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心一动,此处是整座岛上的一条小龙脉所在,他想起一种秘法,可以暂时借地龙之气机,来拖着自己的恶业,使之暂时失去作用。遁光投了下去,在峭壁上用剑开了一座洞,并不大,只有一室,手印一出,峭壁上波光一闪,似水波一样,水波过后,山洞和莫闲都消失。

    莫闲在内部墙壁上,又勾勒出一道道符箓,使之固若金汤,他要在此处继续炼宝,还有符箓之类,他都得大量准备,虽然符箓对他来说,即使没有载体,他都能使之发挥作用,但有符纸,几乎没有损耗,莫闲想深入地肺之,什么情况都会发生,甚至他准备了多张转运符,符准备了几千张,各色各样,其多以水性为主,困,遁还有很偏门的符箓,攻击类符箓却准备了十分之一,主要是防守。

    又炼制了法宝,此类法宝都是没有用一点金属,像厚土珠,虽然只是一件没有禁制的法宝,但攻防兼备,守之时,悬于头顶,黄光垂下,纵是对方有千钧之力的攻击,也能从容化解,还有白骨剑,已尽魔道法宝,是用妖物的白骨所炼,这些法宝都有被他所初步祭炼,能做到控制由心,却没有付于真灵。

    法宝没有付于真灵,损坏时即使反噬,本体几乎不受影响,不像那些付于真灵的法宝,反噬大得多,同样,法宝如果落于敌手,敌人很容易夺去。

    在此间逗留了半年多,他已用了许多手段掩藏天机,但还是有几次,差点被妖物攻破,其最险的一次,要数一只隼妖来袭,逼得他用了一张天龙扶运符,那是一种很偏门的符箓,主要是借助龙气来扶持自己的运气。

    好在借用地脉之气,暂时来增长运气,将此妖斩杀,并且获得了完整的尸身,然后,将尸身分解,炼制了许多骨符,还有箭头之类。    他出了山洞,手一挥,一阵清辉闪过,洞口依然消失,现在把握大得多了,他纵起遁光,直接向地狱山而去。

    地狱山,实质是火山,因像地狱入口,故名地狱火山,地狱火山,常有鬼修与巫修来此,鬼修于此修行地火狱之类法术,而巫修更多是采集硫磺之类的药物,道修很少来此,偶尔会看见一二个。

    莫闲到时,火山并没有喷发,但热气腾腾,一个鬼修摇着硫磺狱幡,幡硫磺味大盛,伸出数条黄黑色的气柱,延伸到火山口,拉回一串串硫磺火狱的气息,在幡一转,转化为精纯的硫磺气息,投入他的鼻,而鬼修整个人如同恶鬼一样,不住吞吐着硫磺气息。

    莫闲到时候,他正在修炼,莫闲只看了一眼,没作理会,投入火山口,直接进入地底。

    那个鬼修见莫闲投入火山口,冷哼了一声,将幡一摇,一条黄黑色气柱如同触须一样,尾随着莫闲就追了过去,他看不惯莫闲,所以出手试探。    莫闲正往地底去,突然毛骨悚然,虚相空间立刻运转,在心灵见一道黄黑色气柱如同灵活的触手一样,直向他缠来,心一怒,我没有惹你,你倒来惹我,难道我是好惹的么,不给你一个教训,你不知道马王爷是只眼。

    哼了一声,紫竹杖一挥,打向气柱,紫光一闪,逆流而上,只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黄黑色气柱崩溃,事情还没有结束,一缕紫光顺势攻入硫磺狱幡,只见幡硫磺狱陡然崩溃,大团大团的硫磺气息蜂拥而出,其伴随着恶鬼纷纷跳出,差点让他的幡彻底作废。

    事情还没有结束,他的神魂一荡,口鼻处吐着硫磺火焰,伴随着红黑色的血液,只一下,就让他受了伤,他大怒,刚想祭出法宝,耳边传来哼的一声,像惊雷一样滚过耳际,他脸色一变,居然忍了下来,眼睛幽幽鬼火一闪,卷起那硫磺狱幡,手印诀打出,止住了硫磺狱幡的崩溃。

    接着,他又连连施诀,将硫磺狱幡给封住,抄起了幡,身体化作一股黑烟,向山外而去。

    莫闲不管他,他已下沉到很深处,见时时有毒火猛烟喷出,幸亏他以紫竹杖护住身体,不然的话,他早就被毒火猛烟喷身体。

    他在一处拐弯处停下脚步,他仗着艺高人胆大,才避过重重毒火猛烟,这样下去不行,他恶业缠身,仗着自己功力深厚,还差点被毒火猛烟喷。    一念及此,他站住了,在一处拐角站住了,他需要再次借运,以地脉的龙气,使自身万法不侵,来抵消恶业。

    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地脉的龙气只是一时让恶业退却,而不是消灭恶业,更重要的是,地脉龙气也影响修行,甚至压制修行,长期处于此,如凡间的皇帝,根本不能修行,所以莫闲只是借助它,而不能长期处于它之。

    他步罡踏斗:“星垂范,地龙应身,诸法不侵,万邪莫近,我奉皇天后土之敕令,急急当于前!”

    他念过咒语,手印诀一起,大地轰鸣,地脉龙气将恶业缓缓压制下去,莫闲顿时感到一阵轻松,一步迈出,虚相空间迅速变换,每一步走出,都确到好处,避开毒火猛烟。

    已到岩浆,并不是静止,而是不断翻腾,时不时有火柱冲出,现出其火精灵,又深入到岩浆,一条火蜈蚣出现在眼前。(。)--看门事件,看性感车模,看校花美女,看明星写真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美女岛搜索einvdao12按住秒即可复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