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武修斗,风雨搏杀山神庙(四)

 热门推荐:
    到底气势上不如大汉,大汉一声暴喝,罡气离体,他居然带伤临阵突破,就听见一声惨叫,他的敌手一下子被轰的出去。

    大汉回过头,并未到其他人身边进来支援,他憨厚的脸上露出了精明的笑容,目光盯着莫闲,口说到:“拿来!把秘笈拿来!”

    他一看出问题的关键,双方火拼,都在秘笈上,而此时,方源正好翻完,向莫闲发问:“老师,这书好像与一般武学相差很大,这是怎么回事?”

    莫闲刚要回答,却抬头看见他伸手过来,莫闲冷笑一声:“秘笈,你想要,它与你无缘!”

    “找死!”他一声怒吼,正值他突破,他的身体充满了信心,正要大战一场,感到一切敌人都不值得一提,一拳打向莫闲。

    莫闲依然没有起身,手结成普陀八山印,口一声“呗”音,心轮十二叶莲台飞速转动,拙火从海底轮燃起,一投充沛的拙火从海底轮依次而上,集于心轮,从两臂汇聚于普陀八山印,刹那间,在大汉眼,莫闲陡然如山在面前,而自己却如蝼蚁一样,心产生了他不可战胜的感觉。

    一条巨大的火蛇突然从山蹿出,此时,他已经被山一样气势压住,眼看着火蛇扑到,一声惨叫,化为飞灰。

    在方源和方燕眼,莫闲只是一结印,口诵出一字音咒,从他的印,发出一道火光,将大汉焚为飞灰。

    方源一愣,老师的姿势怎么像秘笈所说,但又有点不同,他不知道,莫闲因第依一时兴起,传授他掌佛国和六字大明咒,莫闲只是临时修行,掌佛国因为顿悟而有成,六字大明咒没有那份机缘,却不料有了这一本周天大日谱,虽是密宗武学,莫闲触类旁通,使出了“呗”字诀,从而将敌人化为飞灰。

    他一声“呗”不要紧,那争斗的双方骤然分开,一个个目光炯炯,齐望向莫闲,特别是秦筝柱和红娘子,二人可是看过周天大日谱,研究了几年,还是没有头绪,感到神秘莫测,此时心一沉,莫闲好像破解了周天大日谱。

    “莫闲,我的师弟不能白死,你连杀本人两人,而且用本门秘笈天机残阳谱上的功夫,你得给本门一个交待!”秦筝柱说到,他心也没有底,因为莫闲就坐在那里,做一个奇怪的手势,就将大汉化为乌有。

    这一点,秦筝柱也做不到,但凭两人之力,红娘子已悟到武道真意,他身边还有两个炼皮层次的弟子,是不是从他们身上入手,以他们为人质,要胁莫闲,让他交于天机残阳谱,特别是他所领悟到的东西。

    秦筝柱看了一眼红娘子,以传音的方式告之,红娘子眼睛一亮,点点头。

    “我坐在这里,可没有惹任何人,但人要杀我,所以他们死了,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还要我给你一个交待吗?”莫闲说,眼寒芒一闪。

    “莫兄弟说的不错,人杀就杀了,不要理睬他们,还是我们来做交易,你尽管提出条件,我们能做到的就一定做到。”师源明有些幸灾乐祸。

    “朝阳门一帮废物,不要忘了,那一指滋味怎么样!”红娘子娇笑到,借助笑声,她悄悄地靠近方燕,她想抓住这个丑丫头,以她来威胁莫闲。

    秦筝柱会意,不理睬师源明,继续吸引莫闲的注意力:“莫闲,这本秘笈是我门叛徒带出,想偷偷给朝阳门的,师源明,你敢说你不是接应我门叛徒庞蕴的!”

    “是又怎么样,庞蕴本来就是我朝阳门的人,不过是卧底到你残阳门,他回归朝阳门也是天经地义的。”师源明哈哈大笑。

    就在此时,红娘子发动了,势若迅虎,朝方燕扑去,方燕一愣,她没有想到,红娘子会突然袭击。

    眼看就要抓到,两人之间,突然多了一个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庞蕴居然挡在方燕身前,而此同时,秦筝柱也突然出手,手乌金扇一展,罡气成墙,压向莫闲,他不求战胜莫闲,只求牵制一把,他与红娘子配合无间,发动突然,但一开始便因庞蕴的介入,红娘子注定了要失败。

    红娘子一惊,她扑向方燕,却因庞蕴一阻,她猛然间发劲,一掌将庞蕴打飞出去,这回庞蕴真的不活了,她不知道,庞蕴早就醒了,一直装昏,他的人也不是自愿插入方燕和红娘子之间,而是因为莫闲。

    莫闲早就发现他醒来,在莫闲身边两丈范围内,一个灰尘都逃不过莫闲如镜的心灵,他醒来时,生理上自然有所变化,呼吸也好,心跳也好,肌肉也好,甚至他脑发射出波纹都提示他已苏醒。

    不仅如此,连伏在神像座下的白狐狸的一举一动,都如明镜一样反映到心间,这就是道行体现,看起来没有什么威力,却让一个修者在全方面超越对方。

    连红娘子悄悄靠近方燕,莫闲早已了然于心,在他们发动的一瞬间,莫闲右手成触地印,一股波动呈圆形散出,这才有庞蕴突然跳起,好像他主动为方燕阻了一击一样,红娘子刚将庞蕴击飞出去,身体调整,正待第二次扑向方燕,脚下大力涌起,不好,她当机立断,一个后空翻,翩然而出,但一部分力量侵入体内,口一张,借一口鲜血把力道泻出。

    如山罡劲刚压到,触地印已然轰出,山神庙地面砖头陡然飞起,接着在两股力道交锋化为齑粉,外面又一个霹雷打下,电光映照得一遍雪白,把庙火堆的光亮都压了下去。

    秦筝柱蹬蹬连退八步,面上一遍刹白,他长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平定下去。

    莫闲望向外边,脸上第一次谨慎起来,因为一个人来了,他所熟悉一个人来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