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名外门弟子整齐排列,他们是外门大比的优胜者,莫闲身处其,他这次大比排在十六位,既不突出,也给人留下了印象。◆w★

    大比的奖励已下,前十名奖品丰厚,特别是第一名,不仅奖励灵贝千枚,还奖励了上品法器一件,作为第十六名,灵贝只有二百,法器也是下品法器,只有这个时候,莫闲心有些后悔,但转念一想,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也就将之抛在脑后。

    掌门流霞子站在大殿前,在他脚下有十八级台阶,下面是广场,五十名外门弟子一丝声音也没有,在听掌门给他们训话。

    “你们是外门弟子的精英,但还不够,精英更需要磨练,从现在起,你们就进入一年的历练之,这次时间提前了,是因为世间出现了一个组织,凡人只知道它是一个杀手组织,但并不知道,它是一个魔道组织,它就是阎罗殿,我们应邀除魔,阎罗殿一日不除,世间一日不得安宁…”

    掌门的长篇大论让五十人的队伍气势高昂,莫闲心隐隐感到一点不安,他本来是阎罗殿的一名杀手,知道阎罗殿有高人,但没有想到阎罗殿居然能让道佛两门如此兴师动众。

    五十人分为五队,每队一名队长,一名副队长,由前十名的人担任,莫闲所在队伍的队长韦清,副队长卫森,八个组员,其一人为女子,明眸皓齿,一脸笑意,其名谢草儿,另外六人,聂云、连山、海天愁、皇甫冉、柳长生和豫无春。

    “大家在日后的辰时刻在此集,先将自己事情处理一下,就此散了。”韦清看了一眼组员,说到。

    莫闲去了一趟坊市,他身边有几百灵贝,买了一些灵符,又在小摊子上买了一套六根针的法器,是下品法器,花了他近一百灵贝,这套针头法器做功有些粗糙,但莫闲感到有些亲切,便买了下来。

    他法器有一件,是一个小印,厚土印,是他参加比武的奖品,名称很大气,一定层度上,攻防兼备,更注重防守,莫闲已将之炼化,那件小幡,不知什么品质,估计也不高,莫闲却把它忘了,而这套**针名字虽好听,也就是偷袭所用。?●★.w▼

    真正用来进攻的,莫闲还是相信他的剑,虽然是一件凡兵,但莫闲有一半功夫用在其上,他的法术目前看来,只有一个诛法可以致敌于死地,其余的不论是起雾术,还是飞天步,亦或**术,都是辅助类法术。

    莫闲快到他所住的地方,周边一片幽静,黄昏已经合暝,莫闲陡然站住,他听到一丝声音,隐隐感到一股极其微弱的杀气一闪而没。

    他的手上悄悄掐了一个诀,并没有动,背微微耸起,好像一只扑食前的猛兽。

    一抺银光急闪,似幻觉一般,莫闲明显看出,那是一把柴刀。

    莫闲动了,脚下飞天步出,手上印诀一扬,身体一闪,接着一团浓雾起,身影立刻隐入雾。

    银光一下子斩空,一个黑衣人的脸根本看不清,见莫闲借雾隐身,手诀一动,风顿起,一阵狂风,将雾气吹尽。

    莫闲顿时现身,脚下似左非左,似右非右,刺剑式出,如春梦无痕,剑已到黑衣人前,这一剑,融入砍柴功,让人无可躲避。

    剑过处,黑衣人一下子好像有灵感一样,身体微微偏转,这一剑居然落空了,还没有看清怎么回事,黑衣人脚下一动,一下子失去了踪影。

    莫闲大吃一惊,他并不知道黑衣人是谁,他必杀的一剑,居然落空了。

    他感到身后微微一麻,不好,他意念动处,厚土印动,厚实的黄光一下子将他护住,同时,左手往身后一扬,**针出手。?.■

    **针还没有炼化,不过,并不影响他将**针作为暗器使用。

    **针一出手,六道细微的青光一闪,便没有了踪影,他大吃一惊,背后的厚土印的黄光随之崩溃,一把柴刀已搁在他的脖子上。

    他感到脖子一凉,但并没有疼痛,缓缓的回头,现一个陌生的黑衣人手握柴刀,他知道这是遇仙宗标准的柴刀,只是凡铁而已。

    他见黑衣人并没有杀他,心思灵活起来,看向黑衣人,但黑衣人的面目却看不清,好像一团云雾。

    “你是谁?”莫闲问到。

    “我看你骄傲了,你连我的随手制造的影子都打不过,而且,影子的实力,跟你差不多,你有什么资格得意!”一个声音从道旁响起,正是传法长老潜虚子的声音。

    说一出口,黑衣人顿时消失,手的柴刀,还有**针跌落在地。

    莫闲脸红了,他虽没有得到冠军,那是他故意所为,但却被潜虚子这一场,让他冷汗直流:“多谢师伯的教诲,莫闲知道自己错了。”

    “不仅是我,还有一批长老都看出你的实力,你为什么不将它表现出来?”

