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知道有人躲在一旁,不过是个普通人,他没有在意,出来时,他已偏离好几里,又因为自己霉运缠身,也未回头看看。

    那杆小幡,也就是魄幡,在莫闲被拉进投影时,就飘落在地,形成一种玄妙的阵法,却以观止**为心,护住观止。

    不想莫闲一杖却是从观止引投影而,并未从外部攻击,观止却倒了大霉。

    莫闲以灵蛇盏火炼观止变神混一桃康鬼帝,打破了投影空间,脱身而出,并未现其实观止没有死,而是还有一点灵光,附着在幽明破界梭。

    那个肮脏少年,系一个佃家,家父母兄弟皆亡,只有他一人逃了出来,他叫汤东巡,标准家破人亡,他深恨地方上的长官以及村长,在逃难途,汤东巡无意跌入一个山洞,山洞别无他物,唯有一具白骨,白骨手指上带着一个戒指,戒指上有一条清晰的蛇纹,他戴在自己手指上。

    今日在此看到两人之间战斗,那处场面他想都没有想过,投手投足间,那处威能他无法想象,一人盘坐于地,现出另一个可怕的魔头,他不知道那是观止的变神混一桃康鬼帝,见鬼帝一出,甚至能举手投足间,将一座大山压下,他准备等死,谁知另一个人也不慌张,出现了一个神仙,手持一盏灯,转眼之间,将对方炼死。

    他大气都不敢出,见情况越来越模糊,那个人手持一根紫竹杖,施出万道紫光,千朵白莲,转眼间出现在几里之外,什么也没有问,就走远了。

    待对方走远,他一咬牙,走了出来,拾起地上的梭子,手不心给割开一道口子,鲜血滴上了梭子,梭子化作一道光华,投入他的体内,他还没有回过神,陡然捂着头,在地上打滚。

    汤东巡已经到了他的识海之,现自己被一条铁链捆住,不是铁链,而是一条细长的蛇,死死缠在自己身上,眼睛闭着,一动不动,但自己好像却在不停和这条蛇输送着什么,他不知道这是什么。

    忽然,一个淡淡的影子出现,接着清晰起来正是观止,他咬牙切齿:“莫闲,你以为我死了,迟早有一日,我要将你的魂魄抽出来,放在你那盏灯,灼烧一个一万年,不,十万年!”

    他一眼看到汤东巡样子,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小子,你真够倒霉,居然在我之前,就有人想夺舍,小子,不要怪我,反正你迟早都得死,不如成全我!”

    说完,就猛扑上来,就在这时,那条死死缠在汤东巡身上的蛇陡然睁开的眼睛,蛇身膨胀起来,而汤东巡只觉自己浑身无力,瘫软在地,那条蛇开口了:“道友,你是何人,怎敢与我蛇王争这个身体!”

    “废话,这个身体他贪我法宝,应该我得!”说完,观止变身成混一桃康鬼帝,一个靛蓝的头陡然飞起,脱离了他的身体,一口咬向那条蛇,那条蛇也开始变形,成为一个半蛇半人的怪物,也一张口,咬了过去。

    两条人影战在一起,咬得血肉横飞,说也奇怪,肉一离开他们的身体,血并未下滴,而是化作雾气,一部分被他们吞下,另一部分,却飘落到汤东巡的身上,这其带着信息,许多信息流入汤东巡的内心。

    汤东巡明白了,那条蛇并不是妖物,而是一个巫修,成就伏羲灵神法相,他早就死了,但一点残魂附在戒指,那个戒指是一件储物戒指,这一点,汤东巡根本不知道,而残魂却借助汤东巡的灵魂修复壮大着自己,再过一二年,他就会完全取代汤东巡,要不是观止夺舍,汤东巡恐怕只到被他悄悄的夺舍,自己都不会知道。

    汤东巡就会无声无息地消失,真的彻底的消失,而观止一些信息也被汤东巡获得,两个人正厮打得欢,两人都没有把汤东巡放在眼,一个没有修行过的普通人,在他们的眼,好像蝼蚁一样,他们只想解决掉对方,再来吞食到汤东巡。

    不想汤东巡却在悄悄的壮大,不仅是神魂的壮大,而且是经验进一步吸收,蛇王和观止的经验不经意间剥落,化为信息却便宜了汤东巡,两人都没有想到,这里是汤东巡的主场。

    在汤东巡的识海,要是他们一个人,汤东巡根本没有活路,蛇王纵是一点残魂,能在汤东巡丝毫没有觉查下,偷偷将他的神魂困住,逐渐吸收,要不是观止被毁了肉身,灵神又受了重创,差点全部消散,恐怕也不会像这样,和蛇王纠缠在一起。

    两人不断撕咬,大块大块血肉化为雾气,滋养着汤东巡的神魂,汤东巡不知不觉壮大,心气越来越大,得到的信息越多,心越寒,想不到自己差点不知不觉玩完,再看向两个撕咬的法相,眼充满了仇恨。

    两人和身形越来越小,终于,观止一声长啸,一掌之下,把蛇王的残魂彻底打灭,心喘了一口气,现在该解决汤东巡了,彻底夺舍,自己就会以崭新的面貌出现。

    他回过头来,却见一只大手从头而降,眼前屹立着一个巨人,不是汤东巡有多大,而是观止已经很小,刹那间,观止想了起来,不好,自己和蛇王都大意了,居然把他给忘了,这是他的识海,有无比优势,就算正常夺舍,都有可能失手,自己却犯了这种错误,厉啸一声,想飞身而走,偏偏好像忘记了不少东西,那散则成气,是怎么施展的?

    身形一阵模糊,本能还是有些,却逃不过一掌之厄,身体立刻就被打散,好在汤东巡经验虽得到,但终究不是自己的。

    观止刚想重新聚出来,一股幽幽的蓝色火焰出现,炼魂焰已经围了上来,黑烟吱吱惨叫声,观止的意识越来越淡,终于吱吱惨叫声一灭,被彻底炼化。

    汤东巡小心打量着自己的识海,炼魂焰在其来回了几趟,终于放心了,再也没有其他人,那他怎么出去?

    刚一念及此,眼前一亮,眼前已是外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