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叹息,自己是小看了天下人,本来他以为鬼修没有什么,除道修外,他最熟悉的是武修,其次要算巫修,鬼修是只了解一个皮毛。([[[〈?(?

    鬼修之道,在于御鬼,莫闲以前也曾见过鬼修,不过他们功力不深,莫闲没有太留意,直到今日,莫闲才对鬼修重视起来。

    想想也是,天地人鬼神,鬼道肯定不简单,以前的莫闲却忽略了鬼道,主要是他还在刚入道时,就曾练过鬼灵,后来送给了白开心,主要是它的威力跟不上莫闲的需要。

    从那时起,不自觉形成了一个概念,以为鬼道不过是些祭炼阴灵之术,不登大雅之堂,不知不觉间,在心目形成了所知障,以至于他到了这个世界,见到鬼修,都心存歧视。

    而观止却给了他当头一棒,他才惊觉自己还是小看了天下人,不论在哪一行当,终究会有杰出在才,哪一行都不得小视。

    原来鬼道不仅是御鬼,更是统领万千阴魂,镇压一方世界,甚至分出念头,可以成为一方大能,这才是鬼道。

    他得到了这枚念头,自然对观止的一些想法了解,特别是其有观止祭坛所在,这是专门对付莫闲的。

    既然他逃了,还是去看看,鬼修法术很神秘,特别是他两次都从莫闲手逃脱,道穷则变,莫闲在之前的确没有好的办法对付鬼修,只是靠境界压,或者战术得当,但得到了这枚念头,还有二次与观止的斗法经验,莫闲有信心推导出克制鬼修的技巧,如果他再来,那么就是他的死期。

    当莫闲找到法坛,已经是人去台空,台上还残留着一个草人,背上贴着莫闲的字样,莫闲手一指,草人腾起了火焰,转眼之间,就化作灰烬。

    莫闲回转丰城,和方源人会合。

    在刺史府,刺史正在训斥李寄啸和李寄玉,旁边还有他的儿女们,要不是李寄玉话多,李寄啸所做的事,刺史还蒙在鼓,看来,不能让李寄啸再管下去。

    “我对寄啸很失望,为了一点小事,损失了慕山这位宗师,寄栋和寄梁,你们好好的辅佐寄啸,你们是他的兄弟,这个月内,寄啸暂时停止过问暗部,好好反思,寄栋,你带着寄梁,暂时管理暗部。”刺史说。

    “尊父亲大人吩咐,我和寄梁一定替父亲控制暗部。”李寄栋立刻说,他的眼先闪过一丝得意,又闪过一丝嫉恨,事情没有出他的意料,他们的父亲果然偏向李寄啸,他暗自冷笑,个月,等他出来后,还想控制暗部,真的欺人太甚。

    刺史话一转,说:“我门的人不能白死。”

    “父亲,莫闲来到了丰城。”李寄啸说。

    “寄栋,你安排一下,让官兵围剿了他。”刺史冷冷地说。

    李寄啸看着他的大哥,平时,他的大哥是个纨绔,从今天的事来看,妹妹寄玉被他利用,矛头只指李寄啸,李寄啸怎么能看不出,他的大哥早就盯着他手权力,现在听说要李寄栋带人围剿莫闲,笑了。

    “父亲,既然慕山都不是那人对手,官兵怎么能可能是他的对手?”李寄栋说。

    “这~”李刺史刚才义愤填膺,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官兵不行,转念一想:“我们是朝廷官员,与道廷有协议,看来他是一个散修,你自去警告他一番,不然的话,我们紫川国会布宗悬赏令,让他们等同妖精。”

    李寄啸冷笑一声:“他们来到丰城,我派了专人监视他们,大哥。你行不行?”

    他用了激将法,想借刀杀人,要是莫闲不使白离将监视他们的人收入五方修罗图之,也许李寄啸就不这么做了,他没想到,李寄栋已与莫闲见过面,虽然没有明说,但李寄栋不是呆子,猜也猜到那四个人的身份。

    “是,父亲大人,我这就去办!”李寄栋恭敬地说。

    “你去吧!”刺史说到。

    李寄栋退了出来,准备找父亲身边的叶梦德问一下情况,却得到一个消息,叶梦德已经请假。

    “他说到哪里去?”

    “他没有说,估计是请人,这点二公子自然知道,你问一下就行了。”

    李寄栋不是无能的人,多少年了,他在默默看着父亲怎样处理事务,又饱读诗书,自然腹有货,仅仅是缺经验而已。

    他又问了一些问题,现在关键是整个暗部都忠于他的弟弟,他眼珠一转,决定借刀杀人,兄弟两个想到一会,都想借刀杀人,不过,李寄栋想杀的人是暗部的上层。

    莫闲和他的弟子们在一起,旅社的小二进来,说有人找,莫闲早就知道,淡淡地说:“将他们请进来!”

    李寄栋和李寄梁进来,两人对着莫闲一揖:“见过道长!”

    “不必了。”莫闲淡淡地说,二人这才作罢。

    “我们来的原意是道歉。”李寄栋说。

    “这不关你们的事,两位不必为了表忠心,你们来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李寄啸被要求去反思,但他的心腹到处都是,我想请道长看看,能不能~”李寄栋做了一个抹嗓子的动作。

    “我并不是你家的仆人!”莫闲脸一沉。

    李寄栋笑到:“我父亲说,朝廷和宗有协议,修行人不得干预世间之事,不然受到宗共同追究。”

    “这点不用你说,我在世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可以走了。”

    莫闲望望两人,神色越冷淡。

    “莫道长,李寄啸派慕山的大弟子叶梦德去请帮手。道长,后会有期。”李寄栋一笑,毫不在意,一揖而去。

    莫闲摇摇头,说:“格调太小,难成大气!”

    莫闲到丰城,不是为李家,而是他隐隐感到有事生,至于什么事,心并不清楚,他卜算之道并不精通,只不过有大致的感应,莫闲只是感到在丰城有机缘,不过内心还是有一丝不安。

    至于李家的事,只不过是顺带而已。

    莫闲并没有将李家放在眼,至于李家的威胁,莫闲更是感到好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