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强抢,又能怎么样,天下一切,莫不在王权控制之下,你难道想对抗朝廷?”仆人说着,手一张,就想抓住莫闲。他不过是世间武林高手,根本没有到炼皮的层次,莫闲摇摇头,身体微晃,他一抓落空,而方源忍不住了,一声暴喝,一个莽牛撞角,轰的一声,他的人飞了出去,咳嗽一声,嘴角溢出了鲜血。“方源,住手,不得以武技欺负世人。”莫闲说到。“老师,我错了。”方源立刻低头认错。“知错就好,晚上将戒律抄十遍。”莫闲说。“是,老师。”方源答到。方源眼那刺史的子女,跟着莫闲后面而去。而李寄啸眼仆人,说了句:“废物!”仆人低下了头,眼睛望着莫闲离开的地方,充满了愤恨。而李寄玉却哭闹着:“我要那只小狐狸!就是杀死小狐狸,也不能给那个臭丫头。”“好了,妹妹,哥哥一定会让你拥有那只小狐狸,这件事没完,去镇长家。”李寄啸吩咐到。镇上郭员外家,家近来很不安宁,家里的东西经常乱动,最厉害的一晚,就在郭员外眼皮底下,盘子飞了起来,找了许多法师来捉鬼,那些法师不过是一介凡人,折腾了半天,又是烧香又是请神,但他们一走,家情况依旧。郭员外搬到镇子上,好像怪事跟着这一家,走到哪里,便怪事出现在哪里。这件事让郭员外很是恼火,但郭员外自认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不知鬼怎么找上了家门,而且跟着他的家人。莫闲来到时,他家正做法事,个道士正在那里,围绕法坛口念念有辞,莫闲在四周细细打探,这个道士根本没有什么功行,就算他们有功行,恐怕也不行,因为场根本没有什么鬼,整个现场很正常,那么是怎么回事?莫闲皱起眉头,两个弟子和小狐狸也四下张望,他们经过数月修行,基本上能感觉到一些不正常的气息,但他们一无所获。正在这时,突然间,供桌上的作为祭品的果品突然飞了起来,郭家的人大叫:“又来了!”果品乱飞,个道士面如土色,一时间慌了手脚。莫闲却咦了一声,目光放在一个小男孩身上,这不是闹鬼,而是报通,好像这个小男孩不能控制他的报通,莫闲明白了,不是闹鬼,而是闹人,这个小男孩是谁,身富贵,脖子上还套着一个大大的银项圈,应该是郭家的人。“郭员外,我们修行不到家,不能克制恶鬼!”为首道士一脸愧色的说。郭员外连忙还礼:“不是你们无能,这个捣蛋鬼太过于狡猾找了许多法师,谁也没有办法。”“老师,你什么?”方源问到。“你们什么有没有?”莫闲反问到。“我们没有好像一切正常,没有什么鬼气,甚至周围一切正常。”方源说到。“你能一点,这几个月修行没有白修,根本不是闹鬼,他们方向错了。”莫闲笑到。他们对话声音并不高,却被周围的人听到,郭员外一听,上前施一礼:“这位道长贵姓?”“我叫莫闲,这是我的弟子方源和方燕,见过郭员外!”莫闲还礼。“听道长说,好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请道长救救我们,我被这件怪事弄得快崩溃了!”“好说,我且问你,除了时不时的盘子之类乱飞,可有伤人事件?”莫闲问到。“这倒没有,不过人一天到晚生活在惶恐不安之。难道它不伤人?”“那个小孩是你家的?”莫闲指着小孩说。“那是我的孙子郭怀玉,你是说?”郭员外一下子惊了起来。“有些人天生神通,这种神通又称为报通,据说前生作了大好事,今生得报,恭喜你,你的孙子就是那一类人。”莫闲说着将手一拱。郭员外脸上露出自豪,别人说一个前世好人投胎到他家,当然高兴,但转念一想,脸上露了狐疑之色:“这报通与我家的事有什么关系,另外,我家的怀玉身体越来越弱,我们只以为是他受了惊吓。”“这是一种御物的神通,不过他可能没有意识到,神通根本没有办法受制,是以才出现盘子之类的东西乱动,根本没有鬼,当然,你请来的道士之类捉鬼,自然捉不到。”莫闲说。“你能肯定?”郭员外还是有点不放心。“拿一根线,上面吊一下小球。”莫闲吩咐到,郭员外赶紧要下人去准备,不一会儿,就准备好了。莫闲拿着这个小球,试了一下,吊在郭怀玉的眼前,郭怀玉睁着大眼睛,闲,莫闲蹲下身,柔声地说:“怀玉,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好不好?”“好!”郭怀玉奶声奶气的说。“你是一个球,你能让它自己转圈子吗?”莫闲轻轻地说。“让球动起来!”郭怀玉伸出手指,就要推动小球。莫闲让开:“不能用手摸它,也不能用身体接触,更不能用嘴吹气,你能让它动起来么?”“这怎么做到?”“你能行,球,集精神,想像小球自己动,对,也可以闭上眼睛,脑子里是不是有它运动的轨迹,对,就这样!”莫闲诱导着,郭怀玉闭上了眼睛,奇迹出现了,莫闲的手并没有动,而小球像发疯一样,转了起来,不禁转了起来不,而且花色百出。众人惊呆了,郭怀玉闭着眼睛,脸上露出笑容,好像玩得挺开心。郭员外这时彻底相信了,困扰多时的原因找到了,心顿时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正要感谢。外面传来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莫道友也在这里,这个小孩与贫僧有缘!贫僧特来度他。”(。)本书来自  /book/htl/ht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