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我是观止找来的,但我得先调查一下,修行人都不是笨人。?(?([[  ”申徒若说,他的话不假,修行到他这个层次,没有一个是笨人,虽然有各种个性,但都是一方豪杰。

    “你要调查什么,事有因,我一个外人,才到贵地,便受了截杀,当然要反击。”莫闲说。

    “你说得不错,但哪里有什么对错,胜者自然是正义的。”申徒若笑了,手出现一面镜子,微微一晃,莫闲顿觉一寒,脸色大变,自己的真容被摄,他轰然出手,平空卷起数丈气云,直压申徒若。

    申徒若哈哈一笑,身影一阵模糊,早已遁法动,身影消失,他可以完成了观止的任务,十六计走为上。

    “想走,哪有哪么容易!”莫闲冷声说,轰的一声,六魂幡出现,凭空一摇,啊的一声,申徒若从半里外的空间跌出,莫闲抓住他的一点气息,硬用六魂幡追击,空间形成一种神秘的联系,申徒若刚进入遁术空间,突然心神一个恍惚,硬生生从遁术空间跌出。

    他一跌出,惊醒过来,暗叫不好,身体一寒,再看莫闲,已手持千里云烟弓,一箭射出,彩缠绕,一道已到申徒若的身前,申徒若身边灵光一闪,并没有避开,但总算让箭偏移了一些,从腹射入,在后背开了一个大洞,箭飞出。

    申徒若毕竟是元婴修士,此箭要是放在一般修士身上,即使不死,也要身受重伤,但他大收一声,照样生龙活虎,身上箭伤缓慢在收缩。

    要不是伤口有微弱彩虹光蠕动,伤口愈合得更快,就是这样,伤口明显得在收缩。

    他驾起遁光,飞向远方逃去,莫闲回头吩咐一声,身体化作一道清风,直追而去。

    人被摄真容,并不会对己身产生影响,但却被一类法术有了用武之地,那就是魇魔类法术,特别是箭钉头书,据说大罗金仙都不能幸免,所以莫闲不能放过他,一定要将自己真容拿回来。

    方源人望着莫闲远去,他们人根本跟不上莫闲,师傅说了,要他们在城等几日,如果日后他不回来,要他们去找于崇阿。

    两人风驰电掣一样,一前一后,随眼就到了城外,莫闲渐渐追近,申徒若一回头,见摆脱不了莫闲,一回手,一颗阴雷化作数十丈绿光如山一样压向莫闲,

    要在以前,莫闲只得避让,但现在的莫闲早非吴下阿蒙,见阴雷打到,面前出现一盏灯,手一弹,一朵灯光向前打去,看似慢悠悠,实质其快无比,轰的一声,猛然灯花化作数亿精芒,就势爆,那阴雷刚要爆,****芒如雷打在阴雷,如风卷残云一样。

    莫闲看看近了,大喝一声,从后脑髓伸出一只黑白相间的大手,抓向前方的逃跑的人。

    申徒若回头一看,见一只大手抓来,口一张,一道白光射出,现一颗碗口大的珠子,打向那只大手,一接触,轰的一声,层云为之散开,阳光泻下。

    莫闲一抬头,眼睛金了一金,看向天空的太阳,意念伸了过去,调用太阳真火,一道火柱从空而降,间足乌飞翔,罩向申徒若。

    申徒若心警兆连连,抬头看见太阳真火柱,他也急了,意念起处,刹那间,空气水汽迅聚拢,白雾弥散,在他的头顶上方,形成一层厚厚的云层,太阳真火一到,立刻烧得滋滋作响,转眼间,白雾出现了一个洞。

    真火减弱,他头顶上轰的一声,出现了一柄铁伞,正防住了太阳真火,两人飞遁迅,转眼功夫,下去几十里,两人各展神通,一时间,莫闲不能奈何他。

    前方一个树林,出来一个人,正是观止。

    申徒若一见他,立刻欢喜得大叫:“道兄,快来助我一臂之力。”

    “我来也!东西有没有到手?”

    “放心,我出马,还有什么搞不定的,接住!”他抛出一物,正是那面镜子,就在他刚出手时,周围空气一下子变得粘滞,莫闲一摇六魂幡,对着两人一摇,两人一愣,莫闲却使出御物术,那面镜子一滞,接着向莫闲飞去。

    此时,两人醒了过来,见此情况大惊,两个人立刻出手,镜子一下子向东,一会向西,六魂幡的摇动,虽然随着功行加深,摇动次数越多,但现在的莫闲,只能摇动四五次,身上的法力就要耗尽,莫闲也急了,这次摇的对象是两人,比一人花费更多的法力。

    他身上法力已消耗一大半,但现在不是考虑法力的时候,要战决。

    幡一摇,两人头一昏,立刻有不自觉的的反应,放松的对镜子的争夺,莫闲趁此机会,将镜子抢到手,顺手将镜子放入乾坤袋。

    两人回过神来,怒吼一声,忽然联手两人联手,一齐向莫闲杀来。

    莫闲虽大部分法力耗尽,他手一点,空气起了一阵啾啾声,却是无数风刃,将两人罩数,他用风刃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风刃术消耗法力很少。

    两人没有想到莫闲如此的利害,以一敌二,居然还将镜子抢了过去。

    两个衣袖连挥,将风刃打灭,莫闲已经手一动,木行符箓动,刹那间,无数藤蔓从虚空漫延出来,直向两人缠去,由于用的是符箓,虽然消耗法力,但比之真接运用神通来,法力是大大的省了。

    莫闲短时间内,攻击一波接一波,好似大浪一样,根本不给两人机会,两人虽有一身绝学,却没有机会挥。

    两人有点手忙脚乱,对付莫闲层出不穷的手段,那绿色藤蔓突然转化为火海,如火山暴。

    “申徒兄,你顶住,让我腾出手来。”

    “好,我来顶住。”申徒若手执闭火诀,身上灵光乱闪。

    莫闲冷笑一声,手却不慢,将腰间葫芦打开,一条巨大的巴蛇从葫芦游出,蛇张开大口,头上有独角,一口将申徒若吞下。

    莫闲没有想到,这个葫芦这么强,居然建功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