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并不清楚什么事,但他的性灵告诉他,这里有一场机缘,他心有稍许的为不安,虽然他不清楚是什么,但他有有是时间。?〈?

    于崇阿,也就是道通法师,也来到丰城,他孤身一人,手持禅杖,迈入城,作为一个和尚,这里的人们对他感觉到很好奇,佛道修行,毕竟已是式微,故此,引来很多的好奇的目光。

    他在近期坐禅入定时,恍惚之间,遥见一座城池上方,突然之间,风火大作,隐隐似见一人在风火之,神采飞扬,醒来后觉得奇怪,自从必修佛法后,勘破了诸物无常,在入定,不应该出现如此幻象。

    这座城池是真有还是虚幻,他都拿不定的主张,说来也巧,他在林的一块石头上静坐,从天际不同方向飞来两道遁光,落在他的不远处,两人现出身来,但没有注意到还有人。

    “张道友,你约我什么事?”一个身穿灰衣道袍的人问到。

    “王道友,你欠我一个人情,我想了半天,其他人我信不过,还是王道友比较可靠,我想请你帮忙,为我抢夺一件宝物,如果你答应,你欠我的人情就一笔勾消。”张道友说到,

    “抢宝物,对手很强么?”王道友问到。

    “也许很强,也许手无缚鸡之力,但我知道这件宝物落到丰城。”

    “是什么宝物?”

    “不知道,好像是一对风火轮,听说是几个散修无意探宝后飞出,却没有捉住,在半个月以前,有人现一道火光在丰城出现,开始以为走水,但无一处失火,我得到消息,排演天机,现它与我有缘,故此,才找你相助。”张道友说。

    两人说着,没有防到在树林有耳,道通法师恍然,他想起来了,当日在普陀山观音的洞府之,灵宝风火轮破空飞走,有两个修士追出,结果他不清楚,现在看来,二人还是没有追到,风火轮是灵宝,传说灵宝能自动择主,既然是佛门灵宝,那么那人应该是佛门未来的种子。

    想到这里,对先前定所见,难道不是菩萨在提醒他,等两人走后,他就来到到了丰城,到丰城一看,眼前在景象在定看过,越认定是菩萨在定提醒他。

    他不知道,不仅是他,还有几方人来到了丰城,当日动静那么大,可不止一人看到火光,道家总有人会推算,纷纷算出有一件宝物流落到丰城,具体在哪里,却推算不出来。

    莫闲不知道的是,他身在丰城,丰城已引起各方注意,话又说回来,就算知道,让他知难而退也是不可能。

    莫闲既然知道叶梦德去请帮手,而他并没有感到心有不安,他虽不擅长推算,但事情临头,总有预感,这是由于他身心日益通透,他是元婴层次,元婴有质有形,神魂与之合一,所谓神魂,则是阴神,并未转化为阳神,要转化为阳神,是一道大关,必须由后天转化为先天,以先天祖炁点化,才能将神魂转化为阳神,不然的话,出神必须以元婴为凭依,不然的话,神魂性为阴,根本不敢在白天出壳。

    修行法门有多家,内丹一门走的是以精气神结成金丹,形成元婴,再经先天祖炁点化,化为纯阳,但往往过不了那一道天关,只能算是鬼仙,沉沦于冥土。

    而其他门,如存思法门,往往不经过精气神合一而成丹,由存想而成法相出壳,甚至不经过法相而出壳,形成阴神,再由观想而成琉璃身,形成内外通透,而成为鬼仙,甚至包括佛门都走此路,这就是所谓的“万劫阴灵难入圣”,再进一步,必须调各阴阳,攒簇五行,才能使生命形式生变化,达到所谓人仙。

    再进一步,一点先天祖炁点化,神魂转化,逐步纯阳,这就是地仙。

    莫闲现在可以算是鬼仙巅峰,初步具有人仙资格,在这个过程,许多事情逐步不经推算而有预感,正因为这种预感,使他感觉到没有什么危险。

    莫闲决定在丰城多呆些日子,白天在城内转悠,晚上回到客栈,几天转悠下来,莫闲将丰城摸了一个清楚,而李刺史却很奇怪,自从上次李寄栋来过,居然没有再对他有过动作。

    莫闲带着方源他们正在城转悠,看见了一个熟人,他笑了,想不到在丰城又看到他。

    “道通大师,想不到再次遇到你!”莫闲合什说。

    道通也合什稽:“莫闲施主,又遇到你的,你难道是来寻找风火轮?”

    “风火轮?难道是上次飞走的风火轮,落到了丰城。”莫闲心有悟,看来丰城近期不会平静,难道这就是机缘,莫闲摇摇头,这不是他所希望机缘。

    “不错,是风火轮,是菩萨留下的灵宝。”道通说到,他很自信,他转修佛法,当然有足够自信,对于风火轮之事,他并不讳言。

    莫闲笑了:“风火轮既现,你知道它在哪里个手?”

    “推算不出来,灵宝之所以为灵宝,已能掩饰天机,我只能有模糊印象,不能准确知道,它已认主,掩藏在城市之,只能慢慢寻访。”

    “我就不参加了,我对风火轮并没有兴趣,我是解决与李家的恩怨的。”

    两人谈了一会,道通告辞,莫闲知道他要寻访风火轮的下落。

    莫闲在与道通谈时,一双眼睛盯着他们,眼光之含着敌意,莫闲心灵透澈,已然感觉到,但在两人交谈结束,莫闲再看时,已没有人了。

    莫闲回到客栈,小二拿来一封信:“莫道长,你出去后不久,有个人给你留了一封信。”

    莫闲拆开一看,原来是封挑战书,约莫闲与城外山二十里的申山一了困果,莫闲拿着这封战书,久久不动。

    “师傅,你看什么?”方燕问到。

    “没有什么,我只是感概,修行人也不得清静。”莫闲叹到,手书信瞬间成粉。

    “师傅,书信说些什么?”方燕又问到。

    “一封挑战书而已,修行人一心修行不好,反而为意气之争,人不能免俗!”莫闲说,对方不仅是挑战,而在给他的书信上做了手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