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翻看着唐昧调查结果,上面立的密密麻麻,但为的卢员外,罪行累累,莫闲叹了一口气,本来世间人犯法,不属莫闲所管,但牵涉到神道,而且莫闲答应临清涟,把符诏还她,既然想成神,那就要显神威,将以前河伯的罪孽清洗。

    莫闲这是在立威,也是给临清涟一个警告,不要胡作非为。

    在水府,临清涟臂膀上针终于一闪,化为骨粉,九个冤死的女子冤气散尽,一缕香魂进入地府,而临清涟身形瘦减,脸色苍白,她心却恨不起来,连元歧龙都打不过莫闲,她怎么可能打得过莫闲,她会忍一时,只要莫闲把临水符诏给她,她登上河伯的位业,莫闲不可能永远在这里。

    她平静了一下心情,水府之,只剩下她一下,水府也破破烂烂,她从水府的圆铜向外望去,河伯庙,元歧龙的塑像已经倒塌,庙空无一人,一遍荒凉。

    莫闲要唐昧准备牲香烛等物,唐昧问了一句:“师傅,你这是拜什么神?”

    “不是拜神,而是要封神。”

    “封神?”

    “不错,是封神,临水河伯没有了,与其荒废,给孤魂野妖占据,形成淫祭,不如封一个正神,保一方平安。”莫闲道。

    “师傅能封神?”

    “不要将封神想得有多了不起,其途径的多种,朝廷的敕封,或者民众用心祭拜该可。”莫闲淡淡的说。

    “师傅要借哪一条?我要伯父他们商量一下,让里正给县太爷上书。”唐昧说。

    “不必那么麻烦,朝廷封神,冥冥会生成符诏,我杀前任河伯,夺取了他的符诏,临水符诏在我这里,我要封神就不必那么麻烦,只要将符诏赐下去就行了,不过,仪式还是要做的,选忠厚长者为庙祝,这些事情还需你们做。”莫闲笑到。

    “师傅,这些事情好办,我父亲自会安排。”林影说。

    林胡还有徒弟们将此事宣扬出去,此事震动了临水镇,连周围十里八乡都轰动了,毕竟封神这样的事,对于百姓来说,千年难逢一回。

    到了第日,河伯庙已经人山人海,新的神像准备就绪,只是一个大概,神像被红布蒙住,河伯庙已焕然一新,新的庙祝还有庙人手已到位,见莫闲来到,一个个施礼:“恭迎仙师光临!”

    “不必多礼。”莫闲还了一礼,在他身后,由唐昧和林影充当童子,唐昧手捧着玉盘,盘一封诏书,所以称为诏书,不是由帝王颁,而是书写好之后,由莫闲符诏相印,因此可以祷告天地,具有莫大的威能。

    “吉时到!”司仪喊到,莫闲对神像一礼,神像上的红布撤去,这是一个外形看出来是个女人的像,但面目根本没有。

    唐昧递上诏书,莫闲打开,随着他的打开,临水上起了波澜,雾气开始堆积。

    “维临水有灵,万民信仰。惜乎旧日,为妖龙所据,杀害河伯,与庙祝沆瀣一气,残害生民,人神共愤。幸有天理,原河伯之女临清涟,不畏艰险,拨乱反正,妖龙伏诛,苍天有感,吾以清圣名,敕封临清涟为临水河伯!号为清涟娘娘…”

    莫闲一说完,手诏书化作一道光华,投入临水之,一道天光自天而降,照在神像上,神像眼看着面目清晰起来,逐渐栩栩如生,已完全化为临清涟的模样,庙祝急忙跪下,口称清涟娘娘。

    莫闲在一旁微微一拱,神像还礼,临清涟一缕分神附在其上,她总算明白了,当临水符诏和她合为一体时,她没有想到,临水符诏与莫闲的符诏之间有着一种联系,如果莫闲愿意,他一语就可以将她打落神坛,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法师还有什么事?”临清涟问到。

    “这里有妖龙之时,助纣为虐之徒的名单,望河伯显示威力,给他们一个报应,以显示河伯的灵验!”莫闲淡淡的说,手一动,名单飘向神像。

    “谨遵法师法旨!”神像说到,外面的天空一下子乌云密布,一道霹雳打下,轰的一声,卢员外正在自己房,房顶为雷打了一个洞,将他变成焦炭,阴魂贬入九幽之下,类似的事情一共生十起,都是当日助纣为虐之辈,还有数十人无故遭受了各种灾难,缺胳膊断腿,当地人说,这些人都是与河伯娶亲有关,现在受到了报应。

    这一着歪打正着,河伯庙香火又一次兴旺起来,而清涟娘娘显然更加公正,临水当地风调雨顺。

    莫闲的事已了,他的符诏成就,同时,他的名声却悄悄传播开来,他已离开临水镇,继续向钱江一带而去。

    莫闲的本尊成就符诏,而他的分身在另一个莲花世界,正坐在火堆旁,身边两个记名弟子,本尊成就符诏,连带化身都不必每次画符,他坐在山头上,望着满天的星斗,两个世界星辰都很相似,显然大势至菩萨以统一模板开创了千界,莫闲望着天空,陷入深思,他虽然修炼了掌佛国,那是第依给他的法诀,但掌佛国成就的是仅仅是虚拟的佛国,而眼前却是活生生的世界。

    他还弄不懂大势至菩萨是如何开辟,果然前辈所修极深,已深得造化之妙,这千世界,据九婴说,是大势至菩萨故意输给道门,道门才有千仙人由天外飞来,其生了什么?

    大部分世界是什么模样,跟这千界相似,还是落伽山大殿幻境所展示,由天外星辰构成。

    莫闲正在思考,方燕已经打座完成,今天只坐了半个时辰,睁开了眼,见老师正愣愣地看着天空。

    “老师,天空有什么好看的?”方燕问到。

    莫闲回过神来:“我在思索世界的存在形态。”

    “世界不是天圆地方吗?”方燕说。

    “你说得不错,我们这个世界是这个模样,实际上是个莲花世界,它是由佛门大势至菩萨所开创,这样的世界共有千。”莫闲说。

    方燕目瞪口呆,她是第一次听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