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将手紫竹杖却漫不经心地一拖,看上去慢吞吞软绵绵的,却正好碰到他的刀光,被莫闲一拖,刀光引偏,一刀落空。

    萧莳吐气开声,刀上罡气暴长,就要向前横斩过来,但莫闲一杖将刀光引偏后,手一翻,动作依然慢悠悠,但不知怎么的,好似突破空间距离一样,正打在他的身上,这时,他的刀罡才展开。

    一切陡然静止,就那么一瞬间,整个人像泥沙做的一样,四大崩溃,彻底散了,一个大活人,就在众人眼前散了,情景诡异。

    “你这是什么功夫?”慕山不由自主的问到。

    “没有功夫,只不过打破微小之间的联系而已。”莫闲出乎意料地回答了他。

    到这个时候,慕山才发现自己居然不自觉的问出问题,修行界,各种奇功异术层出不穷,很显然,这是一处异术,不过慕山自认为看出了什么,紫竹杖不打到身上,就没有事,慕山心并不害怕,打到身上才起作用,他不认为莫闲能打到他身上。

    “杀我弟子,拿命来!”慕山吼了一声,手双钺一摆,罡气成形,如剪刀一样,交剪而来,莫闲手说到:“打打打!”手紫竹杖好像虚空乱打,却正好打在罡气的关键点,,罡气呜咽一声,顿时散开。

    “慕兄,注意!”一道乌光从旁边射出,直袭莫闲肋下,莫闲正好打消散了罡气,杖头一颤,紫光暴长,裹着朵朵白莲,直向慕山铺陈过去,慕山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手双钺一错,罡气迸发,但在他没有留意间,一朵白莲在他背后出现。

    正在这时,观止发动了,一道乌光直袭莫闲,莫闲手动杖一转,无数白莲出现在身边,乌光一下子顿住,现出一条乌蛇,乌蛇一顿,呯的一声,化作无数细小的飞虫,一下子将莫闲围了起来。

    而那朵慕山背后的白莲,在观止提醒下,慕山急忙之间,向外一撇身,白莲陡然光华大作,如火一样,擦过他的衣角,所过之处,一切物质都消失,虽然慕山只是一个衣角没有了,但他吓了一跳,冷汗只差湿了衣衫,这还是莫闲将绝大部分注意力放在防范乌光上。

    慕山退了好几步,眼睛看向莫闲,再也没有轻视的表情,虽然他不明白这种手段,但他也知道,这不是武修手段。

    莫闲身边莲花朵朵,将自己防护好,他看得出,那种微小的飞虫一样的黑烟,细微得肉眼都看不清,他想了起来,这是这个世界鬼修的一种手段,实际上算是一种**,在莫闲那个世界,法术分类分法很多,有依五行分,有依防护和攻击分等等,但其有一种分法,却是按照道教神的功能分,分为火部,雷部,斗部还有瘟部等诸部,莫闲自己都曾经得到一种瘟癀幡的练法,他在圣门说给了九秋仙姑。

    对瘟部法术,真火是首选,将瘟癀之气在未入体之前,一把火烧尽,要是瘟癀入体,那就比较麻烦,莫闲想到这里,手一动,火行符箓发动,刹那间,周围成了火海,无数火鸦在乱飞,到这时,莫闲才发觉自从符诏成就后,虽然是本尊成就,自己施动符箓,念动即发,天地相助。

    观止本来是救慕山,才使出鬼瘟之法,化为乌蛇,不想莫闲更狠,一把火将他的瘟癀之气浇尽,虽然没有伤到他自身,但这瘟癀是他培养了多年,平时放出,只要进入敌人体内,一时刻,敌人就会化为脓水。

    莫闲解决瘟癀之气,目光冷冷看向观止,一道朱虹出现,直落向他的头顶,手紫竹杖一圈,白莲朵朵,紫气漫延。将慕山圈入其,一人独斗两人。

    慕山气乐了,手双钺一场,左右披风,罡气四溢,喝了一声,硬闯了出来,钺上罡气迸发,化为青狼,咆哮着冲开的莲花,他终于用出武道真意,不过他的意像并没有引起莫闲过分关注,莫闲一杖之下,敲在青狼的头部,直接将青狼打散。

    而大部分注意力放在观止身上,观止见朱虹来到,也祭起一物,却是一只花瓶,但在外面布满了阴气森森的符箓,一股黄泉之水的从瓶冒出,直向朱蟾剑而去。

    朱蟾剑顿时虹光消散,莫闲心头突的一声,口喷出一口真气,朱蟾剑光华大作,冲开了黄泉之水,回到了莫闲身边,对方显然没有想到,朱蟾剑居然能逃脱他的黄泉之水。

    这只瓶子的黄泉之水,是他费了极大的力气了祭炼出来,为此还损失了数个厉鬼,平时阴河瓶一出,黄泉水一现,无论对方如何,法宝一接触,立刻灵光锐减,稍不留神,就化为凡铁。

    不料朱蟾剑虽然灵光暗淡,但观止更心疼,因为他发现莫名有一种毒素混入其,这不是一种实在物质,而是一种气机,莫闲知道,朱蟾剑上的信息流失,黄泉之水也不纯粹了,观止很心疼,又要花大功夫净化。

    莫闲将剑收回体内温养,而观止也将阴河瓶收入体内,这一点倒出乎莫闲的意料,转念一想,恐怕这伯法宝有一定限制,看来,这个鬼修不是易于之罪。

    他口一张,取东南巽方一口真气,猛然吹向观止,刹那间,飞砂走石,直压观止,观止身边黑烟浓起,转眼间,鬼声啾啾,一个鬼王走出,在他身后,黑压压看不到边的鬼卒,身边黑烟所到,迅速变成阴冥,而此时风已到,刹那间,阴冥后退,一个接一个鬼卒崩散,化为黑烟,暂时他不会影响莫闲。

    莫闲回过身,手紫竹杖消失,出现了一柄方天画戟出现,正巧,慕山吼叫着扑了过来,莫闲手戟一挺,喝了一声,双臂一使力,当的一声,双方兵刃相交,莫闲的戟重达一千多斤,双臂据有龙之力,即使未运用罡气,力气之大,也超乎慕山的意料。

    慕山飞了过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