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业缠身,但世间的事,物极必反,道穷而变,莫闲坦然而对,他心灵透澈,万物不侵,世间万物也许能动他的心,却不能动他的心。([[[〈?(?

    《南华经》说:得者,时也;失者,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此古之所谓县解也,而不能自解也,物有结之。

    这段话的大意是,生与死,不过适时与顺应,安于适时而处之顺应,悲哀和欢乐不会侵入内心。这就是古人的说解脱了倒悬之苦,不能自我解脱的原因,则是受了外物的束缚。

    正如佛家公案的说,风动、幡动,皆不是,而是你的心在动。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世间万物,都是无常之物,就连时空也存在成住坏空四个阶段,恶业却体现万物的无常,而心生万物,世间佛法,皆由心而生,而只能的心并不是凡心,强之说心,是万物的根源,万物由之而生。

    这是佛的教诲,而在道家来说,道祖曾言:道可道,非常道。万物根源在道,道之一字,本是勉强命名之,换一句话说,叫它大也无妨,叫它心也无妨。

    只是佛教在于寂灭之道,后来,大乘兴起,佛和道已有合流趋势,禅宗甚至形成狂禅,丹霞烧木佛,只信自性即佛,其已太多道家真意。

    莫闲一切外缘都无滞于心,感到自身生机活泼泼,外缘虽想干扰,却也无法对莫闲起作用,但莫闲却也无法改变噩运。

    不过莫闲却不在乎,他已有千年性命,只要他突破化神,寿元几尽无限,虽有四九天劫,但他有的是时间,噩运对于他只有干扰,却动不了他的根本,他会想办法对付恶业。

    莫闲脸上露出笑容,说出那番话,既能成就他,也能毁了他,此话一出,风火轮上人影顿时暴跳如雷:“你找死!我就在全你!”

    说完,风火轮吹出一股黑风,风飒飒如刀一样,莫闲看了出来,他完全是借用风火轮的功能,他自身能力并没有用,心一动,想起他每次现行,都借助风火轮。当下,冷笑一声:“风火轮威能是大,但它的主要功能却是一件带步灵宝,看我破你的风!不对,你造恶业,肯定有业力,你还在我面前夸口!你才是死定了。”

    说完之后,存思己身如金山,一颗定风珠在顶上,身上灵光大作,莫闲在圣宗时,见识过风吼兽,后来,风吼兽被绿如收伏,成为她的灵兽,对于风来说,风吼兽一声吼,吹起万丈先天神风,而风火轮的风比之却差了不少,虽然是灵宝,但吹出风还属于后天,虽然青黑色,也能翻江倒海,但一遇到莫闲存思出来的定风珠,立刻风小了下去。

    莫闲见克住风,笑到:“我让你看看,什么是风?”

    莫闲的化身本是秋蝉,而且觉醒了天赋神通,正是风,虽然他曾经被人打成血雾,重组后,他的神通并没有失去,意念一凝,一阵狂风顿起,冷飒飒透人皮骨,更重要的是,此风能吹入神魂,对于神魂,如同刀削一样。

    他痛的嗷了一声,急忙缩入风火轮,风火轮化作一道火光,直接向海上而去,莫闲立刻化入清风之,毫不犹豫的追了下去。

    风火轮虽凶,但驾御风火轮的却是一个神魂,对于神魂,莫闲有太多的方法,毕竟不是阳神。

    风火轮度比莫闲的先天神风阴阳遁还要快上一分,他们已经一前一后,已离开了大6,渐渐拉开了距离。

    正在这时,从海底蹿出一条皇带鱼,张开大嘴,一口朝莫闲吞来,莫闲随手一挥,一阵狂风卷着海水将它吹偏,澎的一声,从海水又出现一条海蛇,正待升出海面,还没有反应过来,狂风已卷着皇带鱼正砸在它身上,海蛇一口咬住皇带鱼的尾部,而皇带鱼吃痛,一张口,咬到海蛇的寸,两个怪物纠缠着沉了下去。

    莫闲再看风火轮,已经下去很远,看来追不上了,风火轮是灵宝,但神魂从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一个人,既然造这么大的恶业,应该也是霉运连连才对,怎么他好像没事的人,早知道对他应该用望气术,但望气术有用?正想着,从远方来了一人,道袍飘飘,正好拦在风火轮的逃跑的路上。

    他一出现,好像早在那里等一样,看着风火轮冲了过来,随手一放,一个惊天的大霹雳打下,正打在风火轮之上。

    风火轮出尖利的惨叫声,往下一沉,接着又风火大作,在海面上漫延数十里,遮天蔽日,向那个道人卷去。

    那个道人一笑,海水壁立而起,化为无数的癸水神雷,冷焰横飞,雷鸣声响成一片,向风火轮聚去,转眼之间,打得风火轮灵光摇晃不已。

    “孽障,还不归降,真要我把你揪出来,我庚楚子看的宝物,你还不给我让出来!”庚楚子说到。

    庚楚子,身居畏垒山,化神修士,特别长于天机推算,青玄岛修士。

    莫闲放下心,远远的站在空,并不向前。

    风火轮还在挣扎,并不是风火轮在挣扎,而是其的神魂在挣扎,庚楚子火了:“敬酒不吃吃罚酒,冻结!”

    一块玄冰将风火轮封住,他手一招,玄冰带着风火轮落到他的手,既然落到他的手下,大不了花费一个四十九日,将风火轮的神魂炼化,风火轮他要定了。

    他收了风火轮,看见远处站立在空的莫闲,他不准备理睬他,他一眼看出,莫闲不过是一个元婴修士,但他心一动,开了眼,顺便望一下他的气息,一望之下,吓了一跳,只见莫闲顶上黑气迷空,无数冤魂在在悲鸣,像一个罪大恶极的凶人。

    他动心了,因为斩杀这样的一个人,所得的功德简直不可思议,足够他安然无恙的渡过四九天劫,他用手一指天空,一道耀目的闪电劈向莫闲。

    莫闲没有想到,庚楚子会一言不,向他动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