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了解鬼修关于改变自身气息的方法。〔”莫闲说。

    “改变气息,方法很多,鬼修常与阴魂打交道,最简单的一种,就是在掌书写遍‘我是鬼’,身上阳气渐消,就会被鬼魂认为是同类。”道通说,“你不会以为可以用气息变化之术,来欺骗恶业?”

    “不错,我想了一个办法,想临时将恶业困住,这需要短时间内欺骗恶业。”莫闲并不隐瞒。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道通才开口:“我并不知道你怎么将恶业困住,但这是治膘不治本的方法,并不能根除恶业,治恶业唯一的方法是功德。”

    “我知道,恶业在身,霉运不住,我想行善而不可得,前些日子,我欲行善,差点作恶。”莫闲无可奈何的说。

    “你既然自有主张,也罢,我告诉你,鬼修一道,阴而已,四大崩摧,轮停运,唯自我不甘,聚而为灵,现于人前,实是幻像,鬼修一脉,自幻幻化,故能改自身气息,甚至于无,此为鬼修之秘。”道通法师说道,莫闲听后,心大悟,合什稽。

    “原来如此,想不到鬼修一脉,只差一步,就能入于寂灭。”

    “早得很,一步之差,不亚于天地之别,鬼修还在幻术转轮,不能摆脱,我佛却在其外,施主慧根,不入我佛门,确乎可惜。”

    莫闲笑笑,起身告辞,他自有道路,虽对佛门并无歧视,但他志不在于此。

    莫闲远去,道通却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见莫闲根本没有回顾,叹了一口气,此人心志坚定,他不可能入佛门。

    莫闲想着他的话,鬼修一脉,自幻幻他。天下幻术,不仅是鬼修,皆以此为宗,气息者,形体所施,若形为之变,其气自变,从信息角度来说,呈现于人眼前的是由点线面的集合,人因之而命名,所以有了以名代替实物,故有名符其实之说,形体一变,则名随之而变,换句话说,气息随之而变。

    传说神仙有灾,一是天雷,二是阴火,是赑风,这灾是合道后必须经历,仙界有十六天罡,十二地煞变化,均是为了躲避这灾,变化的一成,气息立变,这灾找不到此人,自然消散。

    莫闲现在已是元婴修为,别人一句话,他能演化出一段妙术,他虽然没有修行鬼道,但也给他打开了一道门,他哈哈大笑:“纵有业力冲天起,我自逍遥妙法成!”

    他正在得意,忽然间笑声一凝,因为他现自己居然走入别人的埋伏,四周阴气森森,面鬼幡迎风飘动,莫闲站着,冷静看着面鬼幡,上有鬼篆,分别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莫闲明白了,这是魄幡,能乱人魄。

    人有魂魄,附形之灵为魄,附气之神为魂,一句话,魂为附气之神,也就是人体的魂是阳性的,是伸张的。魂在白天伸张,在晚上大部分是需要休息的;附形之灵为魄,晚上还有很多脏器要工作,还具备一定的生理和心理功能,主宰这部分功能为魄。

    魂望生而魄望死,此幡一出,人的魄立刻受到影响,莫闲镇住诸身魄,不让它随幡舞动而动,内部一宁,外部虽有引诱,却不能动莫闲分毫。

    “莫闲,想不到丰城全城都毁了,人死伤无数,你竟然分毫无伤,本来我与慕山有故,而慕山却与李刺史有旧,现在他们都死了,我只想要回我的瘟癀幡。”在幡的飘扬后面,现出一个人,正是观止。

    莫闲淡然说:“要回瘟癀幡,并不是一件难事,但你趁我不备,暗引我入伏,这是向人讨回东西的样子么?”

    莫闲二次让他逃走,对他的手段也是佩服,不过这是莫闲不熟悉鬼修的手段,二次之后,莫闲早已认真思考该怎样破除他这种手段,现在的他,对鬼修手段虽说不那么精通,但也有办法对付。

    观止摇摇头:“不行,你现在自身难顾,不如趁早把我的瘟癀幡给我,大家都好,若惹恼了我,恐怕就是月缺难圆!”

    莫闲的脸沉了下来:“既然这样,那就手头上见!”

    手紫竹杖一扬,紫光万道,白莲滚滚,扫向四周,他根本不管尸狗、伏矢,还是雀阴等幡的变化,仗着手紫竹和莲花都是佛教的圣物,就是一扫。

    幡迅变化,但他的身边清出一大片,莫闲直接采用最简单的方法,他知道自己目前恶业缠身,再精巧的方法,只要一环出问题,就会全盘崩溃,因此,他干脆直接用紫竹杖扫出,借助白莲的清光,好打乱鬼幡的布置。

    “要是这么容易破掉,我的魄幡就算白炼。”观止嘲笑道。

    果然,莫闲刚一动,尸狗幡率先动了起来,向外飘去,尸狗是人体狗,狗是看家护院的,很警觉。人即使睡着了,也会对周围环境有感知,这也就是身体在睡眠之的预警能力,有些人睡一半能感觉到有人要拿刀杀他,那这个人的尸狗就很灵敏。

    尸狗一动,其他幡立刻随之而化,莫闲一杖打出,虽将身边扫出一大块空地,但魄幡却是飘然而动,吞贼出了无数灰黑色毫光,居然将白莲的清光抵住,而除秽却出朦胧的红光,白莲一遇到红光,奇怪的是,渐渐染红。

    莫闲是道家传人,立刻想起除秽的作用,除去身体代谢产生的废物,红光显然有这样的功能,将白莲的清光当作废物来清除,其他几幡也各自挥作用。

    这只是外表体现,魄幡最大功能,就是使人幡混乱,令人狂,可惜的是,莫闲早就防着这一点,心宁静,镇往了魄魂,内乱不生,外魔不可能入内,先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既然不败,后顾之忧解除,莫闲在心灵之不断模拟,虚相空间展开,他在寻找观止的真身所在,以便出雷霆一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