迷在这种感觉之,他心一惊,接着发觉,这不是他的功劳,而是无数信念具化出来,香火有毒,莫闲一惊。

    莫闲长出一口气,似乎要将这种感觉随着呼气而排出体外,他明白了,符诏的构成原来如此,他全明白了,他体内符箓核心已成,原来所缺就是天地意志和香火,但他修的是仙道,而不是神道,所以必须摒弃香火,天之意志和地之意志不关香火,但才之,有人,而临水符诏以香火代替,构成完整的天地人才。

    符诏很简单,又很复杂,除符箓核心外,天地意志凭莫闲的修为,能在冥冥抓住那一线灵机,但人这方面怎么解决?

    他陷入沉思,他不想用香火念头,该怎么办?

    莫闲脑,大量经浮现,“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我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若吾无身,何患之有!”

    一串串道家佛家的经浮现在脑海,他明白了,符诏可成!一念及此,他体内的符箓核心放开了,刹那间,天音响起,一道道天地意志好像苏醒了一样,镇人突然心生敬重,在武馆的上空,不知何时,大量飞鸟云集。

    好在这是人间,动静虽大,却未引起修行者的注意,倒是镇上人个个心生敬重,符诏凝结,天空之隐隐似有天花乱坠,大地之,忽然振动,好在振动并不大。

    天地意志凝结,化为清光,无善无恶,符箓核心开始缓慢变化,渐渐和清光混为一体,天地无情,日月经行,但意志一旦现行,现出众多鬼神,此鬼神皆是阴阳不测谓之神,为先天之神,这里的神,实际上是天地宇宙的某一方面法则具现。

    天已晚,天空之传来鬼神哭,莫闲只是淡然超之其外,用意识观照,见证着法则的具现,而凝聚在符诏之的只不过是一缕天地意志而已,并不关系法则,法则只是大道所化,大道修行,在于逆行,法则层面,只是大道所化。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生万物,法则只能算万物层次,天地意志凝入符诏,带动法则纷纷具现,莫闲知道,这些神灵,只不过是幻像,它是我心神的化现,在一定程度上,能干涉物质世界,只要莫闲心不动,根本不可能伤害到莫闲。

    而林胡他们得到莫闲的关照,不准人进入莫闲房间的十丈以内,但种种异像却令他们感到不安,幸好莫闲事先关照过,唐昧和林影又在周围护法,他们层次还低,并不知道这种现象对一个修行者意味着什么。

    而临清涟也有感觉,不过她被九阴白骨针困住,不能分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