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地,居然也会诞生法则,大道是永恒的,也是运动的,根本无形无象,人作为参与者,自然会产生法则,同时,人也是观察者,人所掌握的法则,是真的法则吗?

    既是观察者,又是参与者,人所掌握的法则,就是法则,只要有用就行,特别是众人心念所成,而业力自从提出,便在缓慢的扩散,最终得到广泛认同,成为法则,这是人道的力量。(

    莫闲明白了,他重施一礼:“谢谢师傅,我知道怎么做了。”

    “你明白就好,道法也好,佛法也好,甚至巫法等等,它们力量来源于人心,在先天秘境探求得越深,力量越大,实际上,力量是虚幻的,佛门有句话:力量不可能带来永恒,唯有智慧。而道家却讲绝圣弃智,这恰恰是大智慧,要放弃的不过是小聪明,唯有无知无识,才能朗照一切,使自己不为成见所迷,一切法,皆由人心得。”潜虚子说到,“你去吧!”

    莫闲又施了一礼,退出师傅的洞府,他心已有定见,虽然还不成熟,但细节完成,就留给化身,他相信化身能将他完善。

    黄庭之道,快到了出窍,如果出窍完成,他虽不是化神期,但也能与化神周旋而不落下风,何况他成就符诏,现在已有化神的实力,不过道行未到化神而已。

    要出窍,就要好好准备,阴风劫会出现,浩浩荡荡,吹灭一切生机,目前时机还没有成熟,等化身将恶业控制住,本尊再进入出窍,这样会稳妥许多。

    他微微一笑,思维散来,和化身取得联系,将初步方案传给了化身。

    化身得到了信息,心感叹,自己数日来遇到好几起事情,小心再小心,都有例外产生,好像事情一下子变化了很多,自从修行后,事情逐渐从不受控制转向为受控制,任何事情,特别是重大事情,事先都有预感,一切好像井井有条。

    但自从恶业缠身,一切又变得混沌,好像又回到凡人,一切事情都不可控,他只能泰然处之,在冥冥不可知,闯出一条道路。

    他今天想做一件好事,他知道自己恶业缠身,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行善,却差点使无辜的人丧身。他现,往往有意为之,后果总是出人意料,好事会变成坏事,坏事向更坏的方向,不过,无意所为,却往往达成自己的意愿。

    当他得知本尊与潜虚子一番对话后,心恍然有悟,有意却落入后天俗套,而往往无意之间,灵机动,却是天然活泼泼,份属先天范畴。

    他得到了这个方法,方法很不完善,却是可行。

    要找一件宝物,他身边就有这样的宝物,当日在普陀山时,在莲花池收了几朵白莲,虽不及先天之物,但也出淤泥而不染,用在此处,却也正好,想不到,恶业由此而生,却偏偏由普陀山物来做基础。

    本尊却是大胆,古来有用功德炼制法宝,称为功德法宝,而本尊却用恶业来炼制法宝,恶业对其他人来说,避之不及,本尊却别出心裁,用己身相关气机的物件为基,灌入恶业,一般宝物在恶业的气息,往往会形体会毁损,直至崩溃,所以物品难寻。

    但对于莫闲来说,用白莲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白莲出淤泥而不染,正好来承载恶业,莫闲取出一支白莲,用心沟通炼制,这个时间要用到四十九日,莫闲本身是炼器大家,得到炼器总纲,他用心炼法炼制四十九日,白莲甚至可以作为他的化身一样存在,这才完成初步。

    完成之后,由于白莲有自己气息,所以恶业会认为这是自己,前提是自己得把自己的气息给隐藏了,普通的匿迹术却不成,他记得鬼修有一术,能彻底改换自身,看来,得去找一位鬼修,他想到了观止,不知他是否在这次丰城劫难逃出生天,刚开始,他巴不得观止死去,现在却希望他生还,世间的事莫过于此。

    莫闲一边用心炼沟通白莲,同时,他开始寻找莫山紫,他知道莫山紫去了阳山,但事情肯定已经结束,他找莫山紫,就是为了印证是否他也恶业缠身,因为进入普陀山洞府之活下来的人没有几人,他想看看莫山紫怎么样。

    莫闲赶到阳山,残阳门已经是一遍废墟,想当日,莫山紫自山神庙后,一路杀向阳山残阳门,莫闲并不知道结果,但莫山紫一个炼神期高手,想必没有问题,今日见到废墟,看来当日所预见,残阳门算是除名了。

    他寻找了几天,但莫山紫好像自从那一次之后,便销声匿迹了,倒是遇到了道通法师,两人见面,相视苦笑,道通法师也是一代人杰,将前因后果一想,明白了,他顶上的恶业比直莫闲来,要轻得多。

    “莫施主,我看你还是皈依我佛,恶业虽多,不过是佛对我们的考验,佛门之,有着一种业力转移法,恶业虽不能消灭,但十个人分担,如果不成,百人分担,每人的恶业就会很少,以至不成为恶业,用功德方法很容易消灭。”

    “什么?!”莫闲震惊了,转念一想,业力观点最初由佛门扬光大,说不定佛门真有办法操纵业力。

    “不错,只有诚心的无畏狮子儿才能领悟此法。”道通合什说到,佛祖有尊号无畏狮子,故称和尚为无畏狮子儿,即佛子的意思。

    莫闲略一沉思,心恍然,入佛门,由己身传下法嗣,气运相通,再加上秘法,真的可能分担业力,莫闲曾在冰母水月处,助冰母成道,出大誓,替冰母完成善功,既然功德可以分担,为什么恶业不可以分担?

    莫闲摇摇头:“法师可以用此法,来壮大佛门,我为道家弟子,就不用此法,不知法师对鬼修法术可有研究?”

    “有一些研究,终是阴身,颠倒幻想而已!”道通对莫闲拒绝并不到意外,却对莫闲问到这个问题,倒有点意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