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想,夔牛轰然踏下,冥土震动,不料一念铺开,顿时感到身子一沉,无数磷火疯了一样狂涌而来。(

    方源大吃一惊,立刻收敛心神,血气又一气冲起,磷火刚进身,被血气一冲,纷纷熄灭,总算稳定住阵脚,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又盘坐好,进入抱元守一,他没有回头,有少许磷火就在那一瞬间,突破他的防守,出现在他的身后。

    他没有看见,磷火幽幽,向着莫闲方向而去,莫闲此时,周围的一切,都他以虚相空间法投影在他的心灵之,空间在不知不觉之间,出现一个虚相空间,虚相空间实无空间,只是一个由智慧产生虚拟空间,只是存在于莫闲的心灵之,但莫闲随时能转化为实际空间运动,莫闲这阶段以来,不知不沉间,光凭他智慧生成的空间,居然有了干涉现实空间的能力。

    虚相空间笼罩了整个周围数十丈内,一切都与现实空间无异,磷火一出现,莫闲立刻就知道,周围一举一动,都无差别地汇在他的心灵之。

    空间性质立刻生变化,平滑的空间陡然出现了微小的孔洞,这不是莫闲的功劳,也是他的功劳。

    在物质世界,所有光滑的东西看起来毫无缺陷,但并不是如此,只是观察的角度不一,当视角进入微观层次,就能看到一个个微小的裂缝,物质本质上是空,这一点无法弥补,好似物质世界由肥皂泡构成一样,间有大量的空间。

    空间和时间也是如此,看似平滑,只要细致到一定程度,就能感觉到其有孔洞,这种孔洞在另一个明,称之为虫洞。

    莫闲直觉到孔洞的存在,但孔洞实际上很小,比原子都小到万亿倍,但大量孔洞一旦汇聚到一起,形成了奇观,空间出现裂纹,将磷火吞没,间没有一丝法力波动出现,好像这些空间裂纹突然出现,正好吞没的磷火,隐隐间听到惨叫声,莫闲根本没有回头看。

    五方修罗央黄色修罗刚收伏,其余四方修罗出现,飘出四个虚影,形象凶恶,身后影影绰绰各自有一面战旗,青红白黑,旗帜背后,无数相同衣色的修罗大军现,杀气弥空,连布满空间的白莲都受到杀气影响,被冲高不少。

    莫闲脸色微变,杀气虽与他如清风扑面,但方源和方燕,还有小狐狸就不行了,莫闲手一指,先一道白光,射在紫竹杖,刹那间,紫竹杖紫光大盛,白莲朵朵放射着白光,一片祥和,冲淡不少杀气。

    但还是有杀气影响到方源和方燕,莫闲顾不上他们,实际上也有考验他们的意思,修行之,各种艰难危险百出,要想走下去,心灵必须透澈而坚固,这些杀气就当给他们的考验。

    他只要注意到他们情况就行,不至于出什么危险,而他防护的重点是小狐狸,他手一指,剩下的四滴鲜血落在四方修罗身后,顿时,四人嚎叫起来,拼命的挣扎,小狐狸用爪子抱着头,缩在坟头上,浑身被杀气压着,丝毫动弹不得。

    但它的身体却不听使地动了起来,四方修罗与它的鲜血相融,无形有反侵的架势,莫闲很冷静,他看了一眼小狐狸,淡淡地说:“不用怕,他们都会臣服与你,放开心灵,体会怎样御使他们。”

    说着手一指,一朵白莲飘到它的头顶,护住它,使它不受杀气的危害。

    莫闲冷静地看着四方修罗咆哮着,杀气宛如实质一样冲击,莫闲知道,这些不过是一些幻像,对小狐狸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除非它的心灵极度脆弱。

    五方修罗图是莫闲所炼,对于此一切,他知道得很清楚,所以一切都在他控制之,五方修罗图他很放心,但其会有变数,就是外面可能有妖或者鬼或者人来,他选择了荒坟,布置下阵法,就是防这一点。

    果然,随着血液和四方修罗的融合,修罗越来越实质化,但挣扎却越来越弱,终于化作四道青红白黑四道光华,投入五方修罗图,五方修罗图也化作一道光华,投入小狐狸的身体。

    莫闲心定了下来,事情已经完成,但麻烦事还在后面,方源和方燕遇到了危险,在四方修罗一现的瞬间,杀气充体,方源一瞬间失去了心境,眼睛开始变红,他猛然站起,出牛鸣一样声音,一拳捣出。

    他这一拳,已足有一牛之力,虽没能形成罡气,但气血缠绕,对于孤魂野鬼来说,却是一阵风,而且是阳烈之风,而此时孤魂野鬼也受到杀气的影响,一个个不要命地扑上来,但如同飞蛾扑火一样,一下子被拳风打得魂飞魄散。

    有许多孤魂野鬼却趁着这个机会,蜂拥而入,而方源大开大合,拳拳带着充沛的气息,在阴魂眼,好像一座火山一样暴。

    莫闲注意这边,见方源好像一团火一样,在他的灵觉,好像烈焰一样,横扫着周边,莫闲一惊,他这样挥霍气血,不知道好不容易练出的气血经不起他这样挥霍,经过这一场暴,会伤及身体的本源。

    莫闲叹了一口气,那些扑面而来的磷火,一见到莫闲,,好像没有现莫闲一样,绕过他的身体,向小狐狸扑去。

    小狐狸头顶上方忽然现出五方修罗图,一个黄色的修罗出现,对着那磷火就是一吸,磷火好像极怕黄色修罗,但躲不开,一串串磷火投入黄色修罗的口。

    莫闲上前一步,将紫竹杖拔在手,轻轻一挥,一道紫光现,上有无尽的白莲,白莲一现,放射出亿万道白色光华,磷火纷纷熄灭,随眼间,世间好像恢复了正常。

    莫闲朝方源一指,方源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做错了,在往身上一扫,现自己特别累。

    “老师,对不起,我没有守住本心,让老师受惊了。”方源急忙给老师道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