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站在擂台上,今天是大比的日子。w?

    外门弟子众多,但并不是所有弟子都有资格,脱了劳役的弟子,修行相当于炼气高段的弟子才有资格。

    这一来,参加大比的外门弟子只有二百多人,多数弟子没有资格。

    而最终决出前五十名,由于外门弟子只有数次听传法长老及弟子们**,传授的是一些基础道术及武艺,水平并不算高。

    但也有不少人属于带艺求师,这一部分是劲敌。

    莫闲从当日潜虚子说过之后,便精心准备,他很少与人交往,交往的圈子很窄,也未曾听过传法长老或传法弟子**。

    他来到遇仙宗,本意是躲避阎罗殿的追杀。

    他不想表现出突出,但也不想浪费机会,他给自己定下目标,二十名左右,按照以往惯例,每年一次的大比,在前五十名的,有机会进入真传弟子的行列。

    当然,只是一个机会,能被收为真传弟子,因素很多,说不定一百名反而成为真传弟子,而前四十名却不成。

    有兴趣收徒的长老,会关注到现场,而收徒的长老,相当于金丹真人,不仅考察你的实力,还考察你的潜力等方面。

    不过,进入前五十名的,即使不被收为真传弟子,修行的路也大为增加,可以随真传弟子一起听法,可以向真传弟子请教。

    一个月,传法长老和传法弟子意外的开了几场**,外门弟子们很兴奋,但莫闲却隐隐感到不对,但他一场都未落下。

    有讲修行的,有讲基本法术的,有**器和符咒的应用的,莫闲认真听每一个字,对照藏经楼的书籍,他对法术之类的有了一定了解,一个月,他只是修成了起雾术,时间太短,他目前掌握了法术有起雾术、**术、飞天步和诛法。●?ww■

    不得不说,莫闲很失败,他几乎不与同伴交往,因为他以前是个杀手,受同伴的追杀,心理上有些问题,故与同伴交往,只是泛泛之交,也就没有人跟他说有关坊市的事。

    而有能力参加大比的外门弟子,都或多或少在坊市购买灵符或法器之类,为大比作准备,莫闲却一心修行,秋声和斛丹也没有提醒他。

    幸好,宗门提供了一把青钢剑,莫闲见这把青钢剑比凡间的宝剑强上不少,青光凛凛,很是合手,也没有多想。

    等他上了擂台,对手也上了台,两人互相见礼,相互通名。

    “楚云峰见过道友!”

    “莫闲见过道友!”

    两人一下子拉开距离,楚云峰抛出一把寸多长的柳叶刀,刀一出手,白光一道,只向莫闲飞了过来。

    莫闲眼睛一抽,法器!他没有法器,不是没有,有一件小幡样法器,莫闲都把它忘了。

    莫闲也没有想到会用法器,手剑嗡的一声,拔剑式击出,剑上凛凛的青光,柳叶刀上亮起光华,但在莫闲眼,飞刀变慢了。

    不仅变慢,白光也并不均匀,锋刃上明显强过周围,其有丝丝白色细丝,光波随着细丝在波动,莫闲感到之间似乎有规律,他的剑一下子击在光**动的间隙处。

    他好像回到了他砍柴时,刀刀砍在树枝的纹处,众人听到一声轻响,柳叶刀白光顿灭,一下子崩飞出去。

    楚云峰脸色一白,台下的人愣住了,开什么玩笑,楚云峰可是放出了法器,青钢剑不过是较佳的凡兵,怎么一下子将法器灵光斩灭。

    不等楚云峰反应过来,莫闲脚下飞天步已化入他步法,手青钢剑青光一闪,如鬼魅般的出现在楚云峰面前。??▲?ww★

    楚云峰只觉眼前青光一闪,一股寒意沁入肌肤,连躲的念头都没有,身体一下子僵住。

    “你输了!”莫闲冷冷的说,他的剑已经搁在楚云峰的脖子上。

    “我输了。”楚云峰艰难的说,他还没有弄懂怎么回事,剑已搁在脖子上。

    台下的人纷纷议论,有人说,楚云峰被奸商骗了,柳叶刀怎么说也是法器,却被凡兵青钢剑斩灭,肯定是冒牌货。

    见楚云峰认输,莫闲收回了剑,而楚云峰丧魂失魄地走到擂台一角,柳叶刀躺在地上,一条裂纹在刀身上,他拾了起来,柳叶刀虽是下品法器,但如此不堪一击,楚云峰也认为是一件赝品。

    他恨恨的想,怎样去找那家商铺去算账。

    莫闲下了擂台,他隐隐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注视他,好像不止一人,他不再是吴下阿蒙,知道这是金丹高手神识在注意他,他只是奇怪,不是说,境界低的人并不能觉察到境界高的人的神识么?

