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红娘子这么无耻,既然做了,就要承认,再说,灭了一个慧日派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惜你们得到了《周天大日谱》几年了,还是一无所获,一个流武修门派,大好机缘,却看得见而抓不住,不如给我们瞧瞧。”

    “休想!”话说着,红娘子凌空一指同,罡气冲出,空气一声爆鸣,外面一个闪电,照得雪亮,在闪电下,红娘子俊俏的脸显得分外狰狞,带着隆隆雷声,红娘子好像临场顿悟,一指带着天地间雷霆的威力,直攻师源明。

    莫闲饶有兴趣看着他们,他没有料到,这一指居然包含了武道真意,炼骨期一般不会有武道真意,而且这一指,居然包含了天地雷霆的意志,看来,她是临场突破,那道闪电霹雳来的太巧了。

    师源明一惊,他是炼骨期圆满,将要迈入炼髓期,他都没有领会武道真意,却让一个炼骨初期的红娘子领悟,虽然很初级,但领会了武道真意就是不一样,刹那间,一缕意象侵入他的心灵,他像孤身一人,处于雷霆之,无助而彷徨,甚至连躲都不可能。

    眼看一指就到,他终于有了些清醒,一咬舌头,借助舌头的剧痛,终于摆脱那种天地雷霆意志的影响,抬手一拳轰出,罡气澎湃,轰的一声,他没有料到,他的一拳居然不敌那一指,那一指是残阳门的绝学残阳指,不料没有残阳的意味,却多了雷霆意象,他未想到,武道真意不仅影响他的神志,而且是一种实在能量。

    他身体猛扭,噗的一声,肩头上绽开一朵血花,师源明没有料到,红娘子这么生猛,红娘子的表现令秦筝柱大喜,虽然秦筝柱并没有摸到武道真意的边,但身边有人做到,对他来说,特别在这种情况下,是意外之喜。

    莫闲冷眼看着这一切,武道真意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甚至他用大力牛魔拳时,就能出武道真意,是人的精神对别人的精神及至对物质世界的一种干涉而已,而且,红娘子是在外物影响下,激发出武道真意,对它的掌控只是初步而已。

    他不禁想起了柳振浩的武道真意,那种大鹏冲霄而起,罡气化形成大鹏,而红娘子的武道真意,连化形都没有,她还早得很。

    “先解决了残阳门的个人!”师源明说,立刻有二个人冲着大汉而去,大汉手无鞭,却打出钢鞭的威风,围攻他的两人显然也是炼筋层次,两人攻击一人,而大汉身高力猛,一时间竟然占据了上风。

    而另一个则和师源明合战红娘子,红娘子虽然领悟了武道真意,但她的功力本就弱于师源明,再加上一个人,虽然功力上并不如他,但不断骚扰,一时间也战得难解难分。

    秦筝柱和另一个人战在一起,很明显此人也罡气离体,能在风雨身上衣衫不湿,足以说明他的功力不弱于秦筝柱,双方罡气轰鸣,一时之间,也分不出上下。

    莫闲只看了一眼,他的眼界是如何的高,他与柳振浩是朋友,而柳振浩却是炼脏层次,而且身具武道真意,另一个人就是莫山紫,此人武道高超,甚至在柳振浩之上,已达到炼神境界,在见识过莫山紫的武道之后,再看他们的武道,就好像看一个娃娃在耍拳一样,他根本看不上眼。

    他看了一会,觉得他们破绽太多,但对方源和方燕来说,却看得津津有味,他们的层次实在太低,虽然拜了莫闲为师,但平时根本没有见过比试,何况不能算比试,而是生死搏杀,他们将平时莫闲所说的道理一一验证,渐渐看出了门道来。

    莫闲却将目光移到庞蕴身上,很显然,两帮相争,关键在他身上,他盗走了那本《天机残阳谱》,或者说,是《周天大日谱》,特别是《周天大日谱》,这种起名方式,便莫闲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是佛门密宗的感觉。

    他神识在他身上一扫,很快在一个包裹发现了一本书,书是用油纸包着,莫闲手一抬,凌空一摄,将包裹从他的身上硬生生取出。

    打开的书,果然是《天机残阳谱》,翻开一看,心叹了一口气,残阳门根本不懂其真意,这是一门密宗战技,以身上脉轮为基,以手印为用,集气脉之气,用真言催发,发挥龙象大力。

    这个世界佛门衰微,密宗更是不见宗影,无气脉学说,离开了脉轮,光凭手印,根本是无源之水,不怪原来叫《周天大日谱》,这是武修比较罕见的一门,完全遵循密宗的气脉明点,对于此根本的一切,书只字未提,残阳门产生的误解,以为有天机,为了掩人耳目,故改名为《天机残阳谱》。

    莫闲苦笑一声,他虽修行道家,遵循道家经络学说,但他广泛博览,对于佛家东西也很熟悉,其就有密宗这一门,虽然有些佛家门派不认为密宗为佛家,这并不妨碍莫闲吸收密宗的东西。

    他一目一页,很快翻完,将书一丢,方源好奇拾起,翻了一翻,他也不懂密宗那一套,问到:“老师,这书好像与一般武学相差很大,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双方已发现莫闲师徒在翻书,但相对莫闲来说,眼前的敌人先解决了,再来解决莫闲,想到此处,那个大汉猛吼一声,借声催力,一个鞭手直打对手,而对手是两人,其一个一咬牙,手硬架,另一个直接攻向他的腹部。

    谁知大汉根本没有理睬攻向他的腹部的人,说不理睬也不对,只是身体皮肤筋膜一鼓,身体微转,借此消掉一部力,其余用身体硬抗,手鞭已劈下,耳听到骨骼的破裂声,同时听到如擂鼓的声音,两人同时招,大汉的对手手臂无力垂了下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而大汉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