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她就是小狐狸,借助五方修罗图时化形,傻孩子,还不叫我师傅。”莫闲说到,对方燕他很满意。

    “师傅,我们经过了考验?”方燕问。

    “不错,今天这是一场考验,你已经通过。”莫闲说到。

    “那我哥哥和小狐狸呢?”方燕又问到。

    “他们沾你的光,方源是大师兄,你是师妹,白离是小师妹,今日我正式叫你们为徒,方源,你将毒龙镖拿来,毒龙镖因为蟾珠的毒性而灵光大失,我将毒性驱除,白离,将那颗蟾珠拿来。”莫闲说。

    “是,师傅。”小狐狸白离把蟾珠递给了莫闲。

    莫闲接过了蟾珠,在毒龙镖上滚了滚,眼见着毒龙镖上起了一阵轻雾,蟾珠是蟾酥的精华所在,既具有毒性,同时也能拔毒。

    拔除了毒性,莫闲眼符箓出现,他有意念对毒龙镖进行了修改,不一会,内核已重新建立,并且进行了优化,表面出现了灵光,他才把毒龙镖交给了方源,方源谢过了师徒。

    莫闲说:“方源,你专攻武修,我已改变了内核,使毒龙镖适合于武修,但镖的毒性已受到破坏,毒龙镖已名不符实,你起一个名字吧。”

    “他发出金色灵光,就叫它金龙镖。”方源说到。

    “也好,就叫金龙镖。白离,这颗蟾珠是你杀死蛤蟆精所得,就交给你吧,用御物法催动,其毒性强烈,但它又能吸毒,你好好利用,你差一件兵器,我想想给你一件什么兵器。”莫闲说。

    “师傅,将我的蛟龙鞭给师妹。”方燕说,她带着小狐狸时,有时用蛟龙鞭时,小狐狸露出非常喜欢的样子。

    “你舍得么?”莫闲问到。

    “蛟龙鞭不太符合我的习性,而白师妹却很喜欢,我还是喜欢剑法。”方燕说。

    “那好,你将蛟龙鞭给白离,白离,你谢谢师姐。”莫闲笑到。

    “谢谢师姐!”白离小嘴很甜。

    “方燕,你过来!”莫闲朝方燕一招手,方燕听话地走了过来,“闭上眼睛。”

    方燕依言闭上了眼睛,莫闲将手覆在她的脸上,轻轻一拖,她感到脸皮一阵刺痛,莫闲已将手移开,她木然无知的看着,方源和白离呆呆看着她的脸。

    “师姐,你好漂亮!”白离赞到。

    “什么?”方燕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知道自己毁容以后,听惯了别人不屑的口吻,现在听白离说她漂亮,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听错了。

    “妹妹,你真的变得好漂亮,比你以前更漂亮,师傅把你治好了。”方源高兴的说。

    方燕立刻手一画,面前出现一面水镜,往镜子一看,一个漂亮的脸庞出现在水镜,自从那一场父母双亡的火灾后,她再也不照镜子,虽说她表现的很坚强,但爱美是人类的天性,这种念头被压抑了。

    幸福来得十分突然,她的脸上流下了泪水。

    “师姐,你怎么哭了?”白离不太理解人类的方式,方燕擦了擦眼睛,说:“我是高兴,才会这样。”

    白离困惑地看着众人,莫闲笑了:“白离,你是狐狸,虽然聪明,但你不理解人类的感情。方燕,还有你们记住,心不为形所役,修行不仅是追求力量,而且追求智慧,只有智慧,才能使人得到永恒,修行是为了永恒,为了自身超脱。”

    “师傅,什么是永恒?”白离问到。

    “你是一只狐狸,本来狐狸没有自我意识,虽然有意识,但没有我这个概念,但有朝一日,你知道‘我’这个概念,开始自我意识的觉醒,那么就有生死的概念,而在之前,并没有生死概念,只有生存的本能。有了生死的概念,当然喜生恶死,对此追求到极限,就是修仙,追求永远不死,直至永恒。”莫闲说。

    “我明白了,以前我是不知道这些,只到有一天,我好像脑子陡然清醒,莫名知道这些,但我没有想那么远,但害怕死亡,从前没有‘我’这个概念时,还是怕死,不过那是一种本能,根本没有意识到。”白离想了想说到。

    “修行有多途,一般有种,一种也怕死,但知道死亡不可避免,只追求死后的幸福,认为死后还和普通人一样生活,不过换了一个世界,这是巫修,以及大多数宗教的方式,所以修行以求死后能入神的天堂;一种追求永恒,仙道如此,但在追求,发现怕死没有用,逐渐生死同,万物一,唯有不畏死,才有资格追求永恒;一种是认为生死是规律,而追求精神解脱,达到不生不死的状态,与仙道的生死一不同,追求寂灭,那是佛教的观点。”莫闲说。

    “师傅,有人说,人最灵,难道人的意识这么了不起?”方源问到。

    “要说意识,我们来看看天地间,佛家将世界分为有情与无情,一般来说,生物可以归入有情,而无生命的东西可以归入无情,有情之物有意识,我将有情世界意识分为这样几类,一类像植物之类,可以称为零级意识;第二类可以称为一级意识,代表物是一些昆虫之类;第类为二级意识,白离在未成妖之时,就算这类意识;第四类是级意识,代表是人的意识,有了自我意识,也就是智慧生物;第五类就是四级意识,主要是传说的神、仙、佛之类。从人开始,因为觉醒了自我,所以性最灵,而之前的生命,只有少数成精的,其余都是浑浑噩噩,处于无我之,而第五类的四级意识,我只是猜想,他们又回到了无我之,但这是觉悟的无我,看破世间种种虚妄,具体怎么样,我不能尽知。”莫闲说,他第一次明确了意识的分类。

    几个人陷入沉思之,莫闲却拿了一柄宝剑,笑到:“这柄破宵剑就给方燕,既然你喜欢剑法,我就传你剑术。”

    这柄破宵剑是方隐之留下,与《洞玄灵宝定观经》一起为莫闲所得,本来就是准备给方燕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