    “师伯,我是一个江湖人,长期以来,养成一个习惯,不在人前表现全部实力,这不过是比武,又不是生死相搏。”

    “我不该问,但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样走上修行路?”潜虚子又加了一句:“如果不方便说,就不用说。”

    “我,我是无意遇到一位将死的修士,得到几本书籍,后来又遇到松溪真人,我想拜他为师,他没有同意,却授我黄庭之道,再后来,遇到重伤的子秀,子秀托我后事,并答应我拜入遇仙宗,这就是我的经历,师伯,你不放心我?”

    “我要不放心你,根本不会指点你,我这点眼光还是有的,你到遇仙宗最多是躲祸,没有坏心思,要有坏心思,你根本瞒不过我的眼睛。”

    “多谢师伯”

    “这次历练,希望你能够通过,正式列入山门,历练有危险,这次危险较大,小心一些,我怕你骄傲,特地在此,给你当头一棒,不要过分依赖外物,修行是一个自我不断越的过程,多少年了,你的悟性好,不要耽误了,许多年以前,曾有一个人,跟你一样,不过他陨落了,真是可惜了。”潜虚子似乎想起从前,长叹一声,兴致似乎陡然低了下去,回头摆摆手,直接离去。

    有古怪,莫闲虽然不动声色,但他的内心却惊觉起来,他也知道潜虚子对他一直很好,也许因为如此,但似乎他知道什么,却对外门弟子不好言明。

    莫闲还是挺感激潜虚子,是他在默默指点自己,使自己明白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玄妙,即使他不说,只要有心就行。

    莫闲回到房间,盘坐下来,很快进入胎息,内外似乎通明,似有非有,内心好像有光明一样,但他却看不清。

    醒来后,莫闲叹了一口气,胎息是目前的境界,自己有些着急了,想进入内明状态,谁知越是想进入,越难进入,呆呆地想了一会,又起身将形意拳打了一遍,接下来练剑,以神御而不是气御,剑真意渐渐产生,莫闲对剑法感到很满意,他一点也不急燥。

    在遇仙宗的大殿,掌门流霞子,还有数位长老在座,一场争辩正在进行。

    “掌门,你确定这么做?”潜虚子问到。

    “我们修行者与天争,都是为了争那一线机会,大劫将至,不得不为我们自己考虑。”流霞子说到。

    “天地大劫,谁也说不准,佛门内部争执,我们何须卷入。”长老玄静子说到。

    “正因为吃不准,天机一片混乱,估计大劫到了,佛门出了个邪道阎罗殿,已将古华寺覆灭。”流霞子说到。

    “既然如此,也不应该派修为低下的外门弟子去应劫。”潜虚子说到。

    “正因为没有把握,才派外门弟子去,不一定是杀劫。”

    “不是杀劫?也会变成杀劫,他们修为低下,而阎罗殿却是高手如云,这不是让他们送死。”潜虚子说到。

    “话不能这么说,除了我们,道门不少门派都是如此,说白了,他们是棋子,正如玄静师弟所说,本来是佛门的事,但形势比人强,谁叫佛门比道门强大,不出人是不行的,但又不能动用真正的实力,只好派他们去。”流霞子说到。

    “这些弟子并不知道这些,这也好,有时无知是一种幸福。”长老明真说到。

    潜虚摇摇头,没有说话,流霞子开口了:“他们如果经过考验,就将他们收为真传弟子,作为未来对付杀劫的种子。”

    他们在大殿谈论,而五十个外门精英并不知道,只有莫闲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不知道他们已被宗门作为第一批应劫的棋子抛出。

    潜虚子黯然默叹,好不容易看一个有大潜力的弟子,却又面临生死考验,而且是生还机会渺茫的那种,敌人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难道真有天妒这回事,希望他们吉人自有天相。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