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运不好,事欲成功反转败

 热门推荐:
    遁光显得很慌张,莫闲在此之前,已联系本尊,本尊也知道这边的事,本尊很淡然,好似不在乎此事,但思维一交接,莫闲真的知道本尊很淡然,本尊在淡然知道了当日松溪真人的选择,明知是有死无生,但毅然决然去了,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遁光很显然现这边有人,慌张地向这边而来,落于山顶之上,一共四道遁光,见到莫闲,手一拱:“青羊观守静见过道友,我们四人不幸与妖人而斗,妖人一身风火法,极是厉害,整座城池被毁,现在后面有道通法师阻住,请问道友何名?”

    “莫闲,青玄宗外门弟子,曾在玉虚宫云峰学习过。〈这位是?”莫闲依礼说到。

    “守虚(守成、守极)见过道友!”人稽,莫闲知道他们最起码是真传弟子,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是没有资格叫道号的。

    远处天空之,半边天都风火一遍,火焰,一个人影出现,脚下风火轮,手一杆枪,直压一个人,那人是个和尚,放大光明云,梵唱隐隐,现无数金刚力士,罗汉大德,飞天在洒花。

    莫闲一眼看出,他正是道通法师,道通法师边战边走,手使一根镀金禅杖,禅杖动处,雷声大作,电蛇成群。

    “道通大师,往这边来!”守静喊到。

    道通往这座山头退来,莫闲手出一符,正是水行符箓,符成动天地,四周涛声起,一股大水从空直压风火,转眼之间,弥漫半天。

    道通法师一见之下,手禅杖一抛,化为一条蛟龙,冲波逆浪,直向那道人影压去,那道人影显然慌了,手枪一摆,将蛟龙逼退,大水已到,一下子退出好远,天空之的火去转眼间萎缩,只有原来的一半。

    正在这时,下面的一处水潭,当地人唤处黑龙潭,陡然听到龙吟声,一道烟雾直上云霄,大水陡然向百川归流一样,而风火之势借机大作。

    而禅杖化作的蛟龙,一遇到真的蛟龙,还了原形,从空掉了下来道通没有想到这一点,差点被暴涨的大火吞没,狼狈不堪的逃了出来,身上僧衣被火燎破许多洞眼,倒像一件乞丐服,他一出来,将手一招,禅杖飞起,落入他的手心。

    守静他们刚高兴,突然黑龙潭黑龙气息冲出,顿脚到:“好妖孽,想不到这个时候,坏了莫道友的大事!”

    莫闲苦笑,自己恶业缠身,诸事不利,佛家有神通不敌业力,没有比这更好的注释,还好,自己强压住业力,遣走了个弟子,他们要在身边,不知会倒霉到什么样子,从今以后,自己恐怕这种横生是非的事就成了常态。

    道通落到莫闲身边,莫闲问:“大师,怎么回事?”

    “不用提了,看来是业报,当日在普陀山放走了风火轮,谁知它不知什么时候附上了恶灵,现在恶灵已控制了风火轮,再这样下去,恐怕灾难更大。”

    “风火轮为灵宝,怎么有恶灵附上,恐怕是原主人的灵神作怪。”

    “你是说,当日在那禁制,昧真火灼烧,是为了除去那个神魂。被我们无意间放出,我们造下无边的恶业?”

    “大概如此,不然不好解释这件事。”莫闲淡然的说。

    道通震惊了,心一动,开了天眼,一见之下,莫闲头顶气运已被压缩不到尺许,而漫天的恶业如一座高山压在他的头顶,再看自己,头顶上依然是恶业滚滚,虽然不到莫闲的四分之一,但也看着心惊不已。

    “当心!”守成叫到,火云已压到山头,山头的树木有些已经着火,守成袖子一扬,一派清光泛起,护住了山头。

    莫闲一声长啸,他知道自己出手,肯定会有意外,但不得不出手。

    他伸出手,掌佛国使出,在别人眼,手掌铺天盖地,手一翻,带着雷霆之声,直接将风火轮装入,一刹那,天空的火焰全消,灵宝已经被他装入佛国之。

    佛国内,梵唱大作,无数罗汉、菩萨和世诸佛一起现身,向风火轮镇压下去。

    而在外面,众人惊呆了,道通法师迟疑的说:“掌佛国?”

    “不错,是掌佛国,大师,请你度这一城的人,我掌佛国恐怕不能镇压住风火轮,我将他带到海上,再想办法!”莫闲说完,也不待他回答,早已化作一道无形无色的清风,先天神风阴阳遁,直奔海上而去。

    而他的佛国之,早就翻了天,煌煌大火,风助火势,那些罗汉菩萨还有世佛之类,不少陷入火海之,一个声音在狂笑。

    “你们佛门虚伪透顶,看我不将尔等化为灰烬,不解我心头之恨!”一尊尊罗汉、菩萨化为灰烬,经声在进一步减弱,不等他到达海边,掌佛国恐怕就会破了,风火轮会脱了出来,如果再有大屠杀之类的事,恐怕恶业会进一步加重。

    莫闲没有办法,调用一丝肾水精华,裹着一滴甘露净水,他得到很多甘露净水,但大部分他都付于他的弟子,身边留下的并不多,甘露净水对于莫闲并没有什么用,但想不到今天会用到它。

    掌佛国之,甘露净水化作滂沱大雨,火焰立刻消失,莫闲才松了一口气,突然之间,风火轮化作一道光华,冲出了掌佛国,莫闲一惊,这是怎么一回事。

    风火轮停住,一个人影渐渐清晰:“哈哈!多谢你,要不是你,我也不能控制火焰,现在,我对火焰控制自如,而且,神魂因无数年受昧真火影响,已经火化的神魂也开始复原,本来,只要再过一些日子,我就会魂飞魄散,现在不受真火影响,我怎么感谢你,是用火把你烤了,还是用风把你风干?”

    莫闲只差一口血喷出,自己居然治好了他,不过转眼间,他冷静下来,自己恶运缠身,出现这样的事很正常,他的道心更加透澈。

    他笑了:“一个老鬼而已,口却说着大话!我能成全你,也一定能毁了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