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气息莫闲感觉到时,还在几里外,但就在数个呼吸间,他已出现在山神庙外。他也明显一愣,他已经发现莫闲,莫闲在境界上虽不如他,但一身神通让他也觉得头疼,特别是道修各种古怪神通,还有法宝,令武修很头疼。至于其他人,他根本没有放在眼,最强不过是炼骨巅峰,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儿科,他迈步走入山神庙,直到此时,众人才发觉又有人来了,风雨走来一个人,身上干燥,好像雨水是虚幻的一样,他们眼睛一缩,这是一个大高手。莫山紫背着金刚剑,对其他人不屑一顾,冲着莫闲一拱手:“见过道友!”莫闲第一次站起身来,还了一礼:“道友,风雨之而来,不如坐下烤烤火,去去湿气!”“好!”莫山紫说了一句,一步走到火堆旁,坐了下来。“这是我新收的弟子,方源和方燕,你们见见莫山紫前辈,莫前辈功参造化,目前已是炼神期高手。”莫闲介绍到。莫闲此话一出,一下子场一片寂静,炼神期,众人只差下巴落地,众人打死打活,谁知出现一个炼神期的大高手,众人不敢想像,那么莫闲是什么期的大高手,联想到莫闲刚才坐在地上,却一招一个,杀掉了两人,自己并不在意,众人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莫闲恐怕不弱于这个新来的人。方源和方燕上前见礼,莫山紫眼,说:“两人的资质不怎么样,你怎么收两人为徒?”“机缘巧合而已,再说,人的资质并不一定决定最终成就。”“不错,人的资质不能决定一切,毅力师门功法机缘等能决定一个人的成就。”“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莫闲问到。“我无意想起一个旧友,是慧日宗的苦思,不知怎么样了,前来拜访,不料遇到雨水,见此处有一所山神庙,这是怎么回事,好像两帮人在对打,而且死了人。”莫闲一听,把那本秘笈往他的怀一扔:“你”莫山紫好奇地翻开一封皮上写着《天机残阳谱》,翻开一头皱了起来:“不对,这不是《周天大日谱》吗,怎么会在你手上,难道慧日门找到了你,把它给你就是一本古谱,相传是佛门的东西,心法早已失传,我几年前在慧日门时,苦思给我怎么改了一个名字?”他这一说,秦筝柱和红娘子脸色发白,事实上,当他们得知莫山紫来拜访苦思时,心就觉得不妙,脚下偷偷的往庙门移。“慧日门早在几年前就灭门了,原因就是这本《周天大日谱》,今天在场的人就是为了这本秘笈相争。”莫闲淡淡地说,揭示出一个残酷的真像。“什么?!”莫山紫一瞬间明白了,而秦筝柱和红娘子却飞速投入雨,身形像脱缰的马一样,莫山紫抬头望向雨,在那一刻,他的气息完全变了,一股肃杀完全笼罩了山神庙,师源明他们顿时心胆俱寒,这还不是针对他们,小狐狸哆哆嗦嗦趴在神像座下,只有莫闲无动于衷,在他身边的两个人,脸色一变,接着似乎暖流笼罩他们,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这是莫闲想让他们体验一下,什么是杀意,但也不会让两人受到杀意的侵蚀,莫闲为了弟子的确用心良苦,而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苦苦的抵御着杀意。莫山紫出拳了,两条青龙鳞甲俱全,呼啸而出,冲出了大门,雨水顿时出现了两条水巷,天地之间,一刹那,似乎都静止了,就听到两声惨叫,天地间又开始了运动,大雨哗哗而下,莫山紫身上杀意已消,到这时,师源明人才喘了一口气,太可怕了,他们刚才在莫山紫面前,好像无助的婴儿置身于饿狼群,根本抬不起一丝反抗的意识。“残阳门在哪里?”莫山紫问。“前辈,它在距此五十多里的阳山余脉,我们朝阳门可与残阳门不对付。”师源明说到,他生怕莫山紫一生气,把他们也杀了,自己分明连逃走都不可能,他彻底忘了残阳门和朝阳门本来是一家,死道友不死贫道,他的姿态放得极低,他听莫山紫说,《周天大日谱》是一个残缺不全的功法,并没有心法,心早就把管事的长老骂得狗血淋头,也息了争夺之心。莫山紫不置可否,回头对莫闲说:“此处有一个小妖,不值得我动手,倒是你两个弟子挺合适。”“你是说那只小狐狸,我查,他身上并没有人吃人的痕迹,得饶人处且饶人,说不定是某一门派的护山灵兽。”“你不说,我倒忘了,好像苦思当初就养了一只狐狸,算了,你,希望它不要害人,免得命丧修士手。”莫山紫说。他一提到苦思,小狐狸一下子窜了出来,畏畏缩缩来到几人身前,前爪伏在地上,似乎在磕头,莫山紫望了一眼:“还真是苦思那只狐狸,可怜,我会替慧日门报仇,不过,不方便代你,好有灵性的家伙。”小狐狸很失望,莫闲笑了:“你放心去报仇,这个小家伙我留下它,给方源和方燕作伴。”小狐狸一听,又冲莫闲磕头,莫闲笑着说:“不要磕头了,你站在我们的身后,妖都有情,而人却为了一本不知所谓的秘笈,灭人门派。”“天理昭昭,残阳门灭人门派,我就灭了残阳门!”莫山紫说。莫闲没有说话,他知道一旦莫山紫做了决定,别人很难改变,修行到这个地步的人,心早有定见,而方燕显然很喜欢小狐狸,蹲下身来,将它抱在怀里。雨渐渐小了,莫山紫站起身,一拱手:“后会有期!”便消失在众人眼。(。)本书来自  /book/htl/ht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