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源清醒过来,莫闲意念一起,虚相空间突然扩展到实相空间,如海潮般在他身边起了涟漪,孤魂野鬼远去,东北一路安然无恙。  ]

    而此时,方燕又遇到了麻烦,她在杀气侵体的一瞬间,紧守本心,她记住莫闲的话,一切都是幻像,不论出现什么,都是幻像。

    心一切,都是幻像,她给自己催眠,成功地视一切都是幻像,她的性光第一次明,圆陀陀,光烁烁,现于眼前,性光一现,灵宝天尊顿时清晰起来,“吾有明珠一粒,照彻山河大地!”

    白莲忽的现身,化作莲台,将她的身体托起,白光柔和,她的身躯周围一丈二尺,顿时清空,观想的灵宝天尊浮现在她的头顶上,清辉隐隐,一切显得那么庄严。

    但缘深魔也深孤魂野鬼退去,在此地里外的芦苇丛,有着一个洞,洞有一个蛤蟆精,已能化形,但它自一百十年前,目睹了一条青蛇精为人类所诛,心惊肉跳,一改往日行径,除了在夜晚出去对月吐辉,很少出洞,行事也甚为谨慎。

    只是在一次夜晚吞食了一个误入此处的人后,它躲入洞,忐忑了好几日,见没有什么事,回想起人肉细滑可口,它爱上了人肉滋味,但它一想起那条青蛇的下场,又苦压下去,实在忍不断了,它在晚上偷偷出了洞府,拐进了运河,下去四五百里后,才偷偷地食了一个人,还是这个人晚上出来在船边撒尿。

    船上人听到有人落水声音,急忙停船,打捞了半夜,还是没有捞到,它却从水底走了,回到它的洞府。

    它奉行一条,出去吃人都下去几百里,在本地没有任何痕迹,好在它的出去次数并不多,一年也只有二次,运河行船的人,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掉入河,至于尸体找不到,很正常,河水是流动的。

    它将口一条舌头运炼成宝,可软可硬,软却相当于一条绳索,数十丈外,拿人无不应手而得;硬则成为一条枪,可长可短。

    除此之外,它还有一颗蟾珠,仍是蟾酥精华所凝,其毒无比,只要珠光所照,人就会毒。

    它今日晚上又出来,刚要拐入运河之,突见里之外的乱坟岗上灵光冲天,似乎有异宝出世。

    它心一突,想到那一百多年前,人类诛杀青蛇的那一幕,宝物光华冲天而起,虽然它用自己舌头运炼成宝,一方面是本能,另一方面是受到了那场战斗的法宝启。

    那是无主法宝,还是有人炼制的法宝,它自从一百多年前那场战斗开始,当时它很弱小,躲在洞,看到了那一幕,印象之深,现在有可能得到异宝,它心动了。

    它已不是百年前任人欺凌,它一转头,将身体一纵,黑风卷起,腥风扑鼻,直向乱坟岗飞去,在它一动身的时,莫闲一回头,目光似乎透过空间,一眼之下,收了回来。眉头皱了一皱,他现一阵黑风裹着一只牛犊大小的蛤蟆。

    里多路,本来就不长,只在短短的时间内,它已赶到,见到无数磷火如雪崩一样,向四周而去,一个小女孩宝相庄严,坐在莲台之上,头顶上隐现一尊神像,不知是什么神,它一见,心有一种恐惧感,好像遇到什么天敌一样。

    转眼之间,它的心思便放在莲台上,它看得出,这是一件异宝,它想都没有想,身体一幻,化为一个年男子,缩头缩脑,样貌猥琐,一根绳索出现,直套向方燕。

    方燕感觉到它的到来,不过她始终记住莫闲的话,将一切视为幻觉,她依然不动,但白莲放出的白光阻住了绳索,绳索下不来。

    小狐狸却蹿了上去,它一出现,五方修罗图第一次现出威能,只见青红白黑黄光,裹定一只白狐狸,小狐狸一声嘶吼,央修罗出现,手持股托开叉,相貌凶狠,就是一叉,叉出狂风起,风沙大作,直向蛤蟆精卷去。

    蛤蟆精见此一惊,身边黑烟一裹,现出原形,一只牛犊大小的蛤蟆,口一张,一道黄光直射小狐狸,间现出一颗蟾珠,毒性一起,似乎连周围空间都嗞嗞作响,连央修罗都不有不稳定的迹象。

    莫闲却没有插手的迹象,只是微笑看着,方源一见,大喝一声,毒龙镖化作一道光华,直取蛤蟆,蛤蟆精一见一道精光直袭过来,不得已它的蟾珠一个回旋,正击毒龙镖。

    毒龙镖一下子精光尽失,掉落在地上,方源一下子像被打了一闷棍,身子摇晃了一下,脸色白了一白,毒龙镖受污损,他与毒龙镖心神相连,难免受了一些影响。

    方源心大怒,大喝一声,手出现一根短棒,脚下一动,切入两妖的战团,一棒化作乌云盖顶当头打下。

    蛤蟆还后一纵,让开这一棒,身体一晃,又化为人形,手出现一杆枪,就是一枪,他这两次化形,小狐狸触类旁通,身子一摇,居然变身为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站立于一张图上,那张图陡然扩大,刹那间,将蛤蟆精也涵盖在其内,而蛤蟆精却没有现。

    它正手持长枪,一口毒气喷出,不过方源虽然处于炼皮阶段,不过已到炼皮的顶峰,对普通人来说,这种毒气已足以腐蚀肌肤,但在他身上,罡气已隐隐与皮肤相合,除了衣服破烂,他大叫一声,狼狈地逃了过去,这是因为他衣不蔽体。

    蛤蟆精刚想追击,他陡然现,周围的环境全变了,周围一遍白茫茫,白雾散尽,五方修罗围住了他。

    莫闲点头,小狐狸已经掌控了五方修罗图,现在已脱身其外,而蛤蟆精却陷入五方修罗图,而它却没有觉察。

    小狐狸将图一抖,五色光华顿时大作,刀枪齐鸣,它大叫一声,从图跌出,已经成为一张蛤蟆皮,还有一颗蟾珠,过程快得方源都没有看清楚。

    方燕睁开了眼睛,看见眼前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不禁问到:“老师,她是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