    他不知道,他这一击,倒让数个金丹修士神情一动,他们虽没有在现场,却用神识关注着现场。

    就连掌门流霞子不觉点头:“这个人倒是可造之才,一眼看破力量的本质,可惜,他们不知道他们只是炮灰,看看他能不能生存下来。”

    “来人,刚才庚字擂台上是谁?”流霞子问道童。

    “我去查一下。”

    一会儿后,道童回来回话:“回掌门,庚字擂台刚才有二人,分别是莫闲和楚云飞,莫闲获胜。”

    “你下去吧。”掌门说道。

    莫闲下了擂台,在浩然峰大殿前的广场上,树立着十座擂台,按天干摆列,其他擂台还没有结束,只有庚字号擂台结束。

    其他擂台上战得正欢,莫闲这才现,几乎所有擂台上都是法器轰响,灵符乱飞,光华闪烁,没有一个参赛者如莫闲一样,只是手持青钢剑。

    莫闲是一个异类,他想起自己得自两个头陀的乾坤袋有佛符,是不是自己也该用些灵符,不然显得自己有些异类。

    莫闲站在丙字擂台下,观看他们比赛,丙字擂台是一男一女,他问了比赛的两个人是谁,旁边有人回答,男的是司马丘,女的是伊篱。

    这两人可比莫闲那一场激烈得多,司马丘身边一团淡淡的黑气,炼有灵鬼,要不是莫闲修行,也看不见,在莫闲眼,这是一个青面獠牙的鬼物,手持狼牙棒,飞快的围着伊篱左一下右一下。

    而同时,空一条小龙在游走,莫闲看得出,这是一柄法器幻化,应该是一把剑,是司马丘的法器。

    伊篱却手持一截红绫,围在身边,红绫泛起红光,幻化出朵朵火花,身边一丈之内,守得水泄不通。

    两个人在台上来往穿梭,煞是好看,一时僵持不下。

    莫闲不觉摇摇头,他们虽然持有法器和灵鬼,莫闲的眼,他们破绽很多,那条小龙还有红绫,它们力量的波动虽然迅,但在莫闲眼,一剑就足以破掉。

    相持了好一会,司马丘渐渐占据上风,灵鬼一声吼,高高跃起,手狼牙棒狠命一砸,红绫剧烈波动,被撕开一道裂缝,空小龙一个猛冲,轰的一声,红绫刹那间往里一收,伊篱身体后退了几步,脸色白。

    灵鬼身上黑气大增,正待扑上去,伊篱喊到:“我认输!”

    司马丘松了一口气,制止住灵鬼:“师妹,承让了。”

    第一轮是淘汰赛,天下来,决出一百十多人,进入第二轮,莫闲进入第二轮。

    从第二轮开始,两两对决,先产生六十八名胜者,共计十四对,再两两对决,决出十四名胜者,败者进入争夺,产生前十六名,共计五十名。

    最后五十名,分成五个小组,一组十人,出线只有二人,定下前十名,前十名,循环比武,以成绩排名次。

    莫闲从第二轮开始,注意到法术的应用,起雾术一起,身边方圆一丈之内,完全看不见,对手一头撞入浓雾,虽然持有法器,但看不见莫闲,几个回合之后,被莫闲的青钢剑放在脖子上,只得认输。

    这一场争斗,台下观众面面相觑,根本没有看见两人如何比试。

    莫闲顺利进级。

    接下来是小组内十人比武,一个人九场,莫闲现,以他的实力,进入前十名还是有把握,不过他不想多暴露他的实力。

    在比武,他将几种法术融入他的攻势,配合得越来越纯熟,每一场比武,他都控制场上节奏,输和赢控制得很好,在现场的人一个并没有看出。

    最后他得了小组的第名,他看着头两名兴高采烈的样子,脸上也不经意露出一丝笑容。他没有进入前十名,他认为他掩藏得很好,但不知他的真实实力却落在几个注意他的金丹修士的眼。

    传法长老潜虚子眉头一皱,接着又松开,他看不透莫闲,不是在实力上,而是在他的做法上,他松开眉头,是因为知道这次提前大比,实质上有将他们送入虎口的意思,这个小家伙掩藏实力,说不定给他带来意外惊喜。

    比武已没有莫闲的事,但莫闲还是认真看了前十的比武,想象自身处于他们对立状况,该怎样应对。

    但结果有些失望,他现,如果自己处于他们情况下,只用一剑斩之,就能破除大部分人的攻势,他不知道,他当杀手多少年,现在又入修行,战斗经验何其丰富,而场上的外门弟子,可能修行高过他,法器强于他,但对于时机等把握,却远远不及他。

    他心暗暗得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